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九十四章 最后的晚餐

  泡完温泉,沈韩杨感觉自己浑身都软软的,一动也不想动弹。
  文千更是一副需要被人架着才能走路的模样,两个人慢悠悠的穿好衣服,然后出门逛起了街。
  磨磨蹭蹭在小吃街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文千左手烤鱿鱼,右手羊肉串,忽然间回过神来,扭头看向了沈韩杨:“阿杨!不对呀,我们好像是要去博物馆的!”
  沈韩杨见她终于反应过来,哀叹一声,有气无力的道:“你真想看头盖骨么?”
  文千微微皱眉,在他脸上打量一阵,露出一个饶有趣味的笑容:“阿杨,你该不是怕这些东西吧?”
  沈韩杨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人类天生就畏惧死亡,像是尸体和骨架这种东西,正常人看到都会产生恐惧。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没钱。”
  文千不解的道:“这和有没有钱有什么关系?”
  沈韩杨翻个白眼:“有钱能使鬼推磨啊,没钱就只能被鬼推。”
  文千一愣,随即花枝乱颤的大笑起来:“这个笑话好冷,鹅鹅鹅!”
  沈韩杨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身旁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编导,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掉转反向,去到了猿人博物馆里,和文千来了一场“浪漫”的猿人头盖骨之旅。
  逛完博物馆出来,沈韩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浑身上下凉飕飕的,而且是那种从脚底冷到头发根的那种,打个哆嗦,不满的吐槽道:“你们节目组实在是太不会来事了,想体验猿人文化看什么头盖骨啊,弄几个人,让他们穿几片树叶唬我们互动,再跳几个舞不就得了。”
  一旁的编导听了他的形容,不由得脸颊一抽,心说那不成跳艳舞的了,我倒是想看,但电视台让播么!
  编导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的项目已经结束,剩下时间你们自由安排。”
  沈韩杨点了点头,拿出电话打给了杨玥:“在哪呢,晚上回去吃饭吗?”
  杨玥那边充斥着小孩的吵闹声,大声的回道:“不回去,我们跟小朋友一起吃!”
  沈韩杨好奇的道:“你们去了福利院?”
  杨玥道:“是,忙着呢,回去说!”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沈韩杨被她挂了电话后,又打给了白景山,和杨玥那边类似,他们那边的环境也很嘈杂,不过最大的噪音是音乐声。
  “我们在说唱会馆,他们正在battle,待会就我和鬼鬼上了!什么,吃饭?我们比完赛有聚会!”
  沈韩杨听完他那边情况,眼睛发光的看向了文千。
  文千看着她有点瘆人的眼神,微微的缩了缩脖子:“这么看着我干嘛?”
  沈韩杨嘿然一笑:“嘿嘿,今天他们不在家,我们俩吃顿好的!”
  “哈?”
  文千怔了片刻后方印过来,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背着他们偷吃不太好吧。”
  沈韩杨面无表情道:“你口水流出来了。”
  文千眼睛都快笑弯了,擦了擦口水,说道:“我要吃小龙虾、吃火锅、吃红烧肉!”
  沈韩杨微微皱眉:“火锅去掉,都吃了好几顿了,还没吃够。”
  文千不情愿的道:“火锅怎么可能吃够。”
  “反正我是不吃了。”沈韩杨思索着说道,“小龙虾倒是可以有,再来几只大闸蟹,烫上二两菊花酒,给你弄个江南风味的晚餐。”
  文千吸溜了下口水,小鸡啄米一样点起了头:“好,好,我们吃螃蟹!”
  沈韩杨点了点头,立刻行动起来,带着文千去到了水产市场买好了食材,然后回到家中烹饪了起来。
  李贤坐在监控室中,看着屏幕中沈韩杨制作蒜蓉酱的娴熟手法,双手抱头,一副苦恼的模样道:“我们这节目怎么越来越往美食节目偏了,最可气他做的菜看起来都很专业的样子,我看干脆让他去参加厨王争霸算了。”
  郭德岗瞪起眼道:“最可气不是他专业,最可气是他没做我的份!”
  柳妍面带微笑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没想到他们几个分开后最靠谱的居然是彭彭和杨玥,真是让人意外。”
  孟飞一副预料之中的模样,说道:“主要是他们去对了地方,彭彭逗小朋友乐的时候自己也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杨玥看到他的优点,好感度蹭蹭的往上涨,一天都没和他吵嘴,两个人有点像带孩子的夫妻了。”
  李贤点了点头:“小白和鬼鬼那边是玩疯了,有点像是人来疯的那种情侣,唯独沈韩杨和文千这一组,还是这么奇葩。”
  “咦,文千在干嘛?”
  正说着,他忽然间发现文千的异常举动,不由得盯着屏幕看了起来。
  餐厅中,文千翻出来两个高脚杯,两根烛台,拿着蜡烛坐了上去,做完这一切,她寻摸了一眼四周,又将冰箱上的假花拿下来摆在了桌上,一副布置烛光晚餐的模样。
  一个多小时后,天色暗淡了下来,沈韩杨用文火煨起了螃蟹汤,端着做好的清蒸螃蟹和蒜蓉小龙虾来到了餐厅。
  在桌前坐下之后,屋里的点灯骤然熄灭,顿时吓了沈韩杨一跳。
  抬起脸看向门口,就见幽暗的烛光映照在一张惨白的脸上,那张脸阴森恐怖,带着诡异的微笑,一步步的朝自己走来……
  沈韩杨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旋即认出了文千来,强忍着愤怒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文千嘻嘻一笑,露出了两排惨白的牙齿,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加可怖:“当当当当,烛光晚餐!”
  沈韩杨捂了捂剧烈跳动的胸口,说道:“最后的晚餐还差不多,我现在感觉你随时都可能从身后掏出一把尖刀向我捅过来……”
  文千一头雾水的皱了皱眉,将蜡烛摆在桌上,将烫好的菊花酒倒入高脚杯,坐下后一拍双手,说道:“开吃!”
  坐在她对面的沈韩杨无动于衷,文千等不急的拿起一只螃蟹,掰下一支钳子往嘴里咬去。
  “咔”的一声过后,文千咧开嘴巴,露出个可怜的表情,口齿不清的呻吟起来:“扎、扎到嘴了!”
  沈韩杨翻起白眼道:“赶紧的开灯,黑灯瞎火的吃螃蟹和小龙虾,你不被扎谁被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