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60章 雨夜的白玫瑰

  白马践踏着绿草,穿过一望无际的草原,在骑士的身前,出现了一座深幽的城堡,城堡上有着黑色的藤蔓缠绕。
  这是潘多拉王国,唯一一位大公,达克·烈西奥的城堡。
  骑士在城堡前下马,将白色的战马拴在城堡前的一棵树上,朝着城堡走去。
  片刻之后,老迈的烈西奥亲王,坐在城堡大厅的中央,接过了骑士的来信。
  在他的背后,一尊巨大的黑色夜枭雕像。
  他打开信,粗略地看了一眼,便是直接将信纸送到燃烧的蜡烛上,他看向骑士,不冷不热地说:“吾王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了,我会亲自前往紫熏香伯爵的城堡,试探他的。”
  骑士弯腰行礼,退出了城堡。
  夜晚降临,一辆马车从城堡中驶出,没有人驱使拉着马车的马,但是马却是如同知道方向一般,开始奔跑,跑着跑着,战马的背后伸出双翼,拉着马车直飞天空。
  就在马车离开后不久,一场大雨紧接着来到城堡,大雨笼罩了城堡,洗刷着这些藤蔓。
  城堡的仆人们开始处理漏水以及搬运东西,避免被雨水打湿。
  整个城堡乱作一团,一个女仆抱着一件兽皮大衣走到大厅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她又说不出。
  她走进城堡,开始细细端详着周围,忽然发现大厅中央的长桌上,有着一朵白色的玫瑰。
  白玫瑰上面,还有着些许雨水。
  她顺着白玫瑰的方向,朝着达克家族的家徽看去,只见巨大的夜枭雕像,失去了它的头颅。
  “啊~!”
  惊恐的吼叫传遍整个城堡,而在这时,漫天的大雨,也在这一声吼叫之后骤然停下。
  深夜,索伦的城堡,在城堡的窗台上,紫熏香伯爵站在里尼的身旁。
  里尼看向远处的夜空,“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大人居然会来到这个地方。”
  紫熏香伯爵微笑,不过却是没有说里尼,“不用藏了,出来吧,乔菲。”
  从窗台之外,一双肉翼划过两人的中间,落在了房中。
  紫熏香伯爵淡淡开口,“乔菲,去准备一些酒水,我要和里尼好好喝上一杯。”
  乔菲乖乖点头,很明显,紫熏香伯爵的威严,让乔菲只能俯首,“遵命,父亲大人。”
  待得乔菲再次回来,端着托盘,给里尼和紫熏香伯爵各自递上一杯红酒,紫熏香伯爵这才开口,朝着里尼说:“祝贺你,年轻的勇士,你直接奠定了战局的走向。”
  里尼微笑,碰了碰杯,却是没有喝下,“碧蓝岛太穷了,我也是没有办法。”
  紫熏香伯爵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记得乔菲说过,所有的战利品都归你,所以,你才打得这么卖力吗?”
  里尼点头,“是的,我的大人,紫熏香家族,一直言出必行,我自然是信得过紫熏香家族的信誉的。”
  紫熏香伯爵的双眼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所以,你拿走你的战利品,我拿走我的。那么,里尼觉得,我应该得到多少呢?”
  里尼思考了片刻,“确实,我借了紫熏香伯爵大人的威势,所以才能让希尔德伯爵决定谈判。”
  里尼有些玩味地看向乔菲,“那么,让新的希尔德伯爵,册封乔菲为他麾下的子爵,您觉得怎么样?”
  紫熏香伯爵静静盯住了里尼,双眼中似乎有着闪电划过,然后他旋即大笑,“哈哈哈哈哈,里尼,你真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你比我想象的要更出色。”
  “我明说吧,我有三个女儿,你喜欢哪一个?”
  里尼愣了片刻,然后微笑弯腰回礼,“我的大人,男人的功业,不应该建立在女人的身上。”
  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我霍格·里尼,现在还配不上您的女儿,您还是找别人吧。
  紫熏香伯爵点头,“如今王室在忌惮一个人,所以王室想要真正统一整个王国,将那些拥兵自重的侯爵以及伯爵全部斩除,希尔德伯爵,便是第一个。”
  “所以,王室放任我任意攻打希尔德,我可以削弱希尔德,但是却不能吞并他。”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里尼皱眉,“那么大人,我们要如何才能继续增强自己的实力?大人不会是第一个,但难保不会是最后一个。”
  “又或者。”里尼给紫熏香伯爵出了个主意,“您用一个女儿和王室联姻,这样的话,王室就会放心让您吞掉希尔德伯爵的疆土了。”
  紫熏香伯爵摇头,“他们知道,只有乔菲在我心中的分量最重,所以,他们只想要乔菲。”
  “可是,乔菲在我心中太重了,我给不出去。”
  “你说的对,男人的功绩,不能建立在女人身上,自然也不能是卖女儿。”
  “我紫熏香家族女儿的婚姻,只看她喜欢不喜欢。”
  里尼忽然说:“其实不然,您现在无论是投向王室还是侯爵们,他们的优势都会剧增,所以,王室现在根本不敢动您。”
  “若是王室不让您吞掉这块已经到嘴的肉,王室难道不害怕您倒向侯爵们那一方吗?”
  紫熏香伯爵忽然眼中一亮,“你若不是我的封臣,还真是出色得让我想要杀了你。”
  “去吧,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我还挺期待一个堪比伯爵势力的子爵出现的。”
  里尼弯腰,朝着紫熏香伯爵再次行礼,“谢大人。”
  紫熏香伯爵的身体中飞出一群蝙蝠,蝙蝠飞出城堡,在原处,紫熏香伯爵的身躯已经消失。
  里尼似笑非笑看向乔菲,“我倒是没有想到,你在紫熏香伯爵心中的分量居然会这么重。”
  乔菲白了里尼一眼,“你想多了,他只面对大姐二姐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他刚刚这么说,是因为他早就已经想好了,要站在中间两边获利,否则,我早就被他送到王宫了。”
  里尼低头看向囚笼中的希尔德·林博,“这么说来,除非王室出现优势,否则,他是不可能将你嫁出去了。”
  “话说,你没有告诉他,我的父亲可能没死吗?”
  “如果他知道这个消息,他可不会在这里和我侃侃而谈。”
  乔菲点头。
  里尼目光灼灼看向乔菲,“为什么?”
  乔菲开口,“这是我欠你的。”
  里尼哂然一笑,“是时候给希尔德伯爵写信,沟通怎么谈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