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58章 善良如我

  炮火的轰击足足持续了三个多小时,由于炮管发热,安德莉亚号数次调转了方向,用两侧的侧舷炮轰击。
  甚至于,有三艘运输弹药的商船,都是依偎着安德莉亚号。
  骑士们并不蠢,他们弃船逃生,游到了荒岛上,这个小岛的面积并不大,不像是碧蓝岛。
  这个小岛,不过只有十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
  在他们的注视下,这些战船一艘艘沉入海洋,“该死的,霍格·里尼,他轰碎了所有的船!”
  “没有船,我们就被困在了这座荒岛上!”
  “我们要怎么离开这儿?”
  这个时候,乔菲带着重新打扮过的安德莉亚,从船舱中出来,来到了里尼的面前,乔菲伸手将安德莉亚推到里尼的面前,“按照你说的,给安德莉亚换了一身可爱的衣服。”
  里尼打量了一番安德莉亚,“嗯,很不错,这个蓬蓬裙确实很可爱,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公主。”
  里尼的话有些犯忌讳,但是无妨,这里都是自己人。
  里尼带着安德莉亚来到船头,安德莉亚号逐渐靠近小岛,骑士们连忙后退,生怕安德莉亚号继续发火!
  骑士们看着里尼和安德莉亚,知道那个年轻的男孩,就是这一次战役的指挥官。
  在这个时候,里尼迈起一条腿踏在船头上,“希尔德家族的骑士们,没有船,你们可就是被困在了这座荒岛上了。”
  安德莉亚在旁边怯生生地询问:“哥哥,他们会死吗?”
  里尼呵呵一笑,“岂止是死啊,他们没有食物,没有水,接下来,当他们受不了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渴望人的鲜血,人的肉!”
  “他们的食物,只有他们自己,在饥饿和死亡的威胁下,他们会彻底变成怪物,变成吃人的怪物!”
  安德莉亚被惊吓到了,“哥哥,不,不要,这太恐怖了,要不,我们带他们走吧?”
  里尼怒视向安德莉亚,“我愚蠢的妹妹,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要知道,他们是敌人!”
  安德莉亚害怕地说:“可是,他们也死得太惨了,这太残忍了,哥哥。”
  里尼摇头,“我绝不会救任何一个敌人,因为每一个敌人,都有可能杀了你,杀了我!”
  安德莉亚忽然从船上跳下,她游到海面上,和里尼对话,“哥哥,如果你不带他们走,那我也不走!”
  什么?
  所有人都在这个时候愣住了,岛上的骑士们看向小小的安德莉亚,她才十五岁啊,她只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她根本承受不起这么残酷的杀戮。
  毕竟是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她有着怜悯之心。
  安德莉亚游向小岛,在沙滩上朝着里尼跪下,“哥哥,你救救他们吧,我求你了。”
  满脸都是水珠安德莉亚,在这个时候更显得可爱,楚楚动人。
  岛上的骑士们看向安德莉亚,眼中有着微微地感动。
  里尼怒哼一声,“既然你想要跪着,那就跪着吧。”
  他转身进入了船舱,没有回头去看,安德莉亚号抛下了船锚,似乎是在等安德莉亚回心转意。
  乔菲摇晃着手中的酒杯,“真别说,你们一家的演技都挺好的,我看着都挺感人的,可爱的小丫头无法接受残酷的杀戮,向着你跪下求情,我要是这些被困在岛上的骑士,绝对感动地稀里哗啦。”
  里尼没有回答乔菲,而是看向了守夜人,“守夜人,如果有人对安德莉亚有不轨的想法,麻烦你救下安德莉亚。”
  守夜人点头,“放心吧,小事一桩,在岛上,已经没有能够威胁我的存在了。我会时刻盯着安德莉亚的。”
  里尼这才和乔菲对坐,“只是一点劝降的小手段而已,承受不起乔菲小姐的赞叹。”
  乔菲饮下一口葡萄酒,“怎么,你不去休息吗?”
  里尼斜了乔菲一眼,“毕竟不是你的妹妹,你不心疼。”
  乔菲露出一抹疑惑的神色,“你要守着安德莉亚?”
  里尼点头。
  乔菲将酒杯放在桌子上,“长夜漫漫,我们就这么干坐着吗?”
  里尼从怀里抹出一副扑克牌,“要不,我们来赌牌?”
  乔菲露出感兴趣的神色,“赌什么?”
  里尼微笑,“赌钱太庸俗了,不是贵族应该做的事。一局,一个普通人的人头,十个普通人的人头,可以换一个契约普通种魔物契约者的人头。”
  乔菲伸出舌头舔舐着嘴角殷红的酒水,“赌的有点大啊,不过,我喜欢。不过,这个人头不能是指名道姓的,只能是某某军团,某某队伍。”
  里尼点头,“好的,那么开始吧。”
  里尼看向早就已经做好手脚的扑克牌,通过背面图案的点滴区别,他知道所有的牌是什么,还真是,想输都难啊!
  一夜的时间过去,乔菲一共输给了里尼十个人头,这玩得输赢并不大,乔菲也是没有多想,根本没有意识到里尼在牌上做了手脚。
  里尼也故意放水,没有赢太多,乔菲是个小狐狸,赢得太多,会被她发现其中的秘密的。
  沙滩上的安德莉亚,已经跪了一夜了,然而霍格·里尼还是没有出现。
  骑士们看向安德莉亚小小的身躯,于心不忍。
  一位高贵的贵族小姐,居然为了他们的命,跪下来祈求,还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跪了一夜。
  骑士们,看向安德莉亚的目光,逐渐开始转变。
  本来有骑士提议抓住安德莉亚和霍格·里尼谈判,但是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意见的骑士,已经都是羞愧不已。
  如此善良的安德莉亚,谁会去想到伤害她呢?
  夜晚再次降临,乔菲的双眼依旧炯炯有神,“你准备让安德莉亚跪多久?”
  里尼笑着看向乔菲,“你听说过熬鹰吗?”
  乔菲点头,“熬鹰人会和鹰对视,不吃不喝,只有把鹰熬投降了,才会停下。”
  里尼点头,“就是鹰投降的那个时候,我会同意安德莉亚的意见。”
  “只有经历过绝望,得到的希望才会无比珍贵。我这个人,比较善良,总是喜欢给绝望中的人以希望。”
  乔菲耸耸肩,给了里尼一个白眼,“还真是善良地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