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7章 雪夜之舞

  最让人厌烦的是,现在的霍格·里尼,带来的那个木偶,竟然是来向自己学跳舞的!
  疯子,这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她看向霍格·里尼,并不是狂派的疯子啊。
  狂派,会因为无法压制心中的邪恶念头,永远保持在狂化状态,也就是魔物外显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魔物的特征会全部显露,如果她狂化了,那么她就会一直保持吸血鬼的状态。
  本来就是疯子吗?
  但是霍格·里尼的优雅,让她觉得对方并不是一个疯子。
  一个,优雅的疯子?
  阿木在这个时候抬头,“姐姐,你会跳舞吗?”
  乔菲简直不知道说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跳舞?
  乔菲从她的长皮靴中摸出一柄匕首,正当她想要行动的时候,忽然发现手腕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看向自己的手腕,如同被割开一般,留下了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由于剧烈的疼痛,她无法握住手中的匕首。
  是丝线,极细的丝线!
  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她的四肢,已经全部缠绕上了这种丝线。
  丝线收紧,将包裹着骨骼的血肉全部切开,而后绑在了自己的骨骼上。
  剧烈地疼痛,让她的嘴角剧烈抽搐,就在这时,丝线牵扯着自己开始动作,鲜血蔓延之下,她看向对面的霍格·里尼,只见他轻笑,“阿木,看好了,这位姐姐要开始跳舞了。”
  里尼的手指开始舞动,乔菲如同一个木偶般开始跳舞,跳着一支僵硬的舞蹈。
  阿木长长的手鼓掌,乔菲看向远处的里尼,两人如同是隔着十米,合跳着一支舞。
  霍格·里尼的动作快捷而富有力量,舞姿在这鲜血盛放之下,竟然是有些迷人。
  就在这时,在地道之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声狼吼。
  “嗷呜.......”
  声音有些凄厉,还有些瘆人。
  乔菲看向霍格·里尼,这个家伙,到底在酝酿着什么,这里,怎么可能会有狼人?
  而且是,大量的狼人。
  然后霍格·里尼并没有停下和乔菲的舞蹈,甚至是,一步步逐渐靠近。
  乔菲看向透过霍格·里尼的肩膀,看见了一双白色的双眼,那双眼睛,长在一个狼头上,两米多高的狼人,正在剧烈的喘息。
  一只,浑身白色皮毛的狼人。
  但是,这狼人的身上,有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她的嘴角微微张开,“死侍.......致命种污染的死侍!”
  狼人朝着他们奔跑,乔菲大喊:“霍格·里尼!你的背后有着死侍!”
  然而霍格·里尼并没有理她,只是在继续跳着舞。
  她如同一个木偶般被牵扯着,陪着霍格·里尼继续跳舞,甚至是,即将死在狼人的爪下。
  就在狼人快要跑出甬道的时候,它的身躯忽然被分割成数块,一块血肉,落在两人之间,被霍格·里尼一个轻轻地踢腿,踢出了舞池。
  “乔菲小姐,跳舞的时候,就不要分心了。”
  乔菲的浑身开始颤抖,诡异无比的丝线,看起来如同小孩的木偶,专心跳舞的霍格·里尼,被分尸的狼人死侍。
  她无法将这些元素放在一起,但是现在却是诡异地出现在了一起。
  从她的手中,黑色的乌鸦挣扎开,震动双翼,朝着甬道之外飞去。
  这个时候,霍格·里尼忽然看向她,“它确实很可爱,不是吗?”
  说完,霍格·里尼闭上了双眼,似乎是开始继续享受着舞蹈带来的愉悦。
  乔菲的双眼抚上一层死灰.......
  原来一切早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黑色的乌鸦朝着甬道之外飞去,在地道之中,它看见了一双双白色的眼睛。
  它飞出地道,在地面上,竟然是有着皑皑白雪,足足半米厚的白雪,覆盖了整座城堡,而在城堡之外,是白茫茫的一片。
  乌鸦朝着城堡的顶端飞去,落在城堡的圆顶上,它看向四周,白雪开始隆起,一只只雪白皮毛的狼人从白雪中爬了出来,朝着地道汇聚而去。
  骑士,克莱儿太太,安德莉亚,理隆,男爵们,都不见了。
  这里并不是城堡,在打开那扇门的时候,他们就进入了另外一个地方。
  类似于镜界吗?里尼想着这个问题。
  就算是镜界吧,那么现在,他应该是进入了他祖父的镜界中,这里,有着大量的狼人,听乔菲的语气,似乎是一种名为死侍的东西。
  那么,在这里,又该怎么出去呢?
  这铺天盖地的狼人死侍,好像没那么容易杀光啊。
  看来,我的祖父,当年活着的时候,真的很强大,拥有着驾驭群狼的力量。
  如果真的是镜界,那么,应该有一片镜子,走过那一面镜子,便可以离开。
  黑色的乌鸦开始寻找着城堡中的镜子,黑色的羽翼扇动,滑翔在城堡的房间之中。
  如果找不到,那岂不是要死在自己的家里?
  还真是有意思的死法,自己的祖父,时隔数年,莫名其妙杀了自己的孙子,想来当年祖父都没有想过这个意外。
  乔菲看向里尼的背后,已经有三具狼人的碎尸出现了。
  在那三具狼人碎尸之后,可以看得到一根根丝线染血,血液的粘稠,让她看得到这些丝线。
  这些丝线,密布在整个甬道之中,保证可以将所有的狼人死侍分尸。
  所以,霍格·里尼的能力,是丝线?
  丝线开始流动,在墙角摩擦,将丝线上的鲜血全部擦掉,保证难以看见。
  乔菲回头,看向霍格·里尼,忽然发现,霍格·里尼的手搭住自己的肩膀,拦住自己的腰,而自己的手,则是搭在对方的肩膀上。
  霍格·里尼撤走了自己身上的丝线。
  她失去了丝线的牵扯,伤势让她站立不稳,朝着地面倒去。
  霍格·里尼伸手,揽住她的腰,稳稳地抱住她,如同一曲终结,最后的临终一拍。
  跳舞结束了,阿木在拍手,“里尼,原来这就是跳舞吗?真的很有意思,可惜,阿木还没有学会。”
  乔菲的手腕,鲜血逐渐凝固,她是血族,拥有着控制鲜血的力量,并且,血族有着强大的恢复能力。
  乔菲的伤势逐渐好转,她伸手拂上霍格·里尼的胸膛,“里尼少爷,我现在,或许可以杀了你。”
  霍格·里尼微笑,发出了邀请,“要试试吗?”
  乔菲的双眼眸光微微一颤,摇头,“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