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55章 如若地狱,共进晚餐

  黑色的街道上,一盏盏烛火摇晃,在烛火的光辉下,青绿色的铜刀弥漫着金钱特有的铜臭味。
  铜刀铺地,其中夹杂着一些闪烁着亮眼光芒的银条。
  钱币在地面上垫起厚厚的一层,里尼和乔菲站在一座钟楼的顶端,看着下面的乱象。
  贪婪吞噬了所有人的双眼,本来是寂静的夜晚,却是比白昼还要热闹万分,所有人都加入了抢夺地面上钱币的过程中。
  从远处跑来几个骑士,他们本想要阻拦,却是忍不住弯腰,拿起一把钱币,然后,他们一脚踢开了周围的平民,用剑捍卫着自己的地盘。
  乔菲看着这乱象,“所以说,你是想要让镇子上乱起来,而且,让希尔德伯爵不相信任何平民,希尔德伯爵会觉得这些平民受到了你的恩惠,从而背叛他。”
  “希尔德伯爵,失去了他的一部分眼睛。”
  里尼故作惊讶状,“原来还有着这个作用吗?我倒是没有注意到,我只是,想要激怒这只老豹子。”
  “想要置人于死地,必先使其疯狂。”
  乔菲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瞟了里尼一眼。
  然后她张开手,从怀里摸出一瓶葡萄酒,“明天,希尔德伯爵就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你们将会不死不休,在这个时候,喝点酒舒缓一下紧张的情绪吧?”
  里尼看向她,笑了笑,“不了。”
  乔菲审视着里尼,“你看到我下毒了?”
  里尼愣了愣,“你还会下毒的吗?嗯,这次其实没看到你下毒。只是,我不喜欢喝酒,这会让人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
  “有赖于你的提醒,我会注意你给我的食物的。”
  乔菲:......
  乔菲打开瓶塞,自顾自地张开小嘴喝了一口,“你真不喝?”
  里尼看向乔菲摸出酒壶的那一道沟壑,不怀好意地笑,“有牛奶吗?这个对身体好一些,我最近的消耗有些大,需要补补。”
  似乎是酒水的缘故,乔菲的双颊飞霞,朝着里尼勾了勾手指,“要试试吗?”
  里尼摇头,“得了,我们是什么人,都清楚,何必要这样互相伤害呢?好了,明天还有一场激烈的战役,早点休息,美丽的小姐。”
  乔菲的身躯,可比这毒酒还要毒。
  里尼踏步,一步稳稳落在钟楼的方木上,在方木上跳跃着,已经是到了地面。
  烈日再次爬上船帆,安德莉亚号巨大的船帆在海风中鼓起。安德莉亚端着牛奶,来到里尼睡觉的船舱外,“哥哥,起床了。”
  里尼睁开眼,身上的铠甲并没有脱下,在他的脖子后面,是那柄杀掉威基的长刀。
  他将长刀背在背后,打开舱门,“早上好,安德莉亚。”
  安德莉亚微笑,“早上好,哥哥。”
  早晨的迷雾被阳光驱散,在远处,露出三艘战船的桅杆。
  上面有着飘扬着青色的豹子旗。
  乔菲站在船首,“是索伦家族的战船,居然只有一个子爵的船队,他们分兵了。”
  乔菲回头看向霍格·里尼,“你早就知道他们会分兵?”
  里尼的脸上似乎永远都挂着微笑,“他找不到我,自然只有分兵。”
  “毕竟,他们可不知道,我杀掉葛文,只是一瞬间的事。”
  “剧本已经写好,霍格·里尼将会杀死这三个出海的子爵,然后和希尔德伯爵在巨大的豹子雕像前谈判,并且,霍格·里尼将会亲手砍下希尔德伯爵的头颅。”
  “他的凶名将会传遍整个潘多拉,他将会受到王室的召见,在王室所有的封臣都敬献了礼物之后,霍格·里尼将会送上一份最为贵重的礼物。”
  乔菲的双眼紧紧盯着里尼,眼中有着热烈的目光,“霍格·里尼,你和你的父亲,到底在谋划什么,我是否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你的父亲,霍格·班科,根本没有死!”
  “这位远比我的父亲还要强大数倍的强者,正在暗中看着这一切!”
  乔菲知道里尼的父亲并不简单,但是她并没有告诉自己的父亲。
  并不是所有的消息都要告诉自己的父亲,毕竟,伯爵之位,最后会落在紫熏香伯爵哪一个女儿的身上,还不一定。
  而乔菲自己掌握的筹码,将会在未来紫熏香伯爵传位时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里尼回头,没有去看乔菲,自己的父亲,到底在筹谋什么,不是很清楚吗?
  【永生之七·扎西德勒】
  或许还有潘多拉。
  知道了紫熏香伯爵的的强大之后,里尼有理由相信,比紫熏香伯爵还要强大数倍的霍格·班科,绝对是一位黑暗中的无冕之王。
  所以,有这么强大的父亲,自己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嗯,可怕的地方在于,有人在霍格·班科假死之后给里尼下了诅咒,原来的霍格·里尼已经死了。
  要是被霍格·班科发现,这具身躯中的人已经换灵魂了,那估计真的是神都救不了自己。
  在见到自己的父亲之前,自己必须要解决这个隐患。
  在安德莉亚号的船首,里尼的面前,船头之上,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的老者,老者如同鹰隼的目光看向霍格·里尼,“尊敬的里尼少爷,索伦子爵让我带来最尊敬的敬意。”
  里尼点头,笑着看向面前的老头,“有什么事吗?”
  老者看了周围一眼,“里尼少爷,投降,或许还有着一线生机,若是您一定要把战争继续下去,那么,索伦子爵,也只能打开地狱之门迎接里尼少爷了。”
  “我们已经发现了您的位置,另外两位子爵大人,正在朝着这里赶来,包括希尔德伯爵,都在火速赶往这里,你们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超过一万的骑士,还有着超过五百的魔物掌控者!”
  “死亡已经近在眼前,您应该知道什么样的决定才是正确的!”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里尼的身上,里尼的决定,将会决定所有人的命运。里尼踏步向前,走到老者的面前,他抽刀,刀刃在阳光下闪耀。
  老者想要离开,却是发现自己的手脚上,有着丝线撕裂了血肉,绑在了他的骨头上,剧痛让他无法施展魔物的能力。
  里尼挥刀,干净利落地砍下了老者的头,然后他抬腿,将老者一脚踢下了海洋。
  鲜血染红了一片海水,然后消散,老者的身躯被海水吞没。
  里尼回头,冷冷道:“他可能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谁,站在他面前的,是乌鸦爵士的后裔,碧蓝岛的唯一统治者!”
  “碧蓝岛,从不畏惧任何战争!”
  “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我们在风雪中长大,与狼共舞,何时怕过!?”
  所有的狼骑士们双眼放光,他们的领袖,再一次展示了他的领袖魅力。
  里尼看向远处的战船,大笑着说:“现在,勇士们,好好享受你们的早餐,因为今晚,我们可能会去地狱共进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