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脑袋开花

  一个多小时后,沈韩杨带着文千回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敲了敲门,门里响起一个发颤的声音:“谁呀?”
  沈韩杨听出是瞎子,不由得坏笑了一声,捏着嗓子喊道:“上门催债的!”
  瞎子立即打开了门,脸色轻松道:“你可算回来了。”
  “这都听得出,瞎叔你什么耳朵啊!”
  沈韩杨满脸笑容的走进了屋子,正要往沙发上坐,猛地察觉到屋子里似乎有点空,仔细一看,发现沙发对面的电视居然不翼而飞了!
  “家里这是遭贼了吗,我的21寸大彩电呢?”沈韩杨一脸懵逼的问道。
  瞎子无奈的一叹:“被周妍砸了,哦,周妍是老渣的孙女,昨天一来就把电视给砸了。”
  “反了天了!”
  沈韩杨听后眼睛瞪得溜圆,看着快要喷出火来,暴怒道:“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从旧货市场淘来的古董机!再搁五六十年,能卖不少钱呢!”
  瞎子忍不住嘴角一抽,吐槽道:“我说以前看电视的时候声音怎么滋滋啦啦的……”
  沈韩杨顺了两下气,又问道:“老渣和他孙女去哪了?”
  瞎子道:“老渣躲到老罗那儿去了,周妍刚和老大家的媳妇闹完,不知道跑哪去了。”
  沈韩杨深呼吸了几下,终于平复下了躁动的怒气,朝着文千道:“我去泡两包方便面,你吃吗?”
  文千极为不情愿的说道:“泡面多没营养,做两道菜不好吗?”
  沈韩杨没好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我刚才教你的都记住了吗?”
  文千脸上立刻露出个笑容:“记住了。”
  瞎子呃了声,犹犹豫豫的说道:“阿杨……那什么,你的泡面也被周妍扔了,这两天我们吃的是周妍从饭店里订的菜。”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沈韩杨气的站起了身,咬牙切齿道:“老渣这孙女真是败家,确实需要好好教育一下了!”
  这时,屋门忽然间被人打开,一个穿着白色小西装,头戴白色礼帽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口,打扮跟老渣如出一辙,身后还跟着俩黑衣保镖,一脸高冷的走了进来,轻蔑的打量了一眼沈韩杨,扬起嘴角道:“你要教育我?”
  沈韩杨在她脸上打量了几眼,年龄在20岁左右,五官依稀有点老渣的神韵,虽然是女生,但依旧给人一种风流倜傥的感觉。
  “没错,是我说的,我要替你爷爷好好教育教育你。”
  看着这女人有恃无恐的样子,沈韩杨冷笑了一声,朝着她就走了过去。
  两个保镖见状,立刻挡在了周妍的跟前。
  沈韩杨盯了她一眼,淡然的说道:“我先去找你爷爷,跟他打个招呼。”
  “让他带路。”
  周妍抬手示意了一下,两个保镖立刻闪开到了一旁,放沈韩杨通过了屋门。
  沈韩杨带着他们来到楼下老罗的诊所,推门走了进去,同时高声的喊道:“老渣你出来。”
  老渣和老罗听出是沈韩杨的声音,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沈韩杨身后还跟着周妍,老渣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愤怒的瞪起了眼:“阿杨你出卖我!”
  老罗面带微笑的说:“我早跟你说了,只要给钱,他什么人都能卖的。”
  沈韩杨闻言,不禁翻起个大大的白眼:“说的跟我带鬼子进村了一样,我是那种人吗?”
  老渣一脸古怪的道:“新垣好像是你带回来的吧。”
  “……”
  沈韩杨无力反驳,干咳一声,说道:“老渣,我想到一个让你摆脱家里人烦的好办法,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老渣眼睛发亮道:“什么好办法?”
  沈韩杨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合同,说道:“我帮你起草了一份遗嘱,你死后所有钱都归我,你没了钱,他们自然就不想接你回去了。”
  老渣一脸懵逼:“立……立遗嘱?!”
  沈韩杨笑着点头,十分热情的冲口袋里掏出一根笔来:“别犹豫了,赶紧的签字吧。”说着就将笔塞到了他的手中,趁着他发蒙,拿起他的手就要在纸上签名。
  此时,一直在旁边看戏,始终一言不发的周妍终于发现情况有点不对,瞬间惊出了一头冷汗来,大叫一声,冲上前一把将沈韩杨推了出去。
  “爷爷,不要签啊!”
  被推开的沈韩杨夸张的惨叫了一声,身体往前倾倒而去,脑袋一下子撞在了桌子腿上。
  紧跟着就听嘭的一声,霎时间血浆迸溅,红白相间的东西迸溅在了众人的身上,再往地上看去,沈韩杨满脸鲜血的仰面倒在地上,似乎还在往外冒着脑浆。
  “阿杨!”
  这时,文千猛地大叫一声,从保镖身后蹿了出来,跪地扑倒在了沈韩杨的身上。
  在沈韩杨鼻子下方摸了一下之后,文千仰起脸嚎啕了起来:“没呼吸了,连脑袋都撞开花了,阿杨你死的好惨啊!”
  “这……我……我刚刚就只推了他一下……”
  周妍瞬间吓得面无血色,浑身颤抖的解释了起来:“爷爷……我……我……”
  “你这个杀人凶手!”
  文千流着两行清泪,脸孔扭曲的控诉道:“你害死了阿杨,让我肚子里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爹,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我这就让表叔来抓你!”说着,掏出手机就拨打起了号码。
  老渣看着躺倒在地上偷偷冲他挤眼的沈韩杨,瞬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慌张的将周妍往保镖身上一推,喊道:“妍妍快跑,回到香江就安全了!我帮你拦着追兵!”
  周妍身子一颤,终于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发蒙的时候,呲溜一下就跑出了诊所的屋门,闷着头往前跑去。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连忙的跟了上去,护送着她上了车,驱车往小区外驶去。
  目送车子离开以后,老罗憋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起来吧,人已经走了。看你把我诊所弄的,快点给我收拾干净!”说着还踢了一脚沈韩杨的鞋子。
  沈韩杨腾的一下从地上坐起,笑嘻嘻看向了老罗:“就知道瞒不住你。”
  老罗笑着道:“废话,你以为我这几十年医生白当的啊!”
  沈韩杨扭头看向文千,有点不满的说道:“你的演技太浮夸了,还肚子里的孩子,乱撒什么狗血。”
  文千捂着肚子摆了摆手,大笑着道:“鹅鹅鹅,阿杨……你瞧见周妍的脸色了吗,笑死我了……鹅鹅鹅……”
  老渣如释重负的喘了口气,跟着哭笑不得的说道:“亏你想得出这种恶作剧来,不过立遗嘱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我是时候该考虑一下了。”说着拿起手中的合同瞥了一眼。
  看到合同上的字后,老渣微微皱眉,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后,他一脸阴沉的抬起了头来,咬着牙道:“阿杨,这遗嘱好像是真的吧!”
  沈韩杨嘿嘿一笑:“不弄的真一点,怎么能唬住人呢。呀,弄了一身血浆,黏糊糊的,我上去洗个澡去!”说完,呲溜一下跑得没了人影。
  老渣气的直翻白眼,用力的将合同捏成了一团,无奈道:“这个臭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