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五十七章 要相信前辈

  “咳咳咳……”
  老罗被呛了一下,接连不断的咳了起来,脸和脖子憋得通红,一副快要背过气去的样子。
  赵阿姨见状,连忙将水杯递过去让他喝了一口,一边替他拍背顺气,一边露出个哭笑不得的表情。
  看着因为“挂面”差点真挂掉的老罗,沈韩杨不禁幸灾乐祸的偷笑起来。
  老罗缓过劲来,大口的喘息了几口气,跟着双目通红的望向了他,咬牙道:“肯定是你教她说的!”
  沈韩杨止不住笑声的道:“噗,哈哈哈,今天你最大,你说是就是吧。”
  新垣忐忑不安的站在一旁,活像个失手打碎了花瓶的孩子,两只手紧紧捏着衣角,瞪着无辜的大眼睛询问道:“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沈韩杨深呼吸了一下,终于憋住了笑声,冲她说道:“没事,不过你的华语确实还需要加强,抽空我给你下点华语电影,看他个百十部就差不多了。”
  新垣认真的点了点头,又冲着老罗鞠了一躬赔礼,得到老罗的谅解后,这才松了口气,挨着沈韩杨坐了下来。
  沈韩杨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问道:“新垣你这几天都学了些什么啊?”
  新垣微微颔首:“是一些表演方面的培训,每天一堂课,一堂课2小时。”
  沈韩杨点了点头,摆出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叮嘱道:“表演需要天分和努力,二者缺一不可,你外形条件不错,天分是有的,好好加油,千万不要懈怠。”
  新垣开心的笑道:“多谢指教,我会努力的。”
  老罗一脸戏谑的说道:“阿杨你一部剧没演过,就在这里瞎指导,就不怕误人子弟?”
  沈韩杨也不在意他的调侃,十分淡定的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吗?我在公司呆了两年多,每一期的演员培训班都没落下过,虽然没有机会施展,但理论方面的东西我还是略知一二的。”
  新垣一本正经的拿出了个小本本,翻开第二页捧到了沈韩杨跟前:“阿杨君,关于心理体验分析方法,我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请你帮我解释一下。”
  沈韩杨的笑容顿时僵住,看着她真诚求教的脸孔,心里都快要流出泪来。
  哪有你这样顺杆往上爬的,还让不让人好好吹牛了!
  看着沈韩杨逐渐僵硬下来的笑脸,老罗等人快要憋不住笑出声来。
  沈韩杨用余光瞥了他们一眼,勉强的维持着笑脸道:“新垣,你理解不了课程,主要是因为你的华语没学好,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买一本你们国家翻译的教材对照着看。”
  新垣将信将疑道:“是这样吗?”
  沈韩杨和蔼的说道:“要相信前辈。”
  “嗨!”
  新垣脸色一肃,赶紧的弯下了腰,然后收回小本本,继续的吃起了饭。
  勉强维持住前辈威严的沈韩杨微微松了口气,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再她面前装大瓣蒜了……
  伍剑柏在一旁憋笑憋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嘴里“噗噗”的露出气来。
  沈韩杨看得直翻白眼,吐槽道:“阿柏哥,你的嘴怎么漏风漏的这么厉害,不行我帮你补补。”
  伍剑柏哈哈的大笑了两声,顿时神清气爽了许多,一脸认真的说道:“阿杨你弄错了,牛皮破了才漏风,嘴皮破了只流血,哈哈哈……”说完,憋不住又大笑了起来。
  沈韩杨一脸气闷道:“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
  老罗看了眼其乐融融的众人,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
  众人有说有笑的吃完了丰盛的生日宴,新垣帮着赵阿姨去厨房洗刷碗筷,忙完后,又拿出课堂笔记研究了起来。
  仔细研究了一阵之后,新垣好像忽然才发现坐在她身旁的沈韩杨似的,呀了一声,接着往旁边挪了挪,说道:“阿杨君,你还没休息?”
  沈韩杨看着电视中播出的电视剧,懒散的嗯了一声,说道:“明天没我的比赛,不用早起。”
  新垣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请阿杨君帮我下载电影吧。”
  沈韩杨要过她的手机,打开浏览器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倭国文字,一头黑线道:“完全看不懂,改天你买部我们的国产手机我再帮你下载吧。其实看电视剧也一样能学华语,要不你先跟着我一起看着?”
  新垣笑着点了点头,接过他递过来的手机,转过脸看向了电视屏幕。
  屏幕中,一个身穿粗布衣服的壮汉,在一群倭国士兵中如虎入羊群一般冲杀陷阵,所过之处掀起一阵腥风血雨,无数的倭国士兵被他用双手从中间撕开。
  紧跟着画面一转,屋顶上站立一个女人,手持弓箭跟十几架机枪对射,一边高喊道:“我爷爷八岁就被你们残忍的杀害了,今天我要为爷爷报仇!”
  在她高喊的时候,一个手持武士刀的倭国浪人悄无声息从她身后爬上了房顶,举起刀来便往她背后砍去。
  此时,八百里外一颗子弹飞来,精准的贯穿了他的脑门,倭国浪人死不瞑目的栽下了屋顶。
  看着眼前震撼的一幕,新垣瞠目结舌:“好厉害的电视!”
  沈韩杨点头:“这是一部大型战争爱情魔幻大片,如果你能看懂这部电视的精髓,你的华语就算是过关了。”
  从浴室走出来的老罗听着沈韩杨的鬼扯,不禁露出个蛋疼的表情,抢过遥控器就换了台,朝新垣道:“别听他瞎扯,这部电视连我都看不懂,整屋人里就他一个人看得下去!”
  新垣一脸敬佩的看向沈韩杨:“阿杨君,看来你对华语的研究已经登峰造极,教我学华语吧。”
  沈韩杨微微一愣,有些新奇的看向了新垣:“诶?你这次的成语居然用对了!”
  新垣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让你见笑了。”
  沈韩杨看了她一眼,说道:“既然你这么想学,那我就先教你一个绕口令吧,你听好了。”
  新垣点了点头,做出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
  沈韩杨张口道:“打南边来了个喇嘛,手里提拉着五斤鳎目。打北边来了个哑巴,腰里别着个喇叭。南边提拉着鳎目的喇嘛,要拿鳎目换北边别喇叭哑巴的喇叭。”
  “哑巴说,行!”
  新垣微微一愣,一脸茫然的看向沈韩杨:“你们这里的哑巴,是可以开口讲话的?”
  旁边的老罗噗嗤一乐:“我都叫你别理他了,他在逗你玩呢。”
  新垣反应过来,嘟着嘴朝沈韩杨抛过去一个埋怨的眼神:“阿杨君,你真是太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