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2章 死亡,是一种安静

  闭上双眼,接连上尸体的视角,依旧是一片海水。
  里尼睁开眼,看向身前的三位男爵。
  他们现在有些拘束,菲尔曼的眼眶上,有着淡淡的黑眼圈。
  里尼温和地笑笑,“现在是吃早餐的时候了,怎么了,快坐下。”
  斐裂男爵和福劳尔男爵率先坐下,开始拿起白面包,刷着鱼子酱。
  他们俩坐的位置,距离菲尔曼微微有些远,很明显,他们已经感觉到了里尼对菲尔曼并没有什么好感。
  探听领主的近况,或许没什么不对,但是不对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询问,却是不能通过间谍或是其他的手段。
  首席大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有着一头金色的长发,微卷,面容有些清秀,看起来像是个彬彬有礼的贵族。
  然而实际上,福克斯先生并没有什么爵位。
  他刚从大陆售卖海产回来。
  福克斯一边喝着牛奶,一边说着,“大人,冬天快要到了,我们碧蓝岛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在冬天售卖海鲜,我们需要尽快打造一艘船,用来护卫运送珍贵海鲜的货船。”
  陈旧的海鲜,自然比不上新鲜的海鲜值钱。
  在冬天,碧蓝岛可以用冰块封存新鲜的海鲜,卖给大陆上的贵族。
  里尼点头,“可是,打造新的战船,需要大量的木料,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木料。”
  福克斯似乎是在提醒,“大人,三位男爵,都带来了大量的木料。”
  里尼如同才知道一般,“不知道,你们带来了多少木料?我可要担心我的腰包,会不会被你们掏空了。”
  菲尔曼男爵忽然出声,“这些,都是因为子爵大人回归荣耀,我给里尼少爷的慰问礼,我不需要任何金刀。”
  金刀,用黄金打造成的货币,每一个金刀,重约四十九克。
  为什么是四十九克,那就要提到潘多拉王国万恶的币制了。
  潘多拉王国的币制是十四进制的。
  十四个铜刀换一个银刀,十四个银刀换一个金刀。
  当然,这对于里尼来说并不复杂,因为他只有金刀,而且,也只有涉及金刀的交易,才会需要他来决定。
  里尼拿捏着分寸,笑着回应,“菲尔曼爵士,还真是慷慨啊!”
  福劳尔男爵见到菲尔曼男爵这么说,也是跟着送上了她的慰问礼,“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斐裂男爵没有开口,似乎是对于‘我们’这两个字默认了。
  心情微微变好,里尼吃着鱼子酱,吃下三块面包,喝完一杯牛奶,这才开始道谢,“那就多谢你们了。福克斯先生,记得清点清楚,我要记得他们的友谊和慷慨。”
  菲尔曼男爵连忙补充,“是忠诚,大人。”
  斐裂男爵忽然缓过神来,也跟着补充着,“对的,应该是忠诚。”
  里尼点头,“是的,是忠诚,你们,都是我麾下最忠诚的领主。”
  他们的称呼,从少爷变成了大人。
  克莱儿太太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了。
  她失去了她的丈夫,本以为失去了所有的依靠,但是现在,她有了一个新的依靠。
  将葬礼的安排事宜交给福克斯,里尼这一天白天过的很平静,只是在理隆的指导下练习剑术。
  理隆对于他想要学习的东西很是不解,因为里尼想要学习的,只是基础剑术,比如劈砍,刺击,横扫,挑,拨,拦等等。
  像是一个初学剑术的人,一般都想着可以学到什么深邃的剑术。
  但是里尼没有,他更偏向于基础剑术。
  理隆不由在心中暗暗点头,只有打好基础,才有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剑术大师。
  甚至于,现在的里尼,只是在劈砍。
  里尼发现,自己对于剑这种刺击的玩意儿,是真的没兴趣,他对于劈砍这种感觉更为着迷。
  怎么说呢,砍出去,就很爽。
  所以,他的武器更应该是刀吗?
  里尼不过练了十分钟,手臂便是开始酸疼,理隆似乎是看出了里尼的状态,“大人,你不必这么刻苦的,冲锋,那是骑士才应该去做的事。”
  里尼摇摇头,继续摆正姿势劈砍着。
  是不是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得到什么魔物的认可,他只是不想有一天因为自己被压在一根木头下,搬不开木头而被抓住。
  人的极限是确定的,他只是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一些,想要达到超自然的力量和速度,还是需要契约魔物。
  里尼,就有点想要让理隆去契约那本《骑士守则》。
  顺便,顺便自己牵走《刺客信条》。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练习了一阵,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已经很难抬起来,里尼坐下开始休息,理隆帮里尼脱下外衣,用特殊的药草磨成的药剂,涂抹在里尼的双臂上。
  “这是牛血草,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告诉我,用这种药草涂抹之后,可以获得一头牛的力量,不过我后来知道了,这牛血草只是镇痛的效果,靠的还是肌肉的自我修复,让肌肉变得更加强韧。”
  里尼问:“我从现在开始练,还可以将肌肉的力量练习到巅峰吗?”
  理隆回答:“在二十六岁之前,都可以增强肌肉的力量,二十六岁之后,就会无法增长了,所以年轻人靠的是力量和速度,年迈的人,靠的是技巧。”
  “不过由于人和人的不同之处,这个二十六岁也可能会有一两年的差距。”
  “大人现在开始练,只要每天不间断,而且吃的好,可以弥补没有从小练习的差距。”
  “刚开始练习,增长地很快,后面就越来越慢了。”
  里尼点头,“我明白了,从现在开始,每天监督我练习。”
  他已经死过两次了,所以他变得无比小心,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变强。
  对于其他人来说,死亡是什么,里尼不知道。
  但是,对于里尼来说,他知道他的死亡是什么。
  死亡,是一种安静。
  他再次闭上双眼,无数的白色浪涛翻滚,从中露出一根根手指长的白色利齿,一条条触须舞动,而后露出满是牙齿的大口,一丝丝粘液融入水中,满是牙齿的大口,如同是一张铺满牙齿的床,视角继续向前,在那口中,是无尽的黑暗。
  里尼的手张开,如同有着无尽的火焰燃起,在烧灼他的右手。
  他看向自己的右手,并没有任何损伤,这是精神上的灼烧吗?
  那么,在那黑暗之后,会是什么?就让我,好好欣赏一下这诅咒的源头,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