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9章 时光总是美好

  按照老爹的算计,我应该把钥匙交出去。
  但是可惜的是,我并没有钥匙。
  他也没有办法给霍格·班科说他没有钥匙,霍格·班科,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任何人的视角中。只要霍格·班科不找自己,自己就没有办法找到霍格·班科。
  一个能够把自己隐藏四十多年的老麻雀,没有那么简单。
  计划依旧只能按照原来的进行,第四方拥有钥匙,却没有箱子。
  第四方,同样需要想办法找到箱子。
  而这个找到箱子的办法,就是通过第三方和自己。
  自己是第四方的诱饵,让第三方暴露更多,然后得到箱子的位置。
  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多了,自己如今的目标,依旧是干掉那只乌贼。
  嗯,在干掉之前问出箱子的秘密,或者干掉的过程中,第四方自己得到箱子的秘密。
  无论如何,自己要得到箱子,这样才能和第四方交流。
  得,自己从找钥匙的任务,变成找箱子的任务了。
  还不能借助别人,借助守夜人去祖父的密室,从羊皮卷上寻找线索。
  难不成告诉守夜人,你看我身上有诅咒额,你看我没死额,为啥没死呢,因为这具身体里已经换人了啊!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第三方,如果第四方不出现,那么自己就宰了第三方,也就是那只大章鱼。
  这样一来,大章鱼死了,霍格·班科也死了,箱子的位置彻底没有人知道了。
  嗯,和自己原来要的效果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区别只是从做掉对方,变成抓住对方。
  看来葬礼之后,需要在乔菲的身上好好敲诈一笔了。
  乔菲毕竟是有希望继承伯爵之位的女人,她是个小富婆。
  “大人!”
  “大人!大人!”
  里尼抬头,福克斯正在呼唤他,里尼尴尬地笑笑,“抱歉,我太过悲伤了。”
  周围的人并没有起疑,兴许,他们的领主大人,又回忆起了霍格·班科一边大喊着‘北风呼啸!’,一边揍他的美好时光。
  霍格·里尼重新站在了码头上,安德莉亚站在霍格·里尼的旁边,两人都是穿着黑色的衣服。
  葬礼,不应该有鲜艳的颜色。
  福克斯在两人的前方,说着悼词,“我们最敬重的霍格·班科大人,他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海神的怀抱是最宽广的,如同大海拥抱陆地。”
  “在这个沉痛的日子里,霍格·班科,将重新回到海神的神殿.......”
  以下是冗长的祈祷词。
  足足十分钟,福克斯终于是说完了,所有的贵族和参加葬礼的人们都是送了一口气。
  “现在,开始告别。”
  一个贵族接着一个贵族将自己的鲜花放置在小船上,队伍排了很长,乔菲将自己的黑色的夜宴花放置在小船上,然后站在了不远处。
  最后一个前来告别的,是瘸了腿的斯摩克·芬格尔。
  “大人,助你在新的征程上一帆风顺。”
  里尼本以为斯摩克·芬格尔知道什么,忽然想起这只是葬礼上最常用的一句话。
  潘多拉的人认为死亡,是另外一种新生。
  里尼回到了城堡,给福克斯交代了一番怎么造纸,让他注意那个满是芦苇絮的池子,便是带上了理隆,前往灯塔了。
  骑着马,走在半路上,里尼回头,看向一棵大树,“乔菲小姐,相信我,你并不想见到碧蓝岛的守护者。”
  “每个家族,都有着每个家族的秘密。”
  大树背后没有动静。
  “窥探别人家族的秘密,是一种冒犯。而你对我的每一次冒犯,都将让你城堡里的金刀少上很多。”
  里尼说完,便是继续纵马前行,他和理隆来到一片密林中,将两匹雪原马拴住。
  接着夜色,两人来到了灯塔旁。
  在灯塔的顶端,有着一团烈火正在燃烧。
  灯塔发光。
  这就是灯塔的意义,在黑夜中指明方向。
  两人顺着灯塔的阶梯向上,来到灯塔的顶部。
  盖弥正在全神贯注的画着一幅画,理隆走到画前,可以看得到画上的自己,正一镰刀砍下了乔治的头。
  画上的动作,和自己当时的动作一模一样。
  “盖弥先生,你当时离开了战场吧?哦,对了,蜡烛,你后来又去了那里。”
  盖弥点头,看向里尼,微笑赞叹,“不得不说,里尼少爷对于尸体的处置很妥当。”
  里尼疑问:“怎么了?”
  盖弥解释着,“烧掉尸体,可以有效避免瘟疫。毕竟很多和瘟疫有关的魔物,都需要新鲜的器官作为仪式的祭品。”
  原来这个世界,带来瘟疫的,不是细菌,而是魔物。
  里尼询问更详细的部分,“瘟疫,也是类似于一种污染?”
  盖弥点头,“需要祭品献祭的魔物,都是和更强大的魔物产生共鸣,更强大的魔物,会在那里带来强大的污染,这就是为什么危险种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原因了。”
  盖弥打了一个响指,楼梯层次变化,变出另外一条向下的阶梯。
  “我改变了打开门的方式,这个方式,是不是更简单?”
  里尼笑了笑,“总比你之前那一句‘变成你本来的模样’要好。”
  盖弥耸耸肩,拿着蜡烛下去。
  里尼跟上,理隆则是跟在了里尼的身后。
  走了一阵,路过了镜子,那一座高塔再次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不过刚刚出现,里尼就听到了拉克丝小姐的声音,“里尼少爷,您可算是来了!”
  盖弥朝着里尼尴尬地笑了笑。
  “那么,拉克丝小姐,是不是应该去给里尼少爷和理隆,准备两杯咖啡呢。”
  拉克丝飞快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黑色的乌鸦从黑塔的顶端落下,落在了里尼的肩膀上,亲昵的啄了啄。
  从黑塔中,穿着黑羽长袍的守夜人再次出现在里尼的眼前,里尼起身,行了一个贵族互相之间的问候礼,“阁下。”
  守夜人点点头,然后来到里尼的身旁,指了指长桌最前端的位置,“里尼少爷,请坐。”
  四人围着一张长桌坐下,守夜人坐在了里尼的对面,而理隆则是和盖弥坐在了长桌的两边。
  拉克丝小姐很快端来了咖啡,咖啡放置在桌子上。
  五个人,四杯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