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3章 翻滚的烛火

  休养了一天,让自己的身体不再虚弱的可怕。将城堡中的事情交给克莱儿太太和碧蓝岛上的首席大臣,里尼找到了理隆,他还记得盖弥的告诫,碧蓝岛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听盖弥的语气,似乎也是一位夜行者。
  夜行者所代表着的,往往是诡异和危险,还有奇异的魔物或是诅咒。
  让理隆去带上一个骑士小队,十二名骑士,里尼在骑士们的保护中向着海边的灯塔进发。
  骑马走在城镇中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散乱的杂物或是垃圾,或许应该让人定时清理这些垃圾,里尼讨厌自己的地盘脏乱。
  原主的记忆中就有着骑马的记忆,让里尼可以掌握骑马的技巧,不过也就是能够骑着马慢走而已。
  空中忽然传来一声箭啸声,理隆拔出自己腰间的骑士长剑,提着自己的盾牌将里尼护住,“里尼少爷,快下马,敌人用弓箭偷袭,在马上目标太大了!”
  说实话,听到箭啸声的那一瞬间,里尼是有些害怕的,不会刚穿越就凉了吧?
  待得里尼看向那根长箭的位置,才放下心来,长箭插在里尼身前三步左右的一扇木门上,上面还绑着一根布条。
  是送信的吗?
  里尼并没有听理隆的话下马,而是佯装愤怒大吼:“立刻,马上,将那个行刺我的刺客抓来,我要活的!”
  理隆指挥着骑士去搜索附近的房子,想要找到那个刺客的位置。
  “你们两个,去那边!”
  “你们两个,去询问附近的人有没有看到奇怪的人,没有见过的人!”
  ......
  里尼驱马走到木门前,伸手取下射在木门上长箭,将布条取了下来,里尼摊开布条,可以看得到上面用着花文写着一句话: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不该拿,下一次,射的便不是木门,而是你的头。
  (花文,大多数王国共用的文字。书写起来像是一副花团锦簇的画而得名。)
  原主到底拿了什么该死的东西?
  将布条收到衣兜中,里尼朝着周围扫了一眼,骑士们追寻到了踪迹,理隆建议,“里尼少爷,现在外面很危险,城堡守卫森严,少爷还是在城堡之中比较好。”
  里尼摇摇头,想要靠着只是一群普通人的骑士,对抗一个诡秘莫测的夜行者,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并不是说夜行者可以一个人单挑一个骑士团,而是因为骑士们根本拿不准这个不速之客。
  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应该是灯塔。“对方是夜行者,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而且回到城堡之后,只是将危险带回城堡,我们碧蓝岛也有守护者,现在,我要去见他,寻求他的庇护。”
  里尼讨厌这种一直处于危险中的状态,就好像身边时刻有人在监视他一般。
  必须加快自己成为夜行者的事了,在海上遇到海怪,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一切,还没有结束,而他父亲的死,只是一个开始。
  理隆听到夜行者的名号,明显也是有了一丝担忧的神色,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里尼,对方如果执意要行刺里尼,作为一群普通人,完全不知道如何防御。“那好吧,我先护送少爷去见碧蓝岛的守护者,然后调遣骑士团全城搜捕这个刺客!”
  海岸,雪白的浪花拍打着沙滩,里尼已经没有骑马,将他们的马栓在了一处农场,然后换了一身破布衣服,在丛林之中穿行来到了灯塔下,里尼并不想暴露碧蓝岛上夜行者的位置,他此行,似乎是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一场在暗夜之中,本属于夜行者之间的厮杀。
  为了保密,里尼此行只带了骑士长和两个最勇武的骑士,夜行者的驻扎地向来都是贵族之中的秘密,跟着里尼一起来到灯塔下的两个骑士微微有些兴奋,他们知道,班科子爵已经死了,现在整个碧蓝岛,都将通行霍格·里尼的意志,而这一次,让他们俩来到此处,显然是信任他们,信任,同样代表着重用!
  重用,代表着更多的军费,更大的权柄,甚至是成为一名男爵!
  子爵拥有着分封男爵的权力,只要在他的封地中,他的领地够分,想封多少个男爵封多少个男爵。
  海边的灯塔,上面有着一群群海鸥在环绕飞翔,还是白天,灯塔并没有点火,高大的灯塔,整体用石头砌成,足有十米高,而且灯塔位于海边的悬崖上,更显得高大,顺着登上悬崖的路,里尼和三个骑士来到灯塔前。
  里尼挥手示意三个骑士停下,“你们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理隆点头表示明白,以前班科子爵也是这般,夜行者的秘密只有贵族才能知晓,那是贵族才能拥有的权柄。
  里尼走到灯塔前,顺着灯塔向上攀登,来到灯塔的顶端,可以看得到盖弥正坐在灯塔的瞭望口上,脚下便是百米高的悬崖,他的手中端着一个木杯,背对着里尼笑道:“里尼少爷,要来一杯咖啡吗?”
  里尼点头,“多放点糖,我不喜欢苦咖啡。”
  不过里尼觉得有些不舒服的地方在于,咖啡,用陶瓷杯装着才合适啊,褐色的咖啡,洁白的陶瓷,简直完美,难道这里还没有陶瓷?
  如果能够把陶瓷烧出来,这种欧洲人奉为神才能用的器具,可谓是暴富!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要先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有闲心去烧陶瓷。
  盖弥熟练地煮着咖啡,并没有用火,而是伸手直接浮现一团火焰,加热着咖啡。里尼自顾自地说:“来的时候,我在一个农场便换了衣服,在我的感知中,没有人跟踪。”
  盖弥有些惊奇地看向里尼,“我没有提醒你,你却知道这么做了,不愧是霍格家族的后裔,你做的很好,夜行者严格遵守保密条例。”
  里尼接过盖弥递过来的咖啡,尝了一口,不苦,很好,“这里便是你的驻扎地,不像是一个能够长久居住的地方。”
  盖弥笑了笑,似乎是觉得里尼的疑惑太过没有回答的必要,“如果一眼便能看出适合长久居住,如何保密,真正的营地并不在这里。如果没有真正的紧急事件,我是不会回到驻扎地的,毕竟,守护灯塔的人一天换一个,谁都会感到奇怪。”
  里尼笑了笑,“那么你一个看起来如同是贵族的人,守护着灯塔,难道不奇怪吗?”
  盖弥指了指旁边的画板,然后说着,“我还是一个画家,我来到这里的理由,是因为我想要画海边的风景。”
  盖弥从瞭望口上跳下来,然后左手扶胸,和煦的笑着,“尊敬的碧蓝岛的统治者,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里尼说着镇子上发生的事,“今天,我遇到了那个上岸的人,他朝我射了一支箭。”
  道完,里尼将那只箭递给了盖弥,盖弥接了过来,“看来事情有些棘手,我们需要前往营地,询问守护者。”
  里尼忽然问:“我可以看得出来,你对于我是真正的尊敬,或者说遵循着礼仪,你是一个贵族吗?”
  盖弥摇摇头,“我尊敬你,是因为你是贵族,而每一个贵族,都是曾经在危险中行走的勇士,你或许不知道,在潘多拉,甚至是所有王国,只有夜行者才能被封为贵族,新晋的贵族,都是强大的夜行者,而继承爵位的贵族,祖辈都是为了抵御危险而行走在黑暗中的勇士。每一个贵族,都值得尊敬。他们得到的,远不及他们所付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