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1章 理智的疯子

  点点烛火闪耀在漆黑的黑,带来一线光明。
  手中提着烛台的盖弥,另外一只手握着手杖。黑色帽子下的双眼看向霍格·里尼,“里尼少爷,今夜的月色并不怎么好。”
  霍格·里尼并没有太过惊讶,这里是碧蓝岛,而盖弥,是这里的守护者之一,并且这里很接近灯塔,如果这都无法发现,那么这些夜行者也太过无用了。
  霍格·里尼点头,“是的,今晚的月色,就像是姑娘的心。”
  盖弥朝着左右看了一眼,认真点头,“嗯,不错,是个巧妙的比喻,还好拉克丝不在。对了,和拉克丝打招呼的时候,记住不要称呼女士,要称呼姑娘。”
  霍格·里尼记得,守夜人似乎是这么称呼拉克丝的,不过看守夜人的模样,拉克丝应该是不敢在意这个。
  盖弥提着蜡烛,看向周围,而后,他抬起手中的蜡烛,看向天空之中的月亮。
  霍格·里尼有些好奇,“你在等什么?”
  盖弥笑了笑,“我在等姑娘的心。”
  等月亮,或许是盖弥的超自然能力,需要月光开启仪式。
  霍格·里尼下车,看向周围那些黑压压倒地的骑士,“如果不介意的话,盖弥先生,可否让光芒再大一点。”
  盖弥微笑,“如你所愿!”
  他挥手,烛光更甚,烛火并没有变大,只是更加璀璨。
  霍格·里尼开始检查骑士们的伤势,“都怎么样?”
  理隆第一个爬了起来,“我的大人,这只是迷药,麻痹了我们的身体,我已经好多了。”
  霍格·里尼伸手拍了拍理隆的肩膀,“不愧是我的首席骑士。”
  理隆笑着回应,“我的父亲,一直说我像是狼一样强壮!”
  霍格·里尼点头,“去检查一下其他人的伤势。”
  理隆右手扶胸,“遵命,我的大人!”
  就在这个时候,里尼听到了盖弥的吟唱,
  “还没有结束的
  便只是开始
  而结局,在开始的时候便已经注定
  所有的遗憾埋葬成土
  事情或许不该就这么结束
  这是
  残烛照月的结局!”
  声音高亢,如同在森林之中回响。
  烛光和月光交接,出现一副画面,从那个男人来到这里,直到他离去。
  然而画面还没有结束,还在继续下去,在这副蓝色的画面中,那个浑身水草的男人,深深地看了背后一眼,然后一跃跳进了水中。
  如同镜子破碎,画面消失。
  盖弥看着这副画面开始思索,“看来,是幽蓝海的人,不过,已经是被污染,成为狂派了。看样子,只是普通种。”
  盖弥有些惊奇地看向里尼,“里尼少爷,不得不说,你契约的阿木,确实有着非凡之处,对方完全没有预料到阿木的能力,即便是狂化状态下,也失手了。”
  “狂化,狂派?”里尼皱起眉头疑问。
  盖弥解释着,“魔物,拥有着强大的力量,而我们借用了这力量,同样的,魔物中拥有着一定的污染性,这股污染性,在你使用它的力量之后到来。”
  里尼询问,“具体是什么效果?”
  盖弥揉了揉头,“说起来比较复杂,像是一种引导,类似于恶魔的低语。它不是要主导你的意识,而是引诱你的意识,挑动你心底最阴暗的想法。”
  “当一个夜行者多次遵行恶魔的低语之后,他心里的阴暗面会无限放大,直到疯掉,变成狂化态。要知道,一个拥有着超自然力量,可能还理智的疯子,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带来的,往往都是灾难。”
  “不是恶魔变成了你,而是你变成了恶魔。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一只恶魔,而低语,只是让你释放这只恶魔。”
  霍格·里尼心说,我向来不忌惮用最恶的恶意去揣测任何人,怎么听起来,有点合乎胃口的感觉啊。
  不过,理智的疯子,这个说法,有些意思。
  盖弥就说到这里,“如果你还想知道更多,可以来我们的营地。对了,在你举办完霍格·班科子爵的葬礼后,记得来营地一趟。”
  里尼询问,“是我要正式开始夜行者的工作了吗?”
  盖弥微微点头,“算是吧。”
  里尼继续问:“那么我的工作是什么?”
  盖弥很是认真地说:“发工资!”
  霍格·里尼:.......
  感情我就是一个无情的发钱机器呗?
  我,霍格·里尼,打钱!
  原来我才是真正的幕后老板啊!
  霍格·里尼向着盖弥鞠躬,“早点休息,盖弥先生。”
  盖弥同样是以贵族礼仪还礼,“您也是,里尼少爷。”
  盖弥握着蜡烛远去,理隆和骑士们终于是再次点燃了火把,里尼重新回到马车上,在马车旁边,理隆轻声问:“大人,我刚刚那一声呼喊有点太大声了,但是,我那时身体麻痹,有些控制不住。”
  马车中传来里尼的笑声,“没事,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盖弥和那个浑身水草的家伙,不是都相信了,他是凭着自己的本事逃走的,不是吗?”
  “回城堡!”
  理隆将自己的战马系在里尼的车前,驾驭着马车,挥手指挥着,“你们四个,去把这匹死掉的战马拖回去!”
  理隆挥动马鞭,开始思考,大人到底在谋划什么,近来几天的观察,大人似乎是只能操控一具尸体,这匹战马不能自己行走,便是大人没有继续掌控战马的尸体。
  那么,现在,大人在操控什么呢?
  难不成,那个浑身水草的男人已经死了,是大人在操控他的尸体?
  理隆想不清楚,他也没有继续想下去,如今的他,只知道,现在的里尼少爷,如同一条深渊一般可怕。
  骑士团回到小镇上,已经是天亮,直到天亮,克莱儿夫人才知道里尼昨晚出去过,还带走了大量的骑士。
  若是以前,她一定会问上几句,斥责里尼这样做不对,但是现在,她没有。
  里尼不是以前那个普通的贵族少爷了,他经历了一次生死,已经蜕变成了一个合格的领主了。
  城堡里的军事,应该由里尼做主。
  她只需要管好城堡里的其他事就好了,比如今天早宴应该吃什么,比如给里尼找几个裁缝,做一套新衣服,比如,给里尼物色几个贵族小姐,嗯,几十个贵族小姐。
  现在的里尼,已经是子爵,年少的子爵,几十个贵族小姐也不为过,最好是伯爵家的小夜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