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4章 谁的惊喜

  安德莉亚终究是回来了,收到了理隆寄过去的信,在准备了一天之后就回来了。
  霍格·里尼在碧蓝岛港口去接安德莉亚的时候,安德莉亚还有些木讷,或许是因为太过悲伤无法接受吧。
  安德莉亚是一个比里尼矮一点点的女孩,有着一头橘红色的长发,脸蛋可爱,比里尼小了两岁,今年十五岁。身子还没有彻底长开,看起来像是一个青涩的苹果。
  这个年纪,在这个时代的贵族小姐中,已经是婚配的年纪了。
  为了躲避克莱儿太太的相亲安排,安德莉亚去大陆求学去了。
  她还是无法放弃自己的海盗梦。
  在见到霍格·里尼的那一刻,安德莉亚愣了很久,然后一头扑进了里尼的怀里,“哥哥!”
  安德莉亚伏在霍格·里尼的怀里哭泣,泪珠扑簌簌地往下掉。
  里尼伸手轻轻拍着安德莉亚的背,“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哥哥还在呢。”
  旁边忽然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里尼少爷,安德莉亚这三天,可是都一直这样,看到你之后,她才哭了出来,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呢。”
  里尼的目光转移到这个女孩的身上,“你是?”
  一头金色的长发微卷,一张脸颊明媚地如同和煦阳光。穿着淡黄色的薄裙,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如果说安德莉亚是青涩的苹果,那这个女孩便是成熟的水蜜桃,浑身散发着女性的荷尔蒙气息。
  女孩微微弯腰,双手合并下压,朝着里尼行了一个贵族礼节,“里尼少爷你好,我是紫熏香伯爵的女儿,乔菲。”
  里尼故作惊讶的表情,连忙回礼,“我是霍格·里尼,乔菲小姐,你好。”
  乔菲盈盈笑着,“我的父亲听闻霍格·班科子爵的事情,也很是难过,所以让我前来探望。”
  里尼双眼微微一闭,长叹一口气,“这确实是一件悲伤的事,我亲眼,哦,不,现在不应该说这些,乔菲小姐,请等一下,我安慰一番安德莉亚,再带你去城堡,抱歉。”
  乔菲并不怎么介意,“这都是应该的,里尼少爷。”
  安德莉亚哭了一小会儿,这才松开里尼,她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里尼捧着安德莉亚的脸颊,轻声安慰,“安德莉亚,以后有哥哥在呢,不要害怕。父亲,只是回归了海神的怀抱。”
  安德莉亚微微点头,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分外可爱。
  带着一路辛苦的乔菲来到城堡,不过刚刚走进城堡,耳边就传来了克莱儿太太的声音,“哎呦,这是乔菲吗?都长这么大了,快让我看看。”
  克莱儿太太挽住乔菲的手臂,领着乔菲便是走了,“里尼,你和妹妹交代一下,我来照顾乔菲小姐。”
  克莱儿太太拉着乔菲刚走,安德莉亚忽然变了脸色,“里尼,以后我来率领碧蓝岛骑士团!”
  里尼露出一个微笑,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妹妹啊,可是,我可爱又愚蠢的妹妹,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将手中的权力交给你?“我本以为,你会想要船队的。”
  安德莉亚摇头,“船队已经沉入大海了。”
  里尼问:“难道我们碧蓝岛,可以失去船队?就算是碧蓝岛失去船队可以生活,紫熏香伯爵也不会同意的。”
  说着,他的目光朝着乔菲瞟了瞟。
  安德莉亚明白了乔菲的来意,鼓起腮帮子,“可那是以后的事,现在,我就要率领骑士团!”
  骑士团是现在碧蓝岛上最为强大的力量。
  小丫头调皮的很,如今已经接受了父亲的死亡,开始想要从懦弱的哥哥手中接过权力了。
  里尼的手指微微一弹,丝线牵扯着一柄银色的匕首从安德莉亚的袖子里飞出,“所以,你是想要用这柄匕首来威胁你的哥哥,碧蓝岛唯一的统治者吗?”
  可惜,已经不是以前的霍格·里尼了。
  安德莉亚的眼皮微微一跳,“那是可以伸缩的匕首,我就想吓吓你。”
  安德莉亚已经怂了,她的哥哥,似乎变得不一样了,她面对哥哥的时候,竟然有面对紫熏香伯爵时的感觉,此刻的里尼,远远比霍格·班科更加威严。
  里尼指了指理隆,“你可以问问理隆,他效忠的是谁。”
  安德莉亚用最后希冀的目光看向理隆,发现理隆并没有任何变化,“什么嘛,哥哥有什么好的?”
  理隆扭头,看向远处花园中的乔菲和克莱儿太太,克莱儿太太和乔菲有说有笑,时不时还指指里尼,乔菲笑得花枝招展,不过乔菲却是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这时,理隆忽然提醒,“大人,乔菲小姐,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里尼微笑,然后安排着,“今天的晚宴结束得早一点,给这位优雅的小姐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我也想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
  理隆问:“所以骑士们?”
  里尼的五指微微抚动,如同波浪翻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理隆皱眉问:“这是什么意思?”
  里尼忽然想起这里没有这句话,“看到了,就当做没有看见。”
  理隆点头,“是,大人。”
  “霍格·里尼!”安德莉亚叫喊着。
  里尼看向这只发怒的小母猫,“你想要将我们霍格家族的秘密,袒露在乔菲眼里吗?她会告诉紫熏香伯爵的!”
  里尼伸手揉弄安德莉亚的头发,“我倒是想知道我们霍格家族的秘密是什么。”
  安德莉亚想要继续说话,却是被里尼的食指封住嘴唇,“想要船队吗?我的妹妹。”
  安德莉亚点了点脑袋。
  里尼继续说着,“那我给你一个任务,带上一些礼物和银刀,去那些死在海难中的船员家属家里,慰问一番。”
  安德莉亚点了点娇俏的下巴,“我明白了,你这是要得到他们的忠诚!”
  里尼摇头,“不,我的妹妹,是你得到他们的忠诚,子爵的妹妹,何等尊贵的身份,去亲自关心他们这些平民,他们一定会感激不已的。”
  安德莉亚点头,“好的哥哥,我这就去哥哥!”
  蹦着跳着,安德莉亚已经是去找福克斯先生了。
  理隆问:“大人,真的要将船队交到安德莉亚手里吗?小姐,还有些......嗯.......年幼。”
  他纠结了很久,终究没有说出什么难听的词汇。
  里尼笑了,“你觉得,那些船员的家属,会觉得她是被谁派去的,安德莉亚的话,他们会完全相信吗?而且,安德莉亚,真的拥有随意支配城堡金钱的权力吗?”
  理隆点头,“是的,他们只会以为是大人的命令,而小姐只是调皮。”
  里尼的目光投向乔菲,而乔菲顺着克莱儿太太的手指,同样是看向里尼,两人的目光在这一刻相遇,四目交接,一时之间移不开,因为他们期待着对方给自己一个惊喜。
  或许是他的惊喜,或许是她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