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9章 失踪的桶塞

  这一段路,并没有那么好走。
  里尼并没有想着让理隆带人进来,这只是让理隆找死。
  嚓嚓嚓......
  有利刃划过地道的砖石。
  城堡之外,黑色的乌鸦朝着地道飞去,而后很快进入地道第三个转角的暗门中,不过刚刚飞进暗门,乌鸦便是朝着甬道外飞去。
  在乌鸦的双眼之中,一个浑身穿着铠甲,手中握着一把巨大镰刀的狼人,正骑着一匹三米长的白狼,朝着甬道而来。
  这似乎不仅仅只是狼人了。
  好像是诡秘种。
  在这个世界,魔物的阶位,并不绝对代表着强弱。
  就好像卡赫拉是高危种,但是守夜人的阶位,却只是危险。
  靠着阿木的诡异能力,里尼觉得自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达到诡秘阶位的实力。
  至少这些普通种的狼人,在自己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可是这浑身披甲的狼骑兵,却是让里尼有些无从下手。
  还好的是,这全身铠,并没有覆盖到双眼之上。
  狼骑兵的巨大镰刀刀刃落在地面上,在地面上滑行,巨大的狼嘴中,是长达一寸的犬齿。
  只是瞎掉双眼,并不能让里尼觉得保险,他一向喜欢稳妥。不过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黑色的乌鸦转身,朝着白雪城堡的书房飞去。“外面有一个狼骑兵。”
  乔菲通红的双眼微微一跳,“你说的是那种拿着兵器,骑着座狼的狼骑兵?”
  里尼点头。
  乔菲认真地说:“那是堪比诡秘种的死侍,而且往往更加危险,因为他们没有了疼痛感。”
  “失去了你祖父狼王的掌控,他们只剩下了对生灵的憎恨,最纯粹的憎恶。”
  里尼微笑,“对于你说的这些,我更想知道,他的弱点到底在哪里。”
  乔菲摇头,“狼骑兵就是一个浑身披甲的钢铁傀儡,就算我是吸血鬼,我也无从下口。而且,作为死侍,失去了情感,我的催眠也很难起作用。”
  “这就是一台杀戮机器,唯有最强大的骑士,才能和他正面较量。”
  外面忽然传来了狼爪和地面剧烈摩擦的声音,那狼骑兵驾驭着座狼在甬道中左右行走。
  乔菲的心忽然揪了起来,她握紧手中的匕首,然后看向自己头顶上的霍格·里尼,“对了,这个时候,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霍格·里尼有些不好意思,轻轻松开乔菲,“抱歉,美丽的小姐,我以为,你还没有恢复呢。”
  在乔菲的眼中,狼骑兵驾驭着座狼开始冲锋,和一个狼骑兵正面交锋,完全就是作死的行为,她已经准备好了化身蝙蝠逃走。“我可不想死在这里,你找到出口了吗?”
  里尼点头,“出口已经找到了,就是我父亲的书房。”
  菲尔曼男爵坐在酒桶中,缓缓地将自己的头颅沉浸在红色的酒水中。
  强烈的窒息感逐渐袭来,那是死亡在逐渐逼近。
  因为缺氧,他开始感受到眩晕。
  就在他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就在死亡最接近他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到,这酒水的水面,似乎是在下降。
  他睁开眼,酒水的水面已经是降到了嘴唇以下。
  酒桶的桶塞不知去了哪里,酒水流出来了,所以他没有成功让自己淹死。
  死亡确实暂时离开了他,但是死亡的恐惧却还是在眼前,对于生的渴望在这一刻无限放大。
  疯狂逐渐爬上了双眼,他看了一眼城堡,而后咬了咬牙。
  他从桶中爬了出来,然后走到他的骑士长房间外,敲响了房门,里面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是骑士长起来了。
  “我的骑士长,你忠诚于我,对吗?”
  一会儿之后,身披甲胄的骑士走出房门,伸出左手拂上胸膛,“是的,我的大人,我的忠诚,只属于你。”
  菲尔曼男爵很是满意地点头,然后吩咐,“带上我们能够找到的所有火油,秘密点齐所有的骑士,跟我来。”
  乔菲看向外面的狼骑兵,可以发现这个高大的狼骑兵,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又似乎是在判断什么。
  里尼说:“如果我们和这个狼骑兵搏斗,那就要去找海神聊天了,他现在似乎是在观察我的丝线,我们必须找一个空隙,然后冲出去,去到我父亲的书房,回到真正的世界。”
  乔菲没有否认里尼的判断,“我会用我的速度,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我们冲出去!”
  就在两人敲定了计划,准备开始的时候,在甬道的入口,忽然出现了一个年迈的老人,那是菲尔曼男爵。
  他的身后,是十二个浑身披甲,举着火把的骑士,为首的骑士见到高大的狼骑兵,明显是惊讶不已,“大人,是狼骑兵,是狼人!”
  骑士们毕竟是见过鲜血的,他们不仅仅是普通人,还是骑士,信仰着勇敢的骑士。
  他们确实恐惧,但是却是没有彻底慌乱。
  菲尔曼男爵大喊:“不要惊慌,我们带着足够的火油,这里的空间只有那么大,只要大火烧起来,那么他们,都会葬身在这里!”
  “快,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将火油倒下来!”
  一桶桶火油摔在甬道中,火油弥漫在甬道的入口。
  里尼暴怒地大喊:“菲尔曼,你不仅仅是背叛,你还要弑主!”
  菲尔曼苦笑,“年纪大了,越是感觉到死亡的临近,便越是贪恋活着的美妙滋味。”
  看见菲尔曼封住了出路,乔菲也是怒了,“菲尔曼,我是伯爵的女儿,要是我死在碧蓝岛,没有人能够承受伯爵的愤怒!”
  菲尔曼笑了笑,“不,他们所知道的,不会是这样。事实会是霍格·里尼想要侵犯乔菲小姐,乔菲小姐不从,被气愤的霍格·里尼杀死。而我,则是替紫熏香伯爵杀掉仇人的功臣!”
  “从今以后,我才是碧蓝岛的唯一统治者,我的意志,将会通行整个碧蓝岛!”
  里尼苦涩摇头,“你疯了。”
  菲尔曼点头,“是的,我疯了,我被你们这群夜行者逼疯了,但是,你们注定会死在我的前面!”
  他伸手夺过一个骑士的火把,然后丢在了火油之上,通道的入口,大火瞬间蔓延,封死了甬道的出口,火光闪耀,照耀在狼骑兵的镰刀上,巨大的镰刀,泛出红色的火光。
  菲尔曼似乎是觉得还不够保险,大喊:“拔剑!”
  一柄柄木剑拔了出来,化成一道木剑组成的长墙,彻底将出口封死。
  “乔菲小姐,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木剑,拜霍格·里尼的祖父所赐,我记得吸血鬼对于木剑更加畏惧。这木剑有些粗糙,只是削尖的木棍,就委屈乔菲小姐了。”
  他冷笑,笑声穿过大火,落在乔菲的耳中,格外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