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2章 年轻的骑士长

  小镇中的平民在骑士们的大喊声中醒来,现在是半夜,他们明显感觉到了事情的不简单。
  骑士,碧蓝岛最为强大的力量,象征着霍格家族的权威,竟然在夜里集合,而且还大喊着‘为了霍格家族的荣耀!’。
  是要出征吗?
  碧蓝岛的骑士,很少出征,更多的时候,是去抵抗北方高大的雪狼。
  碧蓝岛参与战争的主要部队,还是船队。
  那么,是雪狼来了吗?
  由于每年抵御北方雪狼的缘故,霍格家族在碧蓝岛上的声望很高,领民们都很是尊敬碧蓝岛的统治者。
  城堡中,里尼的目光落在理隆的身上,“我的首席骑士,你是我最锋利的守护之剑吗?”
  理隆单膝跪地,右拳锤在地面上,“大人,理隆永远是您最锋利的守护之剑!”
  里尼将手中的红酒递向理隆,“好,就由你为统帅,征伐菲尔曼家族!”
  理隆接过酒杯,一口饮尽酒水,然后将酒杯还给了里尼,“我,理隆·芬格尔,一定会带着胜利回来!”
  里尼点头,然后吩咐,“去吧。”
  理隆起身,大声呼喊:“所有人,现在,立刻,马上去给我准备出征,一个小时之后,我要看到全副武装的骑士们出现在镇子前!”
  所有的骑士跑步离开了这里,开始紧张地准备。
  理隆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的父亲,曾经是霍格·班科麾下的骑士长,那是一个像狼一样的男人。
  他率领着碧蓝岛的骑士团,每年冬天去北方抵抗着无尽的狼群,和狼作战半生,让他对于狼,有着别样的情绪。
  或许是因为杀不尽,或许是因为他的父亲断腿之后都无法驱赶走狼群,他的父亲,对于狼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所以他的父亲,明白了一件事,能够茫茫大雪中战胜北方雪狼的,唯有另外一只更强壮的狼!
  所以他的父亲,让他从小喝着狼奶长大。
  甚至是,让他小时候和母狼睡在一起。
  他的父亲拿走了母狼的幼崽,然后将婴儿时期的他放进了狼窝,并且时刻注意着母狼的动作,以免母狼吃掉他。
  他的父亲成功了。
  理隆穿上自己的甲胄,然后检查了一遍,所有的链接处都没有问题。
  他将自己的骑士剑配好,这是他父亲的剑,这把剑上,有着至少数百只雪狼的鲜血。
  他走出房门,在月光下,是杵着拐杖的父亲,他的一条腿被雪狼吃掉了。
  理隆看向自己的父亲,眼中露出敬意,“父亲!”
  斯摩克·芬格尔杵着拐杖来到理隆的面前,“理隆,你知道吗?你是碧蓝岛上最年轻的骑士长,你二十二岁就已经成为了霍格家族的骑士长!”
  理隆点头,“我永远不会忘记霍格家族的看重。”
  斯摩克点头,“是的,我们是骑士,刚才发生的事,我已经听说了,菲尔曼该死,他的家族也应该覆灭。现在,理隆,告诉碧蓝岛的所有人,背叛霍格家族的代价!”
  斯摩克伸手抚上理隆的肩膀,“去吧,我的孩子,用你的实力告诉所有不服的骑士,你是霍格家族当之无愧的骑士长!”
  理隆点头,却是没有走向马厩,而是走向了后院。
  片刻之后,理隆·芬格尔骑着一匹两米多长的雪狼,出现在了斯摩克的面前。
  斯摩克很是满意地点头,朝着他挥了挥手。
  理隆离开了自己的家,在门口,斯摩克看着自己二十四岁的儿子,第一次真正面临战争。
  理隆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镇子的入口。
  所有的骑士看向他,都不禁心中一颤,他们年轻的骑士长,竟然是骑着一匹雪狼!
  战马退避,所有的骑士都驾驭不住自己的战马,在这一刻,他们明白了为什么这个才二十四岁的小子,能够成为霍格家族的骑士长。
  理隆来到骑士们的最前方,在这里,斐裂男爵和福劳尔男爵,都是微微一愣。
  理隆直接开口:“菲尔曼带来了十三个骑士,然而大人那里,只死了十二个。”
  斐裂敏锐地捕捉到了其中的问题,“你的意思是,乔治已经开始准备抵抗了?”
  理隆点头,“还有可能在准备逃跑!我们要快,尽快杀过去,让他不能准备得太周全!”
  斐裂男爵同意了理隆的看法,并且开始高看一眼眼前的理隆,“敏锐的分析,这一次,我听你指挥。”
  理隆没有继续犹豫,大喊:“出发!”
  骑士们跟着理隆开始朝着菲尔曼家族的驻地奔袭,在后方,一个身材瘦小的骑士似乎是慢了一拍,然后连忙跟了上去。
  城堡中,福克斯已经是得到了消息,连忙起来了,他给理隆安排了辎重,便是回到了城堡汇报情况。
  “大人,辎重已经全部准备完毕,理隆已经出发了。”
  里尼点头,眉头微微皱起。
  这个时候,克莱儿太太忽然说:“福克斯,快去准备其他的事,就不要打搅他们两个年轻人说话了。”
  福克斯想起之前的事,两个年轻男女,午夜散步,似乎是.......
  “克莱儿太太,我这就去继续准备,克莱儿太太,也早些休息,有领主大人在,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福克斯离开了这里,克莱儿太太来到里尼的身旁,在里尼的身旁轻声耳语,“里尼,要抓紧时间啊。”
  里尼:........
  其实不是母亲想的那样,我跟她只是,杀了一堆骑士和狼人,顺便在祖父的失落之土中跳了一支亡命之舞。
  当然,里尼并不会说这些,这还不如克莱儿太太想的那样。
  克莱儿太太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乔菲看向里尼,“现在,你满意了?”
  里尼摇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乔菲疑惑,你还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娇笑,“克莱儿太太,貌似很喜欢我,所以里尼少爷,不要欺负我,不然,我可是会到克莱儿太太面前诉苦的。”
  里尼还是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
  他想了一阵,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城堡的各个房间,突然跺脚,“糟了,安德莉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