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43章 好戏一旦开场

  看着还略显稚嫩的妹妹认真工作,里尼终于是放心了几分。
  身为自己的妹妹,虽然职务很低,但是夜行者营地的人,肯定会尽全力保护她。
  虽说,目前性子还是有些跳脱,至少,这个丫头在成长了。
  这样可以尽可能减少夜行者营地的伤亡。
  福克斯很快便是跟着盖弥来到了里尼的身前,“大人,我已经契约了魔物。”
  里尼扭头,眼睛自下而上看向福克斯,“什么魔物?”
  福克斯拿出一本书,递到了里尼的面前,“是《秩序法典》,大人。”
  里尼微笑,“《秩序法典》吗?我倒是没有想过,你能够成为一个律师。”
  《秩序法典》的掌控者,在普通人的眼里更像是律师。
  这是从失落之土中带出来的魔物之一,失落之土中并不是只有着狼人之心。
  “那么律师先生,我们应该遵从潘多拉王国的律法吗?”
  福克斯思考了片刻,然后摇头,“在碧蓝岛,大人就是法律。”
  里尼忽然变了脸色,怒喝:“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要记住,我们是属于潘多拉王国的贵族!”
  福克斯不太明白,“那么大人,我们应该怎么做。”
  里尼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红酒杯微微摇晃,将这杯红酒递到了福克斯的手里,“我的首席大臣,我们遵从潘多拉王国的律法,然后按照我说的去做,明白了吗?”
  福克斯接过红酒,很是认真地点头,“我明白了大人,不会有人看出任何端倪的。”
  里尼的意思是表面上遵从,暗地里还是以里尼的意思为准。
  解决完了福克斯的事,里尼看向盖弥,“那么,盖弥,我想要咨询你一件事。”
  盖弥点头弯腰,“守门人大人请说。”
  里尼伸手拿起一张纸,然后询问:“我想要造一件东西,但是,我要如何,才能让这件东西的配方,不被占卜到。”
  盖弥微笑,“这很是简单,只要大人您将配方写在一张纸上就行了。”
  得益于现在碧蓝岛已经有着纸,作为资料管理者自然是第一个喜欢上了这轻薄的东西。
  里尼有些疑惑,“什么意思?”
  盖弥解释着原因,“占卜,是需要吟唱或是书写或者其他方式,表示要询问的对象的,既然是配方,那么他占卜的时候,询问的对象都会指向配方,而这张纸,便是他占卜出来的信息。”
  里尼好像有点明白盖弥的意思了,占卜也是需要有目标性的,而已经写下了配方的纸,明显就是目标性最明确的,占卜的结果,会指向这一张纸。
  “我如果将这配方写在一张白纸上,之后将这张纸卷起来,丢进一个密封的瓶子中,再把瓶子丢向大海,那么对方占卜出来的结果,会是什么?”
  盖弥很明显精通于此道,“大人,占卜的结果会是这个瓶子。”
  里尼询问,“为什么不是纸上的消息。”
  盖弥微笑,“大人,占卜只是启示,而不是结果,如果占卜可以看到结果,那么就不是占卜,而是观看了。没有人能看到占卜的结果,占卜只能给出最大程度上的启示。”
  “就像是未来无法预测,深蓝梦境也无法看到真正的未来。能够在现在看到的未来,都是假象,或者说,在没有这次观看未来之前的未来。”
  里尼继续询问:“如果我将配方的纸分成三份,分别装在三个瓶子中呢?”
  盖弥摇摇头,“大人,这样的话,目标性就不够明确了,他占卜到的,有可能是您制作过程的部分画面,也有可能是三个瓶子其中一个的位置。”
  里尼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伸手拿起自己的挂在衣架上的大衣,重新披在了身上,“走了,福克斯。”
  福克斯很快跟上,亦步亦趋。
  回到城堡之后,里尼拿出七个一模一样的瓶子,在没有氧气的环境下,用丝线控制白纸和瓶子,将一张白纸卷成细筒分别塞了进去,然后封闭了瓶子。
  第一个瓶子制作完成。
  福克斯提醒里尼,“大人,盖弥曾经说过,不能将配方写在超过一张纸上。”
  里尼笑了笑,“我只是想要一个更好玩的,每一张纸上都有着完整的配方,只是稍稍有些不同,但是,实际上都是正确的配方。而我,会将其藏在七个地方。”
  里尼将七个瓶子一一放好,然后说着他的剧本,“你说,当有很多人想要得到这个配方时,他们争先恐后的占卜,而后冲上舰船,当他们按照占卜的结果朝着自己的航向出发,却是发现,每个势力的方向都不同,那会是一场多么滑稽的场面啊!”
  福克斯终于是明白了里尼的意思,“他们会猜测,自己的占卜出了问题,从而拖慢他们寻找到的过程。同样的瓶子,说明占卜的目标没错,瓶子却是出现在了不同的地方,他们只会猜测占卜出了部分失误。”
  里尼笑了笑,“又有谁会知道,我根本不是想要掩盖这个秘密,只是想要拖缓一段时间。”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但是他的口中说的却像是恶魔的低语,“顺便,来一场好戏。”
  福克斯有些好奇里尼的瓶子中写的到底是什么,“大人,这到底是什么配方?”
  里尼伸手拿起一个瓶子摩挲,“那是,能够改变战争格局的力量。”
  福克斯继续询问着,“那么这第一个瓶子,将要送向何处?按照盖弥的说法,您第一个写下的瓶子,将会更具有目标性。”
  里尼将手中的瓶子拿了起来,用八根手指将其顶了起来,他通过透明的瓶子看向福克斯,“福克斯,我们这一次的对手,是希尔德伯爵对吗?”
  福克斯点头,“是的,紫熏香伯爵和希尔德伯爵,有着一些领土的争端,今年的战事,恐怕目标也就是希尔德伯爵。”
  里尼伸手将瓶子放在桌子上,“你说,将这个瓶子,放在希尔德伯爵,敬献给王室的贡品中,会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情啊。”
  福克斯此刻终于是知道了自家的子爵大人,胆子到底大到了什么地步,他想要算计的,不仅仅是希尔德伯爵,还有王室!
  若是有朝一日所有人都想要这个配方,那么,恐怕会去王室的藏宝库中翻找了,整个王都,都会鸡飞狗跳!
  福克斯看向这个正面无表情的子爵大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恐惧。
  因为,好戏一旦开场,便是已经写好了剧本。
  大人写好了开头,必定也写好了结果。
  这场戏的开端便是王都大乱,便已经注定结局并不简单。
  然后他就看到了里尼将身前的瓶子递给福克斯,“去把这个瓶子毁掉。”
  福克斯刚想要询问,却是发现里尼伸手捂住额头,“嗯,差点忘了,写这张配方的时候,要遮掩自己的身份了,要是追溯到我的身上,这一场好戏可就不好玩了!”
  ps:第四更求推荐求收藏各种求,还有一更,马上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