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95章 清醒梦境

  露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蔷薇王国和潘多拉王国一直不和,他们自诩花派,自然是看不惯我们这些兽骑士统御的潘多拉。”
  乔菲也是说:“不就是没有狂化的危险嘛,还说什么狂派花派。”
  有些魔物,比较温和,不会有狂化的危险,比方说蔷薇王国的魔物掌控者,他们契约的魔物,就没有狂化的危险。
  露雷说:“应该是大人的安德莉亚号有着海上无敌的名头,蔷薇王国在海上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害怕大人发展起来,所以准备现在就过来荡平碧蓝岛。”
  尤丽阁询问:“一艘安德莉亚复仇号,能够挡得住蔷薇王国吗?他们这兵力,已经可以称作国战了!”
  乔菲和露雷都是沉默。
  露雷伸手拍了拍灯塔的栏杆,“若不是蔷薇王国全是海岛,我绝对要带着家族的骑兵,踏平他们!”
  尤丽阁冷笑,“看来,我们这位新兴的霸主,没有机会成为国王之手了。”
  乔菲的手摸向自己的裙角,逐渐捏紧,她在担心。
  察觉到自己的动作,她连忙松开,真是的,为那个无情无义的家伙担心个什么呢?
  在岸边传来马蹄声,理隆带着数百骑士,已经是赶了过来,他们在港口前列队,随时准备迎击来犯的敌人。
  理隆伸手摸索着自己腰间的剑柄,他问了一句,“平民全部送回去了吧?”
  很快有骑士回应,“已经全部送回去了,已经下了禁令,不让他们出门了。”
  理隆点头,平民在这里太危险了,只是危险种的污染,就足以致命。
  他脱下身上的铠甲,解下座狼背上的大包,然后朝着背后喊了一句,“全军魔物外显,狼人形态,披甲!”
  一个个骑士下马,脱下身上人形态的铠甲,然后从另一匹马上取下铠甲,“嗷呜!”
  圆月之下,狼嚎之声,豹子咆哮的声音不绝于耳。
  就在这个时候,在碧蓝岛的左边,一艘长达五十米的恐怖怪物,已经是迎风而来。
  灯塔上的三人看向那长达五十米的战船,瞠目结舌。
  露雷有些惊讶地说,“虽然我是个陆地领主,但是我还是知道,五十米长的船,得要多大的木头做龙骨啊?”
  乔菲想着一直以来黑海岸都在大量秘密采购钢铁,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然而她最疑惑的是,“不会沉吗?”
  木头比水轻,自然不会沉,但是钢铁,可以比水重得多啊。
  这玩意儿如果全是钢铁打造,是怎么浮起来的?
  待得这艘庞然大物近了一些,他们可以看得到,外面有着木纹,嗯,是木船。
  乔菲自以为明白了,他是用钢铁做的龙骨。
  五十米长,十多米高的巨舰驶来,让所有人都是为之一振,可是,这还是只有一艘啊。
  尤丽阁疑惑着,“未来的国王之手,真的准备用一艘船去迎战三十艘?”
  “明知是输,还要迎难而上,还真是忠心为国啊!”
  “他死之后,我会告诉公主他的英勇的,想来可以追封他一个伯爵。”
  乔菲看向安德莉亚复仇号的船头,霍格·里尼穿着一身铠甲,背后披着披风,正在迎风操控着安德莉亚号的方向。
  此刻她更奇怪的是,“这艘船为什么速度这么快?”
  露雷点点头,“不错,这是迎风,速度还能这么快,当真是奇怪。”
  他看向船帆,奇怪地令人发指,从未见过这样的船帆,“应该是这奇怪的船帆带来的吧。”
  镇子上,斯摩克的房门忽然被敲响,斯摩克打开门,来人是一个背着鱼竿的白发老家伙,他的腰间挂着一个鱼篓。
  他的手里提着一瓶酒,斯摩克的两眼露出神采,他张开双手,和来人拥抱在一起,“奥尔伯格,我们可是有很多年没见了!”
  奥尔伯格有些感叹,“大少爷死了之后,我们就没再见过了。大少爷死了之后,大人变得更加深沉了。”
  斯摩克拉着奥尔伯格在房间中坐下,“这么久没见,可要好好喝上几杯!”
  奥尔伯格哈哈大笑,“要是没事,我绝对和你喝上三天三夜!”
  斯摩克疑惑着询问,“是蔷薇王国的小家伙,来的是蔷薇王国的海军上将?”
  奥尔伯格摇头,“不是,是亚提分,只是个海军中将而已,致命种。”
  斯摩克呵呵一笑,“一个致命种,也需要你亲自出手?”
  奥尔伯格无奈苦笑,“大人说过的,现在要蛰伏,所以这个亚提分要死于意外。”
  斯摩克询问:“大人只让你对亚提分下手?”
  奥尔伯格点头,“是的,大人想要看看里尼少爷的实力,除了亚提分,其他人都不会有事。”
  斯摩克并不怎么在意,“是要死些人的,死了人,心态就会有变化,少爷能早些成长起来也好,未来的那个位置,不是那么容易坐的。”
  奥尔伯格随手拿过两个杯子,倒了一杯酒递给斯摩克,“你是说凯撒?”
  斯摩克点头,“凯撒,可没有那么容易低头。”
  “他是年轻人,不像我们,我们已经老了,可凯撒不一样,他还年轻,他的心中流淌着热血,或许还有些其他的想法。”
  奥尔伯格怒了,“现在七海之内的海族,有很多都瞧不起少爷,他们觉得凯撒比少爷更适合那个位子。”
  “可是,那能怪少爷吗?大人让少爷蛰伏,是为了天启之门!”
  “只有开启了天启之门,我们湛蓝海,才有着成立君国的实力!”
  “没有天启之门,我们拿什么来抵挡那些自诩正义的花派?”
  斯摩克沉吟片刻,“可是那些,还不是他们可以知道的,少爷唯有亲手推开天启之门,然后活着走出来,才可以得到七海海族的认可。”
  “这也是大人,留给少爷的考验。”
  奥尔伯格摇头,“你以为大人留给他的考验只是这个?呵,他只是还没有到死的时候。”
  斯摩克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鹜,“你说的他,是少爷?”
  奥尔伯格微笑,“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现在的少爷还是不是少爷,还不知道呢。”
  “永生之七·扎西德勒打开之后,我们便知道了。”
  “毕竟,清醒梦境这种东西,我们谁也没有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