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84章 年轻人们的野心在燃烧

  里尼的战绩让所有人都对他保持了足够的尊重,即便是侯爵家族的继承人,也不得不低头。
  生活在这个世界,很少有明知对方强大还要去招惹的智障。
  在恐惧面前,他们学会了谨慎。
  斯庄戈开始带领着里尼,继续介绍着接下来的那些侯爵继承人。
  他指了指里尼左边的铁皮人,“这是匹格家族的大少爷,匹格·露雷。”
  里尼看向对方,这是这里唯一一个身材并不怎么好的贵族少爷,露雷的肚子有些大,圆滚滚的。
  当然,这和匹格家族可能有一些原因,这个家族的图腾,是獠牙野猪。
  野猪这种动物,纯粹在兽族来说,是很强大的一种动物,成年的野猪,和成年的猛虎狮子战斗都是五五开的结局。
  甚至于,成年公野猪的胜面还要更大一些,它们皮糙肉厚。
  野猪之所以被人类瞧不起,主要还是太贪吃,而且需要的食物很杂,偏向于农作物,所以频频中人类的陷阱。
  在人类的眼里,野猪可能没有那么危险,但是纯粹在自然界,它同样是一方霸主。
  露雷少爷很快起身,他似乎是很是兴奋,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霍格·里尼少爷,能认识您是我的荣幸!”
  里尼伸出手,但是对方并没有和他握手,而是朝着里尼单膝跪地,然后伸手搭上了里尼的手。
  他低着头,这是臣子向领主行的礼节!
  “霍格·里尼少爷,当您成为国王之手后,我会尽一切力量帮助您!”
  他抬头,眼眶位置的魂火微微颤抖,“由于我是独生子,我能够调动整个家族的力量!”
  他念念不忘地看向里尼,“我还有一个妹妹,就是生的太丰满了一些,不过,不过,若是里尼少爷不介意的话,我马上就能绑了她,送到您的房间去!”
  其他的贵族少爷,包括乔菲的二姐都是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一个侯爵的子嗣,本就是地位相当于伯爵,而作为侯爵的继承人,甚至比伯爵还要尊贵的多。
  而他,却是直接向一个子爵,哦,不,还没有继承子爵爵位的年轻人下跪。
  这简直就是丢尽了贵族的脸面!
  这样的家伙,根本不配成为贵族!
  里尼本能地产生了一丝警惕,像是对方这样能够轻易表态的人,而且是如此重大的决定,要么是蠢货,要么就是心机颇深。
  而对方,作为侯爵的继承人,应该不蠢吧?
  似乎是看到了里尼的那一抹若有若无的警惕和犹豫,他改单膝跪地为双膝跪地,“霍格·里尼少爷,只要您一句话,我现在就狂奔八百里,回到自己家的城堡,把我妹妹绑了来!”
  “哦,对了,我还在外面养了三个处女,都是模样水灵,知道心疼人的,不知道大人还缺不缺女仆?”
  周围的那些贵族鄙夷的神色更深了,甚至连布置宴会,负责送酒的女仆,都是惊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女仆长走进来,捂嘴轻笑。
  一个女仆,都无法掩饰自己的鄙夷。
  但是这丝毫没有改变露雷的态度,里尼微笑着摇头,将露雷拉了起来,“有机会的话,我回去看看那三个女孩。”
  露雷很是欣喜地起身,“露雷随时在诸王城堡等候着霍格少爷的大驾光临!”
  所有人都因为露雷的小插曲,差点忘了要做什么,斯庄戈缓了片刻,终于是继续了他的介绍任务。
  带着里尼走向下一个铁皮人,斯庄戈介绍道:“这位是公牛侯爵家族的继承人,摩尔·雅尔森。”
  里尼看向对方,是个很强壮的骑士,头顶的牛角分外狰狞,上面还有着疤痕,很明显,对方很习惯用这牛角作为武器。
  今天本就是一场魔物掌控者的聚会,所以大家的样子,都有些群魔乱舞的味道。
  他们都呈现了魔物外露态。
  城堡中的女仆似乎是并不介意这些,她们本就是吸血鬼。
  悬崖之上的城堡,怎么可能会有普通人在这里?
  两人握手,表示已经认识了对方。
  雅尔森似乎是有些高冷,没那么平易近人。
  握手完了之后,便是自顾自的坐下了。
  接下来,是最后一位侯爵家的继承人,里尼直接走到对方的面前,“这位,应该就是高山羊家族的继承人,郭特·尼巫对吧?”
  郭特·尼巫点头,眼中的魂火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呈现深幽的黑色,他同样是和里尼握手,并没有说什么便是坐下。
  里尼本能地感受到了恐惧,但是却没有表露出来。
  这位郭特·尼巫,似乎是所有人之中阶位最高的,让里尼都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
  有很多传言,说高山羊家族和恶魔有着交易,如今看来,传言并不全是虚的。
  就在这个时候,在大厅的窗户口,飞进来一群蝙蝠,蝙蝠们围绕成了一个圆圈飞舞,下一刻,所有的蝙蝠散去,披着黑色斗篷的紫熏香家族大小姐微笑,“我带来了父亲的意志。”
  紫熏香家族的大小姐,紫熏香·雅姬,身穿一身露背的近身皮裙,披着黑色的斗篷,领口的领子竖起,在两条明晃晃的大腿上,是左右各一圈匕首,里尼估算了一番,有着十二柄。
  雅姬继续说着,“父亲说,如今的潘多拉王国太乱了,这里在座的,都是我们潘多拉的年轻俊杰,而且还有着一位未来的国王之手和五位侯爵继承人。”
  “作为潘多拉有名有数的贵族,我们应该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呢?
  紫熏香伯爵并没有点明,也不可能点明,作为伯爵,不能那么容易表态,而他们这些年轻人,虽说是继承人,但是难免有说错话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该他们这些有名有数的俊杰,表示自己的看法了。
  斯庄戈第一个开口,“吉泽王子,有些太过于凶栗了,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王位继承人。”
  公牛家族的雅尔森也是开口,“是的,他杀了自己的七个弟弟,而且是一个私生子的身份爬到了这个位置,他的野心太大了。”
  高山羊家族的郭特·尼巫点头,“是的,所以,我们需要未来的国王之手,给予这位王储一些警告和教导,让他知道一下,我们并没有那么好欺负。”
  灰熊家族的亚萨克极伸手一拍桌子,“听说吉泽王子还准备了一场远征,以征不臣,哼哼,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准备对谁开战?对我们吗?”
  野猪家族的露雷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里尼,“我听里尼少爷的!”
  原来紫熏香家族,早就拉拢了五大侯爵家族,而五大家族,在这个时候,全部倒向了紫熏香吗?
  他对此打了一个问号,因为并不排除这里有效忠王室的人。
  还真是一场越来越有意思的事啊,潘多拉这个国度,变得惊心动魄了起来。
  他开始思考,思考着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王都,悬天之塔。
  吉泽王子大踏步走进悬天之塔的底层,他看向周围,承受着整座悬天之塔的四根柱子,断了两根,而在断裂的柱子下,是其他的巨石雕像顶住了这两根柱子。
  可以想象这里发生了一场大战,而且还是让悬天之塔差点倒塌的大战。
  交手的人实力很强,他们甚至能在顶住断裂的石柱,维持悬天之塔不倒的情况下继续战斗。
  在一根柱子下,有着一撮猫毛。
  他想了想,这座悬天之塔中,能够挡住那个从雷霆中降临的敌人的人,只有他那垂死的父王。
  他继续前行,准备在相隔四年之后,再去见一见自己的父王,看看那个老男人,是不是因为这一次动手快要死去了。
  本就病重,这个时候动手,只是烈火烹油,病灶添火。
  他走进地宫,可以看得到他的父王,正在擦拭着还带着黑色鲜血的大剑,此刻的父王,那里有半分病态?
  他沉寂了一会儿,终于是开口,“四年了,我再一次见到了你,父王。”
  他并没有下跪,只是直愣愣地盯着这个擦拭着大剑的国王,老国王看向吉泽,那一刻,吉泽仿佛看到了鹰的眼睛,锐利而又带着森寒。
  然后老国王戏谑地笑,“上一次,你见到我时,提着你七个弟弟的头颅,我记得,你将七个弟弟的头颅围成了一圈,系在了自己的腰带上。”
  “然后你告诉我,我没得选择了。”
  吉泽摇头,“不,父王,你还有得选,吉尔莉莉娜不是吗?”
  老国王笑得肩膀一颤,“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杀掉吉尔莉莉娜吗?”
  吉泽目光灼灼看向老国王,“没有你的帮助,她不可能逃走,也不可能逃进悬天之塔。”
  老国王忽然努了,瞬息之间背后双翼狂震,飞到吉泽的面前,用剑面拍向吉泽,吉泽的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半边脸被打得青了,但他依旧直挺挺地站着。
  他的眼眶一润,“四年之前的日子,你也是如同今日一般,每次见到我就是打骂!”
  “就因为我是私生子吗?!”
  他怒吼。
  老国王气得摇头,“如果我想杀你,在你动手杀你那七个弟弟之前,我就已经动手了!”
  “你真的以为,那个时候的我,不能杀了你吗?我的儿子,我最杰出的儿子!”
  吉泽终于是明白了过来,老国王一直以来都是在装病,如果不是老国王默许,他根本没有机会杀他七个弟弟。
  他的双膝一软,差点跪倒在地,却是被那柄大剑扶住,没有跪下,“记住了,你将来是潘多拉的王,唯一的王,你的膝盖,不可能再触地!”
  “知道我在为什么生气吗?你应该将你七个弟弟的头骨,做成一条腰带的,但是在那之后,你并不敢承认你杀了你七个弟弟,连这点魄力都没有,凭什么让那只猫臣服?做什么潘多拉的王?”
  “还是在这个诸侯都心心念念想着叛乱的时代,凭什么成为平定全境的王?”
  “你既然明白我没得选,就应该知道,即便是没得选,我怎么可能不为你掩饰你杀掉弟弟的罪过?”
  “你要是早那么做了,那只猫,早就效忠你了,不过......”
  “你还有机会,你只要在王都战胜了霍格·里尼,那只猫,会愿意向你效忠的。”
  吉泽看向自己的父王,然后弯腰,“请父王教我!”
  “而且,那个霍格·里尼,到底为什么让父王如此看重?他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子爵,就算是在海面上,有着无敌的势力,那也只是海面,他的地盘,只是一个小岛!”
  老国王长出一口气,仿佛是在满意吉泽的表现,他回到王位上坐下,“那只猫看到了模糊的未来,在模糊的未来中,霍格·里尼扶持一位吸血鬼,成为了潘多拉的王。”
  “未来不可预测,它看到的,也只是那时预见的未来,已经看到了的未来,算不得数的,因为人会因为不满意这个未来去改变它。”
  “但是我们至少知道,那就是霍格·里尼,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吉泽点头,“我明白了父王,我会在王都战胜他的,堂堂正正的战胜他!”
  老国王点头,他继续安排着,“所以,你一开始对于紫熏香家族的试探,本来就是错的,其他的家族,未必是真的起了反心,但是紫熏香家族,必定是会造反的。”
  “甚至于,紫熏香那个老家伙在发现我们抵挡住了尼德鲁和那个所谓的凯撒之后,会愿意嫁出一个女儿给你,让你安心。”
  吉泽的双眼一闪,询问道:“那么父王,我应该怎么做?”
  老国王看向周围墙壁上的九大家族图腾,他的目光凝聚在夜枭的图腾上,“夜枭家族的起源魔物,由于你的调动失去了头颅,整个家族沦为无头骑士。”
  “夜枭家族的达克·烈西奥一直是我们王室的死忠,而他,女儿只有一个,还因为这个女儿太过杰出,阶位太高变成了无头骑士。”
  “你要知道,没有头颅的女人,是没有那么容易嫁出去的。”
  “你说,因为你的失误,导致了这个可怜的女孩嫁不出去,还是效忠我们王室的,你应该做什么?”
  吉泽低头,认真回答:“她应该成为潘多拉的王妃,我的妻子!”
  麦斯克在全力赶路,他终于是绕出了黑海岸的地界,十二个无头骑士,有十一个被钩索拉回去杀掉了。
  这些阶位不高的无头骑士,还无法将自己的灵魂转移到灵魂之匣中,心脏破碎便是死亡。
  此刻,他要前往距离自己最近的城堡,嗯,是其中一个无头骑士的城堡,他这一次为吉泽王子的尝试失败了,败的体无完肤,甚至是不知道怎么失败的。
  在黎明到来之前,在紫熏香伯爵的城堡宴会开始之前,他终于是赶到了这一座城堡之前,他看向周围,只剩下不到一百个狮骑士。
  其他的,要么跑散了,要么被擒住了,这是一次大败。
  到了这里,只要据守城堡,等待父亲的援兵,他就得救了。
  此刻的他终于是放下了最后的一丝坚持,希望可以在城堡中放松一会儿,这是一座防御强大的城堡,据险而守,一百人守五百人,完全不是问题。
  对方也因为一路追杀,只剩下五百人了。
  在他逐渐放松的时候,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城堡的一个窗口中,一个小女孩透过城堡的窗口看向狼狈的他,然后挥了挥手。
  “立旗!”
  下一刻,整座城堡,四面八方都是竖起了白狼旗,足足六十面旗帜迎风招展。
  白狼旗,霍格家族的白狼旗,他看向那个城堡的窗口,命令是从那里下达的,那是安德莉亚。
  麦斯克本是放松的心神,瞬间陷入绝望,甚至于两眼一黑,直接倒在了地面上。
  片刻之后,理隆追了上来,其他人失去了麦斯克的指挥,早就乱作一团,理隆放任麾下的骑士去收割战功,杀掉剩下的狮骑士。
  他走到麦斯克的面前,抬腿踢了踢麦斯克,麦斯克的双眼无神,丝毫不为所动,“呵,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运气不错,在这个时候被恐惧统治,要开启下一个魔物格了。”
  “可惜,这个时机太差了。”
  “绑上,这里距离紫熏香家族的城堡并不是很远,在紫熏香伯爵的宴会结束前,带到那里,给宴会助兴!”
  由于需要警惕雄狮家族的缘故,紫熏香伯爵的城堡,距离黑海岸和雄狮家族的领地交界处并不远,这里可以同时让紫熏香伯爵亲自监视着希尔德和雄狮家族。
  紫熏香伯爵的城堡。
  所有人都是在看着里尼,里尼思考着自己的立场,当他忽然发现理隆可能已经擒住了麦斯克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立场已经确定了。
  麦斯克可是吉泽王子手下第一忠犬啊。
  他和吉泽王子,早就闹掰了。
  而且,漫长的思考时间,也需要他说出足够分量的话,表明自己站在紫熏香伯爵这边,这里的五大家族这边。
  他伸手摸了摸下巴,很是平淡地说:“我想,我们或许需要换一个王储,我觉得,吉尔莉莉娜就不错,很容易看出破绽的小女孩,这样,对大家都好。”
  所有人都是一惊,他们只是想要打压一番吉泽王子,但是却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斯庄戈当即发问:“可是,那是唯一的王储,身旁都是厉害角色,难不成还可以暗杀不成?就算是暗杀,如果事迹败露.......”
  郭特·尼巫也是深沉着说:“会不会有一点冒险,当然,我很乐意看到这件事发生。”
  其他人也是疑惑不解,明显对他这个想法感到太过惊愕。
  里尼微笑,“这位王子和他的父王关系并不好,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他可以杀掉这位不喜欢他的国王呢?”
  “弑父弑君的人,可没有资格登上王座!”
  露雷笑,“我想,作为国王和吉泽王子之间缓冲的桥梁,国王之手应该可以创造这个机会!”
  ps:本书一天一章,但是不排除一万字大章,甚至于两万字大章,心情好,五万字也是有的呀,今天大章,求推荐求收藏,新书投资随便投,亏了算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