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72章 刺杀来的突然

  本来里尼以为公主说钓鱼什么的,只是想找个和自己单独相处的机会,然后说明她为什么要征召里尼的理由。
  可是让里尼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公主殿下,居然真的是来钓鱼的!
  不过在钓了一会儿之后,她觉得没有什么意思,鱼还是吃过的,但是海边的大螃蟹,以及大龙虾,让她更为感兴趣。
  按照她来说的,钓鱼像是抽奖,而在海边的石头下面寻找螃蟹和龙虾更像是在寻宝,相对于抽奖,她更喜欢寻宝。
  即便是现在碧蓝岛上还有着厚厚的白雪,海水寒冷如冰。
  于是乎,里尼伸出脚一脚踩住一只两磅大小的珊瑚蟹,然后看向正光着脚丫,提着裙子在海水中小心翼翼行走的吉尔莉莉娜。
  吉尔莉莉娜在他的正前方,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这位公主刚刚踩了这只珊瑚蟹一脚,然后继续向前了。
  还真是令人费解的眼神啊。
  很怀疑她到底是否拥有鹰眼。
  “吉尔莉莉娜,你刚刚不小心踩了某个可怜的小东西一脚。”
  吉尔莉莉娜回头,冲着四周围扫视,“哪儿呢,哪儿呢?”
  里尼弯腰,将脚下张牙舞爪的螃蟹抓起来,抓住了螃蟹的大脚,任凭螃蟹怎么挣扎,钳子都无法碰到里尼。
  “美丽的小姐,你应该给它道歉。”
  吉尔莉莉娜露出欣喜的神色,“哇,好大一只,它可不是个小家伙!”
  螃蟹张牙舞爪,张开腿足足有着一个磨盘大小。
  “可是,我应该怎么向它道歉呢?”
  里尼微笑,露出意动的神色,“要不,我们请它蒸一下,暖和暖和。”
  吉尔莉莉娜点头,“是的,现在的天气太冷了,我们应该请它暖和暖和。”
  就在这个时候,在海面上,有着一朵朵霜花飘来,这些霜花如同一朵朵水晶般的花朵,随着海风朝着他们飘了过来。
  吉尔莉莉娜分明是没有见过这种奇景,因为在微微荡漾的海面上,方圆数千米,几乎都有着这种霜花在飘动。
  如同大海在开花。
  亮晶晶的霜花飘向两人,有几朵将他们包围。
  因为怕惊扰了海边的猎物,吉尔莉莉娅让其他人都远远地跟着,这个时候,只剩下她和里尼在这里。
  “里尼,这是什么?”
  里尼也是有些惊讶,霜花,在这个时间点可不多见,应该是从北方飘过来的,天气寒冷,并没有融化。
  “这是霜花,难得一见。”
  吉尔莉莉娜弯腰,捧起一朵霜花,“里尼,它好美!”
  里尼看向吉尔莉莉娜,就在这个时候,里尼忽然看到海面下有着一个黑影逐渐朝着两人靠近,黑影移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在距离吉尔莉莉娜还有五米的时候,里尼看清了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浑身披着海藻的人。
  能够在这么寒冷的海域中潜行这么久,绝对是契约了魔物。
  这个人的面容看不清,被海藻遮住了,但是明显看得到的,是他手中硕长的鱼叉。
  满是铁锈的鱼叉抬起,就要朝着吉尔莉莉娜插过去。
  是刺客。
  里尼伸手直接将手中的螃蟹丢到岸上,也不管摔了个半死的螃蟹,快步越过吉尔莉莉娜,挥手间控制着丝线缠绕向这个刺客。
  右手伸手摸向腰后,抽出一柄短匕,格住对方的鱼叉。
  虽然鱼叉更为巨大,但是里尼可是契约了刺客信条,力量早就不同于常人,而对方的契约物,明显偏向于水元素,而不是肉体力量。
  短匕格住对方的鱼叉,里尼听到了背后吉尔莉莉娜的呼叫,“是刺客,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擒住呗。
  丝线已经缠绕到了对方的四肢,里尼一个后跳抽身而走,而丝线,也在随着他的后跳瞬间收紧,此刻的四肢鲜血流淌,丝线锁住了对方的手脚,并且收紧割开了血肉,绑在了对方的骨头上。
  四肢的受伤让他无法站稳,在里尼的牵扯下倒在冰冷的海水中。
  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呼出声,“额啊!”
  随后,他失去了反抗的力量,疼痛让他根本无法挣扎,四肢的剧痛牢牢的锁住了他。
  惊魂未定的吉尔莉莉娜伸手抱住里尼的胳膊,“里尼,这个刺客怎么样了?”
  里尼收手,“他动不了的,已经没事了。”
  吉尔莉莉娜这才放心下来,刚才的一幕太过突然,似乎是让她惊吓不已,“不愧是亲手斩杀了希尔的伯爵的里尼,这些刺客,在你的面前,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里尼,我好怕,要是刚刚你不在这里,我恐怕已经遭了他的毒手了,被这鱼叉刺中,然后被他带走去海里喂鱼!”
  里尼安慰道:“没事了,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任何进攻的能力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骑士们已经冲了过来,吉尔莉莉娜麾下的骑士,第一个发出喝问,“里尼少爷,公主刚刚来到碧蓝岛,就遭到了刺杀,你该当何罪!”
  还有骑士怒喝:“公主殿下何等身份,你居然带着她来到这么僻静的地方,不是刻意给了刺客动手的时机!”
  这是要兴师问罪的架势。
  吉尔莉莉娜终于是松开了里尼的手臂,“都给我住嘴,我不是好好的吗?而且,不是里尼,我恐怕已经遭了刺客的毒手了!”
  还有骑士心中不平,“可是公主殿下,您毕竟是在碧蓝岛的领土上遭受了刺杀,里尼少爷,应该为这次的刺杀负责!”
  刺杀公主,可是大罪,最轻的处罚也是全家上绞架。
  而这次刺杀,发生在了碧蓝岛,里尼这么也有个护卫不力的罪名,这个罪名,足以让他削爵。
  吉尔莉莉娜忽然面色冷了下来,“这件事情,所有人都给我忘掉,我不想听到第二次!”
  “如果有谁还敢提起这件事,你们就可以回家种田养孩子了!”
  吉尔莉莉娜麾下的骑士低头,再不敢多说一句。
  里尼看向沃夫,吩咐着,“将他带到地牢,关押起来,带个医生过去,吊住他的命,不要让他死,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这么胆大包天,居然敢刺杀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