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39章 仇恨终将沉沦

  众人一路来到城堡中,众多的死侍看向那个坐在城堡大厅之中的冰雪雕像。
  罗兰如今身躯已经开始腐败,看不清原来的样子,他从座狼上一跃而下,取下背后的巨大镰刀,直直地劈在了冰雪雕像身前的长桌上。
  镰刀掀起的风浪,吹开长桌上的白雪,露出了上面的那一句话:
  【祂给了我们一把屠戮一切的剑,并让我们用这把剑亲手杀了自己】
  罗兰颤了颤,后退了一步,下一刻,白雪雕像上的白雪被吹开,露出一个被冰封的中年人。
  在中年人的胸口,有着一道爪印,而在中年人的右手中,满是鲜血。
  罗兰大步走到中年人的身前,他伸手去抚摸着那只满是鲜血的手,凝固的鲜血让他知道了这鲜血的来源,那鲜血,对他有着压制性,能够对他哟普这压制性的,唯有狼王的血。
  “不,大人没有欺骗我们,他捏碎了自己的心,他捏碎了狼王之心。”
  罗兰瘫倒在地,喃喃自语,“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并没有得到解脱。”
  他看向地面上,有着一撮黑色的狼毛,“是尼德鲁,尼德鲁再次夺回了狼王之心。”
  守夜人淡淡开口,“在十年前,我再一次见到了尼德鲁,不过,他似乎是畏惧着什么,没有敢踏足碧蓝岛地界,只是派出了不少的雪狼,在每年的冬天进攻碧蓝岛。”
  罗兰看向守夜人,白色的双瞳明灭不停。
  里尼大概知道尼德鲁在畏惧着什么,霍格·班科可没有那么容易对付。
  “尼德鲁是谁?”
  守夜人不紧不慢地开口,“尼德鲁是潘多拉北方最为强大的魔物之主之一,风雪之堡的主人。他拥有着一颗狼王之心,他残暴不仁,嗜杀如麻,并且将所有人类驱赶到了风雪之外。”
  “你的祖父,假意接受尼德鲁的恩赐,成为了一个狼人,最后用尼德鲁赐予的力量,剖开了尼德鲁的胸膛,取出了他的狼王之心。”
  “你的祖父,是一个英雄,真正的英雄。”
  “为了让麾下的狼人们能够摆脱狼王之心的控制,他自己契约了狼王之心,并且亲手掏出了狼王之心,用狼王之心带来的力量将狼王之心捏的粉碎。”
  “他用自己的生命,终结了尼德鲁的残暴统治。”
  “可惜的是,尼德鲁并没有死去,他似乎是进入过这里,带走了狼王之心的碎片,然后重新组合成了完整的狼王之心。”
  罗兰喃喃自语,“我错了,魔物根本无法摧毁掉,或许大人没有自裁更好,至少这样,北方狼人的力量,还掌控在正义的手中。”
  “这世上,总要有一个人去承受狼王之心的力量,总要有一个英雄去掌控群狼之怒。”
  “可是现在,尼德鲁重新拿回了他的狼王之心,他的报复,一定会比之前更加猛烈。”
  对于普通人来说,狼人已经是可怕的怪物了,那么那个狼人之王尼德鲁,就是怪物之王了。
  想到所有人都面临着狼王尼德鲁的报复,骑士们的心中不禁有着担忧。
  里尼微笑着开口,“那就再杀他一次。”
  云淡风轻,如同在说我们今天早餐吃烤鱼一般轻松。
  所有人都是看向里尼,只听见里尼继续说:“祖父能够杀了他第一次,那么我,就能杀掉他第二次。”
  罗兰看向年轻的里尼,已经开始腐败的脸上重新凝聚风雪,将他的脸庞变得雪白,白色的双瞳审视着里尼,“可以告诉我您的名字吗?”
  里尼点头,“这并没什么,我的名字是霍格·里尼,我是碧蓝岛的第三位统治者,同样是碧蓝岛的第三位守护者!”
  罗兰的脸上,剩下的只有羞愧,“我错怪了大人,大人不惜性命也要给我们自由,而我,却怀疑大人.......”
  乌鸦爵士并没有背叛他的诺言,他用狼王的力量粉碎了狼王之心,给予了他们自由。
  只是,没有料到的是,尼德鲁重新夺回了他的心。
  或许,这个年轻的领主,可以再次做到这一点。
  罗兰转眼看向里尼,“您虽然年幼,我却是在您的身上,看到了大人的身影。毫无疑问,您继承了大人的精神,您是碧蓝岛当之无愧的统治者!”
  “当年,大人还年轻的时候,同样有着这样的魄力,所以,他才能够抵抗住狼王之心的力量。”
  “是的,您说的没有错,我们既然可以杀掉他第一次,那么,就可以杀掉他第二次!”
  他起身,朝着里尼双膝跪地,“您不仅是当之无愧的统治者,您还是当之无愧的狼王!”
  “所有的狼人都会臣服在您的脚下,为您披荆斩棘!”
  他抬头呐喊,“北风呼啸!”
  死侍们纷纷跪下,朝着里尼大喊,“北风呼啸!”
  里尼看向罗兰,询问:“你真的相信我可以做到?那可是尼德鲁!”
  罗兰豪迈地大笑,“当年大人说要杀掉狼王的时候,我们只是在酒馆中等待雇佣的佣兵,那个时候,我们甚至不知道魔物是什么。”
  罗兰走到里尼的面前,伸手拍了拍里尼的肩膀,“大人曾经说过,英雄之所以是英雄,不在于他们的力量是否伟大,而在于他们的意志是否坚定!”
  “只要你想,那么你便做得到!”
  里尼点头,不可否认,他的祖父说的有些道理,当一个人全力以赴想要做某件事,那么,必定会有成功的时候。
  更何况,他从不怀疑自己能够做到。双灵木,如果成长起来还不能战胜一个狼王,那么自己也太废物了。
  罗兰伸手拿起一柄短剑,然后剖开了自己的心,“无尽的愧疚,让我没有颜面再去见大人,就让我用最后的力量,为新的狼王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吧!”
  他拿出那颗跳动不已的狼人之心,然后口中念着神秘的咒语,“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我愿意奉献自己的灵魂,沉沦在那黑暗的无尽之海.......”
  里尼看向守夜人,问:“他们这是在做什么?”
  守夜人指了指罗兰,“他将自己的灵魂,奉献给了狼人之心中的魔灵。”
  里尼问:“有什么用处吗?”
  守夜人说着其中的缘由,“由于他们和魔物的契合性,而且曾经掌控过这一种魔物,他们的灵魂,将会被魔灵吞噬融合,在一定程度上,他们有机会可以请求魔灵一件事。”
  “算是避免彻底狂化的一道保障,不过,只此一次。”
  “魔物是一个熔炉,一个灵魂熔炉。”
  “这些狼人之心,契约者将会有一次的狂化豁免权。”
  里尼倒是有些惊讶,“这样岂不是说我麾下的狼人骑士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狂化?”
  守夜人摇头,“永远不要觉得狂化有那么简单,那是能够让人一直感受到愉悦的力量。狂化的同时保持着清醒的意识,那种感觉,如同毒一般,会让人上瘾,直到沉沦。”
  里尼心说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一个个死侍们如同罗兰一般,破开了自己的胸膛,掏出了狼人之心,然后开始念诵那神秘的咒语,“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我愿意奉献自己的灵魂,沉沦在那黑暗的无尽之海.......”
  高扬,博大,诡秘的咒语在四周响起,如同在举行一场神秘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