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2章 消失在黑夜

  里尼第一次仔细看向萨格斯·盖弥,之前他都只是扫了一眼,注意力并没有放在盖弥的身上,当他正式去观察盖弥的时候,却有着一种本能,如同脑海之中响起了一个歇斯底里的声音:不要去看他,不要去看他!
  是因为对方是一位夜行者吗?
  盖弥在里尼的对面,壁炉前的木背靠椅上坐下,双眼有些深邃,“里尼少爷,可以告诉我海面上都发生了什么吗?”
  里尼没有丝毫掩饰,在盖弥的面前掩饰并没有任何用处,对方就是一个掌握了超自然力量的夜行者,直接开始描述,“是一只海怪,有着水桶般粗细的触须,触须上不是吸盘,而是一根根锋利的倒齿,白色的触须,白色的倒齿,我看不清它具体的样子,只是知道它挥动触须将我们的舰船直接搅成了碎片。除了我之外,那一艘船上的所有人应该都死了。父亲将我送上了唯一的一艘小船之上,然后他也被海怪卷了去,消失在了黑色的海水中,我只看到了一滩血迹。最后我昏迷了,小船随着海水漂流,被我的家人找到了。”
  盖弥摸出一个笔记本,即便是白天,还是习惯性地抬头看了一眼窗户之外,并没有月色,他很满意,拿出一只钢笔,在笔记本上记载着他们的谈话,“只是这些,还不足以判断是那一种魔物,海怪类的魔物有很多,里尼少爷,你还记得更多的细节吗?”
  里尼面色平静,“你觉得在一个刚刚死了父亲的儿子的面前问父亲死的细节真的符合礼仪吗?”
  盖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抱歉,身为一个夜行者,已经习惯了,里尼少爷,你提供的信息会对我们追查失控的魔物有着莫大的帮助,所以,请为了我们能给你的父亲一个公正的裁决,提供更多的信息。”
  里尼想了想,接着说着自己遇到的那一切,“船上有的船员如被被火烧成了干尸,但是我并没有看到火焰,即便是用海水还是无法改变他们的状态,嗯,无法扑灭那如同本就不存在的火焰。只有这些了,没有更多了。”
  盖弥将里尼说的都记载在笔记本上,然后分析着,“类似于一种诅咒,既然已经有了诅咒,那就应该是危险种,您让我们搜查的范围变小了,这很好,里尼少爷,你所提供的信息可以让我们更快确定是哪一种魔物。我想要提醒告诉您一点,请宣称您的父亲死于一场海难,并没有什么海怪。而我,也会根据这一次的调查宣称这一点。”
  里尼问:“普通人永远就不会知晓魔物的存在?”
  盖弥点头,严肃说着,“是的,普通人的视野中不应该出现魔物,就像我们之所以被称作夜行者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在夜间行动,避免战斗的时候波及到普通人。另外,里尼少爷最近请不要出门,在碧蓝岛上,可能是上来了一个奇怪的家伙,那个家伙,是从水里上来的,并没有用船。”
  里尼继续问:“危险种是什么意思?”
  盖弥摇摇头,“抱歉,因为保密条例,您作为一个普通人并不能知道其中的含义。”
  盖弥将他说的细节记载了下来,接着问:“有看到船吗?”
  里尼的眉头微微皱起,“船?”
  盖弥自顾自地写下结论,“看您的反应,应该是没有船了。”
  里尼点头,“对的,没有船。”
  里尼更关心的是那个诅咒,“我想要知道关于这只海怪的诅咒的信息,毕竟,我也是从那艘船逃下来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中了诅咒。”
  盖弥思索了一番,伸出食指敲打桌面,“这是您作为一个贵族可以知道的信息,诅咒,一般都有特定的爆发情景,比方说你们遇难的那一天,是一年一度的无月之夜,很有可能便是在无月之夜便会触发诅咒。诅咒一般会在被诅咒者的身上留下一个印记。不过您既然没有在无月之夜中死去,就说明您的身上并没有诅咒,不用担心的。”
  盖弥起身,然后鞠躬,“尊敬的里尼少爷,这一次的询问就到这里了,一年之后,我就应该称呼你为里尼子爵了,里尼少爷,再会。”
  贵族的传统,继承人需要在一年之后才能继承父辈的爵位,毕竟葬礼和袭爵典礼同时举行有些奇怪。
  盖弥走到房门口,忽然回头,接着道:“对了,作为碧蓝岛的直接统治者,您应该知道我们夜行者的驻扎地,就在海边的灯塔下,不过,我希望您永远不要主动来找我们,那代表着,您已经被夜行者盯上了。里尼少爷,您可以去准备班科子爵的葬礼了。”
  盖弥离开了,里尼张开自己的右手,那是所有的灼烧爆发的源头,里尼分明可以看得到在右手的手心中,有着一朵蓝色的火焰印记,妖异奇特。
  里尼的心头一震,被诅咒者的身上一般都会留下一个印记,里尼伸手擦了擦手心中的火焰印记,并没有擦掉,这印记似乎是在皮肤的下面。
  按照盖弥所说的,很有可能在无月之夜爆发,不过也只是很有可能,里尼并不知道触发诅咒的情景是什么,而他的身上,还留存着这只海怪的诅咒。
  或许,我应该成为一个夜行者,只有成为一个夜行者,才能知道关于魔物更多的秘密,才能知道如何解除这一种诅咒。
  这个诅咒,只能靠自己解决,否则,他无法解释为什么自己一个普通人,中了诅咒却没有死去。
  不过在那之前,里尼应该做的是将霍格·班科的葬礼安排好,而且,在碧蓝岛上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里尼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自己的燕尾服,仔细看了一眼衣橱,拿出一双黑色的皮手套,戴在了手上。
  里尼拉开门,看得到骑士长还守候在门口,骑士长名为理隆·芬格尔,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比里尼还高了一个头,“我的骑士,愿意替我做一些事吗?”
  理隆明显感觉到了里尼用语中的不同,我的骑士,在碧蓝岛上,是只有霍格·班科才能称呼的,而现在,霍格·里尼也用了这个称呼,理隆明白了什么,朝着霍格·里尼单膝下跪,左手扶胸,低头,“理隆·芬格尔,永远是您手中最忠诚,最锋利的守护之剑,誓死守护霍格家族!”
  里尼微微点头,将理隆扶了起来,“我相信你,最忠诚的骑士,现在,请给我在大陆上进学的妹妹写一封信,告诉她父亲的死讯。”
  理隆似乎是有些纠结,“这件事,或许大人亲自来比较好。”
  里尼伸手扶额,露出悲伤的表情,“抱歉,我太过悲伤了,提笔却不知道写什么。”
  要不是担心字迹暴露自己的身份,我需要你来写?
  太过悲伤无法写信,这是没有错的,理隆这才同意,“愿意为您效劳,碧蓝岛的唯一统治者。”
  里尼接着吩咐,“另外,碧蓝岛的城镇中似乎是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你知道的,总有一些杂碎喜欢在统治者交替的时候作乱,我最锋利的守护之剑,将他给我揪出来!”
  理隆再次低头,左手扶胸,“您的意志,将通行整个碧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