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34章 海风撩起她的裙摆

  将《刺客信条》放进自己的口袋中,里尼来到营地的空地上,理隆还在等待着他。
  守夜人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其他人也是哈欠连天。
  里尼朝着理隆伸手,“走了。”
  他回头,朝着营地中的人告别,“盖弥,拉克丝小姐,沃夫,再见。对了,《刺客信条》我带走了。”
  盖弥点头,“好的,守门人大人,我会做好记录的。”
  三人也是朝着他挥手告别,拉克丝明显是在克制自己,差点就要给里尼一个飞吻了,里尼涨薪水这个提议,实在是太棒了!
  和理隆一起回到城堡,里尼终于是卸下了一身的疲惫,在洗过一个热水澡之后,躺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深夜,阿木坐在里尼房间的窗户上,看着这个沉睡中的城堡,它的右手边,摆着一盘蛋糕。
  风轻轻吹动着它的绿色头发,他回头,走到里尼的面前,将里尼踢开的被子,重新盖了回去。
  半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
  里尼并没有在这段时间内契约刺客信条,契约刺客信条这件事,同样是需要秘密进行的。
  他想要在祖父的失落之土中完成,理隆倒是没什么,但是乔菲可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
  双灵木,这是里尼在这个世界活的精彩的最大保障,他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
  清晨,里尼拿起鹅毛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下了一首小诗。
  里尼拿起这张纸,折成贺卡的模样,轻车熟路走到乔菲的房间外,恰好女仆送来早餐,他伸手,将这一张贺卡放置在早餐盘上。
  他刚想转身离开,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接过了托盘,“我去送给乔菲小姐,你先回去吧。”
  女仆点头,遵从了里尼的命令。
  伸手敲了敲门,里尼单手端着托盘,另外一只手放在背后。“美丽的小姐,为您送来了早餐。”
  乔菲听得见里尼的声音,她打开门,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裙摆上有着米色的绒毛。
  门前,霍格·里尼优雅地端着托盘,在托盘上,是一张白色的未知物。
  她伸手拿起这一张没有见过的东西,薄薄的,轻飘飘的。
  “这是什么?”
  里尼微笑,“送给你的,打开看看?”
  乔菲打开这一张白纸,上面有着一首小诗,她念出白纸上的句子:
  “佩带花环残骸的风雪,
  向街边聋耳的老人歌唱。
  我的手温柔着紫熏香,
  我的心匍匐着雪狼。
  审视我的内心吧,朋友,你应该颤栗!
  因为那才是你的本来面目。”
  (注:改自西格里夫·萨松《于我,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落款是霍格·里尼。
  她看向霍格·里尼,两人四目相对。
  诗里的暗示已经很明显,手温柔着紫熏香,她就是紫熏香家族的女儿。
  心中匍匐着雪狼,是在说他的雄心壮志。
  最后两句画风一变。
  但是这并不妨碍乔菲将这首诗理解成情诗。
  “哦,里尼,我太高兴了!我等着你的表白,等了好久了。”
  里尼径直走进乔菲的房间,然后坐在了凳子上,将早餐放在了圆桌上。
  乔菲看向里尼的脸,并没有任何高兴的神色,乔菲翻了个白眼,“怎么,我这反应,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年轻的女孩收到心仪男子的告白情书,本就应该很激动啊。”
  里尼摇头,“你的演技太过浮夸。”
  乔菲问:“那我应该怎么样做?”
  里尼思考片刻,“嗯,你应该先露出一丝惊喜的神色,然后犹豫一番,再退后两步,表示你的犹豫,最后扑到我的怀里。”
  “即便是收到心仪男子的情书,也应该有个过程,你刚刚的表现,更像是两个互相喜欢却不挑明的人的反应,很显然,我们并没有互相喜欢。”
  乔菲迈开长腿,走到圆桌前,拿起一块白面包,撕下来一角,“这东西一旦出现,兽皮卷就没有了任何用处了。”
  “对了,这东西看起来洁白无比,而且轻盈薄透,应该造价不菲吧?”
  里尼伸手指了指这白纸,然后说:“闻闻看。”
  乔菲拿起白纸,嗅了嗅,上面有着浓烈的漂白剂的味道,以及一股熟悉的味道,“是和稀泥?”
  乔菲将白纸丢在一旁,表示她对于里尼的试探不屑,然后拿起一罐鱼子酱,涂抹在面包上。
  里尼饶有兴趣地看向乔菲,“嗯,金钱面前,还可以保持贵族的优雅,不得不说,我对于你这个生意伙伴,更加满意了几分。”
  乔菲懒得理里尼,继续吃着白面包,待得她喝下一杯牛奶,结束了早餐,这才问:“你想要什么?”
  里尼拍了拍手,“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我要每年一半的利润,而且,你要先预支给我10万磅铁。”
  乔菲微微算了算,“10万磅铁,价值500金刀左右。你碧蓝岛一年的收入,恐怕也不超过100金刀吧。”
  里尼微笑,“概不还价。”
  霍格·班科留下的财产,也不过一千金刀而已,而这,在他扩大了夜行者队伍之后,是用来装备夜行者和发工资的,这笔钱自然是不能动的。
  乔菲继续问:“你要十万磅铁做什么?十万磅铁,可以武装五千骑士了。”
  里尼摇头,“这就和乔菲小姐无关了。”
  乔菲仔细思考了一会儿,“待会儿带我去看后续的步骤。”
  里尼点头,“好的,待会儿福克斯会带着你去参观整个过程。”
  交易已经达成。
  里尼很是高兴地离开了乔菲的房间,在里尼离开之后,乔菲站起来,忽然看见了地面上那张贺卡,她抬起脚,狠狠地一脚踩在了上面。
  转眼已经是两天过去,乔菲很是认真地观看了造纸的全过程,在两天之后踏上了回程。
  在港口,里尼站在乔菲的商船前,前来给乔菲送行,乔菲朝着里尼浅笑,“还真是一段愉快的旅程呢,你说是吗,里尼少爷?”
  天边的海鸥飞过,海浪席卷着白沙岸。
  里尼点头,“是的,是一段愉快的旅程,乔菲小姐,欢迎下次再来啊。”
  乔菲转身,走上了商船,正当里尼以为乔菲要离开的时候,乔菲忽然从舰船上下来,手中提着一个用黑布盖着的鸟笼,“紫熏香·乔菲,向霍格·里尼,传达紫熏香伯爵的命令,今年的秋收之后,将会有一场战事,而你,需要率领着你的船队参战!”
  里尼低头,伸手抚胸,“遵循您的意志,我的大人!”
  乔菲将鸟笼递到里尼的手里,“战事开始之时,它会告诉你何时赶赴天鹅港。”
  里尼接过了鸟笼,笑着说:“乔菲小姐,我的船队刚刚全军覆没,你觉得,我真的可以参加今年的战事吗?”
  乔菲笑了笑,“那是敌人和其他子爵应该担心的事,而不是我应该担心的。作为这一次考察的执行者,我觉得你有着参战的资格。”
  里尼笑了笑,“好吧,到时候见。”
  乔菲看着席卷而至又退回海洋的海浪,“我就要走了,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礼节性的拥抱?”
  里尼动也不动,“我们俩是什么人,互相都知道,就不用惺惺作态了。”
  乔菲笑了笑,“也是,我本来想让你拥抱空气的。”
  乔菲潇洒地转身,踏着轻捷地步子登上商船,里尼转身走向自己的战马,他看了一眼天色,正是早晨,是时候去失落之土中契约《刺客信条》了。
  商船渐行渐远,乔菲站在船首,迎着海风,海风撩起她的裙摆,她却是没有发现。
  旁边的女仆关心地压下了乔菲的裙摆,忽然听到了乔菲的话,她嬉笑着,“下次,麦斯克询问我的消息时,告诉他,我很喜欢霍格·里尼送给我的诗。嗯,记得收麦斯克一些银刀。”
  女仆的手颤了颤,不小心松开了乔菲的裙摆,她的裙摆,再次被海风撩起,随风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