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4章 寂静的黑夜

  盖弥放下手中的咖啡,然后朝着里尼笑了笑,“跟我来。”
  燕尾服的后摆扬起,盖弥拿着手杖,顺着灯塔上蜿蜒的楼梯向下,来到灯塔的第一层,楼梯的尽头,盖弥伸手抚摸在楼梯的尽头,口中念着,“变成你本来的模样。”一块块石头散开,在楼梯的初始位置,向着灯塔之下,露出更多的楼梯。
  黑色的楼梯口,盖弥伸脚踏入其中,而后只剩下一片黑色。
  里尼有些惊疑不定的踏入黑色的楼梯,前面闪耀起一团火光,那是盖弥手中的蜡烛,盖弥笑着道:“差点忘了,你并不是一个夜行者,并没有夜视的能力。”
  跟着盖弥一直往下顺着蜿蜒的楼梯行走,里尼估摸着已经下了至少五十米的距离,里尼终于是脚踏实地,在前方有着一扇木门,盖弥熟练地拿出自己的钥匙,打开了木门,里面有着熹微的火光闪耀,盖弥弯腰左手扶胸,“尊敬的里尼少爷,请进!”
  里尼本以为前方便是这里的守护者的聚集地,不过踏入其中才发现,那是一条狭长的通道,通体用石头砌成,在墙壁之上,有着蜡烛发出熹微的烛光,就在里尼刚刚踏入其中,他忽然听到了一声乌鸦的鸣叫。
  “嘎嘎嘎......”
  熹微的烛光之中,一只漆黑色的乌鸦在狭长的通道之中飞行,恍惚间里尼看到了乌鸦的双眼,漆黑一片,如同不是一双眼睛,而是一片小小的深渊。
  看见那双眼睛的时刻,里尼觉得自己如同看见了深渊。
  但是让里尼觉得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这乌鸦的叫声刺耳,也不觉得这乌鸦让人觉得害怕,反而让人感觉到很亲切。
  这不正常,不过,在遇见夜行者之后,所有的不正常都变成了正常。
  乌鸦飞到里尼的身旁,嘎嘎怪叫了一声,而后又遁入了黑暗之中,只能听到乌鸦挥翅拍风的声音。
  盖弥在前方带路,里尼紧紧跟着盖弥,很是小心,注意着盖弥的步伐,里尼是个很小心的人,说的好听,是小心,说的不好听,那就是多疑。
  里尼尽量地表现的自然,跟着盖弥向着通道的前方行走,在通道的尽头,里尼看到了一面镜子,那是一个有着木柄的镜子,在镜子之中,有着一座黑色的高塔,高塔有着七层,在月光下呈现一片黑色。
  乌鸦在朦胧的月光下飞行,呱呱怪叫着在空中飞舞,朝着一个黑影飞去。
  里尼尽力去看向那黑影,长时间的习惯黑暗,让他已经有些适应了过来,朦胧间可以看得到黑影站在高塔的第三层望台上,他的身上披着一身黑色的羽毛织成的大麾,将他包裹在了其中,黑影背对着里尼,很自然是的伸出右手,乌鸦在他的右手手臂上落下。
  从黑影处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是里尼少爷吗?卡赫拉很高兴。”
  里尼疑惑地看向盖弥,盖弥笑了笑,“卡赫拉是黑鸦的名字,而卡赫拉,是您的祖父曾经最为强大的魔物之一。守夜人之所以来到碧蓝岛,便是为了更好的掌控卡赫拉。”
  关于如何掌控卡赫拉,盖弥并没有说太多,里尼毕竟不是一个夜行者。守夜人,应该便是那位披着黑色羽毛大麾的人了。
  里尼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会感到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原来是这样,这只乌鸦,曾经是祖父最为强大的魔物。
  守夜人将右手收于胸前平举,乌鸦在他的手臂上跳跃,守夜人转过身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有着赫色的长发,“拉克丝女士,请招待好尊贵的来客。”
  在高塔之下,有着一个院子,坐在石桌前的一个金发女孩伸了一个懒腰,“好吧好吧,我这就去准备咖啡。”
  金发女孩比里尼矮了一个头,看起来倒是小巧玲珑,不过脸上却是有着一些雀斑,起身便去准备咖啡。
  在里尼的眼中,他竟然觉得有些熟悉,这似乎,好像是那个经常给自己占卜的占卜师。
  里尼在盖弥的引领下在石桌前坐下,守夜人缓缓走来,端着乌鸦在里尼的面前坐下,里尼率先发问:“这里有着一座七层的高塔,但是我为什么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个地方,甚至没有任何听闻。”
  守夜人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看起来有些不正常,那是一种没有任何血色的白,“你来到这里的时候,应该看到了一面镜子。”
  里尼疑惑问:“镜子?”
  守夜人点点头,“对的,镜子,这里,是镜子中的世界,我们习惯称之为镜界,在你看到那一面镜子的时候,你便已经走进了镜子中的世界。”
  里尼仔细回想,他走进这里的时候,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奇怪的地方,还真是诡异啊。
  守夜人继续说着,“根据你的描述,对于袭击班科子爵的魔物我们已经有了结论,而且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一场风波还没有停息,我们会在您举办葬礼的时候安排人保护,在葬礼之后,我们会安排您暂时离开碧蓝岛,等待风波散去之后再归来。”
  里尼并不想离开这里,他的身上还有着诅咒,“已经严重到了这种地步吗?”
  守夜人点头,并不多说,不过他看着里尼,似乎在等着里尼说什么。
  里尼深吸一口气,“我想要知道如何成为一名夜行者。”
  守夜人似乎是早就预料到了里尼的想法,声音深沉,如同磨砂,“成为一名夜行者,不是一时能够决定下来的事,很多年轻人,一时头脑发热成为了一名夜行者,后来后悔终生的事可不少。黑夜像是一条不见底的深渊,越深入,越危险。”
  守夜人补了一句,“我劝你最好是想清楚。”
  守夜人的那句话,给了里尼很大的震动,黑夜像是一条不见底的深渊,越深入,越危险。越危险三个字回响在里尼的脑海,让里尼如同看到了黑夜如同一只野兽一般张开了巨口。
  里尼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神色变化,他无法拒绝变得更强大,或许当做一个普通人过完一生就很好,至少能够保证自己的富贵,作为一个贵族,完全可以安心享受完自己的一生,不参与任何关于黑夜的争斗,可是既然已经知道了一个完全未知的世界,如果不去了解它,就像是掩耳盗铃一般傻。
  人无法拒绝好奇,也无法拒绝变强的诱惑。
  里尼想起了自己右手手心中的那一个淡蓝色的火焰标记。
  里尼想起了那个五十六岁的老男人固执的觉得自己可以用双腿划水将自己的儿子送到陆地上,在黑色的海面上,他的表情傻得可怜。
  看守夜人的态度,似乎是对于自己想要成为一个夜行者并不反对,只是想要让自己仔细考虑一番。
  里尼大喊,“我的父亲死于海怪之口,而我,想要亲手为他争取一个公道。霍格家族的荣耀,在父亲的手中失去,将会在我的手中重新拿回来!”
  里尼顿了顿,接着说:“你无法拒绝一个想要为父亲寻回公道的儿子的请求,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