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48章 血雨下的黑雾

  岸上长长的木板通道上,斐裂和福劳尔带着火把朝着城堡前进,他们的心里都有着心事,他们不知道里尼到底在想着什么。
  斐裂忽然停住,引来福劳尔的目光,费裂眼中闪过一抹神采,“我明白了,领主大人是想要留下这些船,布置陷阱!”
  福劳尔也是眼中一亮,霍格·里尼,他们的领主大人并不蠢,相反,他们的领主大人将一切都玩弄在手掌中。
  所以里尼这么做,必定是有理由的。
  而布置陷阱,便是他们想出来的理由。
  想到了这一点,两人加快了步伐,“快,跟我过去放火,烧掉一切!”
  在地面上,满是骑士和士卒的尸体,这些尸体已经变得残缺不全,可以看得出狼人们的凶残。
  火焰还没有升起,天空忽然下起雨来。
  那是一朵深黑色的云,从云端,落下一滴滴猩红的雨水。
  红色,瞬间笼罩整个城堡,这是一场血雨。
  血红色的雨水和地面上的鲜血汇聚在一起,里尼站在船头的甲板上,他伸出手,接住一滴雨水,而后,皮手套如同被小刀割了一刀,在他的手心,出现一条细小的伤口,鲜血渗出来,没有任何结痂的趋势。
  里尼的眉头微微皱起,看来,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个世界,有着大量神奇的魔物。
  血雨落在身躯上,如同小刀割裂人的身躯。
  理隆他们有着狼人血统,应该撑得住,但是斐裂和福劳尔手下的骑士,可能就无法撑住了。
  而且血雨的特性,似乎是无法愈合!
  还真是诡异的效果。
  盖弥打着一把伞出现在里尼的身旁,用伞将里尼遮住,“守门人大人,这是危险种的魔物,猩红之雨,它的污染效果,足以让普通人走向死亡。”
  里尼点头,“意思是说,斐裂他们撑不住的?”
  盖弥点头,“这血雨的效果,普通的骑士自然是撑不住的,但是铠甲有一定的抵御效果,只有血雨与人的身躯碰到的第一时间会有刀割般的效果。”
  “不过,长时间呆在里面,注定只有死路一条。”
  里尼询问:“他们能活着走出血雨的范围吗?”
  就在这个时候,里尼忽然听到了船舱中传出守夜人的声音,“拉克丝,咖啡。”
  里尼看向船舱,守夜人端着拉克丝泡好的咖啡出现,果然,咖啡对于守夜人似乎是有着特殊的作用。
  端着咖啡,守夜人下船,朝着岸边走去,他行走在血雨中,血雨落在他的黑羽长袍上,而后顺着羽毛落下,黑羽长袍,并没有被割裂开。
  里尼猜测这和守夜人的阶位比较高有关。
  里尼看向旁边打伞的盖弥,“守夜人这是在做什么?”
  盖弥笑着说,“卡赫拉带来的职业是验尸官,但是卡赫拉不仅仅代表着验尸官,它还有着部分外科医生的能力。”
  里尼看向远处的守夜人,心说这个家伙深沉了这么久,感情好是个奶?
  守夜人端起咖啡放到嘴边,淡淡地喝了一口,下一刻,里尼看到了漆黑的烟雾从他的身躯之上升起,然后缠绕在他身边的死尸上。
  烟雾遇到死尸,如同是遇到了养分一般,迅速扩大,烟雾向着城堡推进,一路上吞噬着所有的死尸,烟雾一路蔓延,一路壮大。
  黑色的烟雾笼罩了方圆一里的地面,理隆忽然发现,自己的皮毛上的伤口,在遇到这黑色的烟雾之后,竟然是开始愈合!
  是自己人来了,那么,会是谁呢?
  他看向深邃的烟雾中,只见一袭黑羽长袍逐渐向着他走来,守夜人的双眼,似乎是变得精神了不少,他的手中,端着一杯咖啡。
  只是看到一眼,理隆的心中就升起一阵恐惧感。
  守夜人并没有多说,只是淡淡说:“尽快。”
  理隆点点头,带着麾下的骑士,朝着城堡的宝库行去,忽然有骑士来禀报,“骑士长,在城堡的地窖中,有着一扇铁门!看样子像是一个藏宝库!”
  理隆带着人朝着城堡的地窖走去,在地窖中,果然有着一扇铁门,铁门上了锁,理隆毁起手中的镰刀,既然是没有劈开这扇铁门上的锁。
  他走到锁前端详着这把锁,“是上好的材料,一般的武器,根本无法劈开这把锁,要是肯定在葛文的身上。”
  “该死的,要如何才能打开这把锁?”
  卡赫拉忽然朝着他飞来,落在他的肩膀上,卡赫拉开口,从中吐出一个扭曲的灵魂,灵魂看起来是个比较猥琐的瘦子,“呵,都什么时代了,还在用这种垃圾玩意儿!”
  瘦子的灵魂朝着左右看了一眼,然后穿过了墙壁,进入了铁门之后,片刻之后,瘦子灵魂从铁门中出来,拿着一根细长的金丝。
  将金丝插进锁孔,不过片刻,这把锁已经是被撬开。
  瘦子灵魂看了理隆一眼,“嗯,霍格家族的象征,狼骑士!”
  瘦子灵魂伸手摸了摸卡赫拉的头,“卡赫拉,谢谢你将我唤醒。”
  然后瘦子的灵魂就被卡赫拉一口吞下。
  理隆曾经见过卡赫拉吐出大量的灵魂,那些灵魂,都是乌鸦爵士麾下死去的骑士。
  如今卡赫拉换了主人,卡赫拉腹中如今的灵魂,应该都是守夜人的亡去的故人。
  守夜人的强大,还真是令人瞠目结舌啊。
  周围的狼人们看向理隆,等待着理隆的命令,理隆伸手推开门,满目所见,具是璀璨一片,珠光宝气。
  他挥动自己的爪子指向宝库,“全部搬走!”
  狼人们冲了进去,抱起一个个巨大的箱子,就是朝着舰船后面的商船冲去。
  甲板上,斐裂带着恐惧前来询问里尼,“大人,我们需要在对方的船上,设置陷阱吗?”
  里尼想就这样留下敌人的舰船,意图确实太明显了,而且,斐裂他们这些普通人,留下的陷阱难不成还真的能破坏舰船不成?
  于是他点了点头,“不要彻底破坏这些舰船,要让它们可以航行,去吧。”
  在不远处,里尼看得到狼人们抱着一箱箱财宝,朝着商船冲去,将宝箱放在了商船上,而后又冲了回去。
  有着守夜人黑色烟雾的阻碍,血雨已经不能继续对他们造成伤害,狼人们大步狂奔,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爪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