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四十七章 什么生?

  秋衣穿反了?
  小窦愣神了会儿,低头往下看去,果然没有看到秋衣的V形领口,而是看到了原本因该在背面的秋衣领子。
  难怪喘不过气,原来是被领子勒的……
  嗯,没得病就好。
  小窦松了口气,在观众们的哄笑声中转身往台下走去,想要去把秋衣给正过来。
  梦想导师周民赶紧叫住了他:“别走,你还没选择导师呢!”
  小窦扭回头看了他一眼:“我选你。”说完,丝毫不留恋舞台的走了下去。
  周吉仁略带遗憾的道:“有性格,可惜没有选我。”
  张荣发打趣道:“幸亏我没转身,万一我转了身被他选中……让我和他相处,我头发都能给愁白喽,阿民,以后有你受的了。”
  刘琦笑了笑,说道:“让我们有请下一位选手吧。”按下开关,将椅子转了过去。
  其他三个导师微微点头,也将椅子转了过去。
  过了会儿,一个名叫太平的光头学员登上舞台,在一片宁静的现场中,动情的演唱了起来。
  此时,小窦已经调整好衣服,一身轻松的回到了休息室中。
  刚一进来,沈韩杨就埋怨的道:“小窦哥,你忘了打广告!”
  小窦猛地反应过来,一拍脑门道:“真的忘了。”
  沈韩杨无奈的叹了口气,朝伍剑柏和李老师道:“你们俩可千万别忘了?”
  见两人应声,他微微放心了一点,然后又不满的朝小窦道:“小窦哥你选周民干嘛,这不是任人宰割了吗?”
  小窦道:“没想那么多,看他顺眼一点。”
  沈韩杨眼皮一跳,感觉自己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朝伍剑柏道:“阿柏哥,待会儿你可千万别再选他了,好歹给我们公司保留点希望。”
  伍剑柏爽朗一笑:“没问题,前提是,得有导师为我转身啊,现在还不好说呢。”
  沈韩杨唱过他写的歌,虽然摸不准他具体水平,但感觉不会逊色小窦哥,对他充满了信心道:“阿柏哥你放心的唱,起码三个转身的!”
  “那就借你吉言。”
  伍剑柏笑了笑,扭回头看起了演唱。
  沈韩杨又瞥了眼李老师,见她盯着舞台上的周民,连眼睛都不带眨的,感觉她已经完全没抢救的必要了……
  随着光头学员被刘琦收入战队,休息室中响起了李老师的名字。
  “学员李晶请准备!”
  “我去了。”李老师朝沈韩杨他们看了眼,抱着古琴,带着一身缥缈的仙气走了出去。
  刚一出场,观众们立刻被这个古装打扮的美女吸引住,纷纷献上了热烈的掌声。
  背对舞台的四个导师微微一怔,纷纷的好奇了起来。
  “观众的反响很不错啊!”
  “很有人气的样子,也许是个名人?”
  来到舞台上,李老师将古琴放在了工作人员事先准备好的桌案上,双膝跪坐在蒲团上,闭上眼睛抚了下琴弦,伸出纤细的玉指拨动起来。
  “咦?”
  随着琴声响起,周民轻咦了一声,不待李老师开唱,“碰”的一声按下了转椅开关,一脸惊奇的看向了李老师。
  李老师抬起头冲他微微一笑,婉转的歌声脱口而出。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听着李老师动人的歌声,场下的观众们仿佛被拉入了一副凄美的画卷。
  眼前一身广袖汉服的李老师,化身成那画卷中的美人,独自一人缓缓登上西楼。仰视天空,残月如钩。梧桐树寂寞地孤立院中,幽深的庭院被笼罩在清冷凄凉的秋色之中。
  刘琦听着李老师的歌声,一脸赞叹的转过了椅子。
  紧跟着,张荣发也转过了身,只剩周吉仁一副纠结的模样,最后想了想,也按下了转移的开关。
  休息室中,沈韩杨一脸吃惊的道:“四转!第一个四转!李老师好厉害!”
  小窦解释道:“李老师的爷爷是古琴大师,奶奶是个作家,家学渊源,后来又进了央音进修,一路保送到博士,直到去年才毕业。”
  沈韩杨听着她惊人的履历,疑惑道:“李老师这么优秀一个人,怎么会跟你这种穷鬼混在一起?”
  伍剑柏嘴角一抽,在一旁吐槽道:“阿杨你嘴真欠。”
  沈韩杨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听小窦解释道:“李老师酷爱算卦,算到精神病院附近的一栋房子能遇到她命中的贵人,就租下来搬了进去。有一次我听到她弹琴,说想跟她学,她很爽快就答应了下来。”
  沈韩杨听了,面带不屑的一撇嘴:“这个神婆还真迷信。”
  几人说话的工夫,李老师已经演唱完毕,用手撑着矮桌站起,眼睛发光的看向周民。
  周民微笑着冲她点头,说道:“先介绍一下你自己。”
  李老师兴奋的道:“我叫李晶,是华文娱乐的练习生!”
  “噗!”
  休息室中,沈韩杨差点喷出一口老血来。
  这大姐也太偷懒了,居然把他的那套词换了个名字就拿出来用……
  关键大姐你也不是练习生啊,谁特么见过三十多岁了还在当练习生的?
  舞台上的是个导师也是一脸的懵逼,周吉仁挑起眉头,一脸不可思议的道:“你是什么生?”
  “华文娱乐的练习生!”
  李老师压根不知道练习生是什么意思,然而话都说了出来,只能硬着头皮撑到底,继续说道:“不只是我,刚才的窦巍也是练习生,我们俩都是华文娱乐的。”
  沈韩杨:“……”
  你们是个鬼的练习生!
  沈韩杨头疼的捂住了眼,不愿去看现场的画面,直觉得李老师会被人活活笑死在舞台上……
  话说回来,小窦哥今年多大来着,如果真当练习生,大概能去挑战最老练习生的世界纪录了吧?
  如同他预想的一般,李老师刚一说完,舞台下立刻就哄笑了起来。
  “哈哈哈,华文娱乐是什么鬼公司啊,管理层也太奇葩了吧,招的练习生都是从中年人起步?”
  “噗,这公司简直太良心了!回头我去问问我爸爸想不想出道成为偶像,让他也体验一回被逼着学才艺的痛苦,哈哈哈……”
  在一阵欢乐的气氛中,刘琦两回试着开口,但两次都是还没说出话,就憋不住笑出了声,看着舞台上满脸严肃的李老师,肚子都笑疼了。
  他旁边的周民摇着头笑了笑,朝李老师问道:“你的琴艺是广陵派的,你姓李,应该是李庆华老师的徒弟吧?”
  李老师连连点头:“那是我爷爷!周老师,我要加入你的战队!”
  周民微微一笑:“好,那以后我们一起切磋。先说刚才那首歌吧,你唱这首歌用的是传统词牌的曲调,中间有两处小纰漏,月如钩那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