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5章 阿木,你会跳舞吗?

  晚宴在霍格·里尼的特意安排下结束地很早,乔菲与克莱儿太太愉快地聊了一会儿之后,推辞说一路奔波,比较疲乏,已经早早地回去休息了。
  回到城堡中给她安排的房间,她打开窗户左右看了一眼,便是转过身子,躺在羊毛织成的毛毯上,合上被子,已经是沉沉地睡去。
  就在她睡着后不久,一只黑色的乌鸦落在窗户沿上,小脑袋左右摇动,灵动不已,只是双眼略显死灰。
  蓝色的月亮升起,月光照耀在大地上,时间缓缓过去,一轮圆月看起来如同是爬上了城堡的顶端。
  午夜已经到来。
  就在这时,在床上沉睡的乔菲忽然睁开了双眼,她的上半身迅速支起来,吓得窗台上的乌鸦鸣叫不已,“嘎嘎嘎......”
  黑色的乌鸦想要飞走,却是没有逃过乔菲的手,被她死死地抓住,她将乌鸦放在唇边,两颗虎牙迅速变长,双眼也逐渐变成血色。
  “小可爱,你是在害怕吗?”
  她伸手捏住嘎嘎乱叫乌鸦的嘴,“不要害怕,你活着,或许更有用,若是姐姐我不小心暴露了部分行踪,还需要你这个小可爱来遮掩呢。”
  她将身上的褶花裙脱下,露出一身黑色的修长紧身裙,蕾丝边的裙角垂下,这是一件露背的紧身裙,故而她的背后生长出一双肉翼的时候,并没有撕破她的裙子。
  如同一阵黑风席卷而过,她已经站在城堡的圆石顶上俯瞰着整个城堡。
  “这里,果然视野更加开阔呢。”
  她伸手,摸了摸在手中躁动不安的乌鸦,“你说是吗,小可爱?”
  她朝着四周仔细地寻找着,忽然发现了什么,从城堡的顶端一跃而下。
  她不知道的是,在城堡的黑暗中,霍格·里尼忽然睁开了双眼,“阿木,你会跳舞吗?”
  阿木摇摇头,阿木的眼角下,泪滴的颜色似乎变深了,“里尼,阿木不会跳舞。”
  里尼的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那我带你去找一个会跳舞的小姐姐学好不好?”
  阿木拍手,血红色的嘴唇拉长,在蓝色的月光下泛着血色,“好呀,好呀!”
  菲尔曼男爵忽然嗅到了一阵剧烈的腥味传来,他伸手摸上自己的脖子,忽然发现手上的东西有些粘稠,他抬头,是一张惨白的脸,嘴角还有着一丝血迹。
  菲尔曼伸手捂住脖子,却是压低了声音,“不要,不要,乔菲小姐,不要杀我!”
  菲尔曼男爵如同快要哭了出来,“我都是按照你的安排去做的!”
  乔菲伸出满是鲜血的五指,在菲尔曼男爵的胸口擦拭,这样的情景,本应比较勾动荷尔蒙,但是菲尔曼却是大气都不敢出。
  “菲尔曼爵士,你在想什么呢,这只是一只兔子的血而已啦。”
  她说话时保持着贵族小姐的优雅。
  菲尔曼伸手在脖子上抚摸,并没有发现任何伤口,“感谢乔菲小姐的仁慈。”
  乔菲擦拭干净的手提起菲尔曼干净的衬衣,将他一把提了起来,“现在,告诉我,霍格·班科的密室,到底在哪儿?”
  菲尔曼连忙说着,“就在城堡的地下水道中,第三个转向处,右手方向,有着一个暗门。”
  乔菲微微点头,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你的报酬,已经送到你的家里了。”
  窗户打开又关上,乔菲已经是不见了踪影。
  菲尔曼大口大口地喘息,如同看见了最为恐怖的事情。
  剧烈喘息了一会儿,他终于是爬了起来,床上没有女仆了,女仆并没有什么作用。
  他思考着这场交易是否妥当,他拿出一枚金刀,映衬在月光下,泛出淡金色的光。
  贪婪逐渐爬上了他的眼眸,他的双眼之间再次散发了活力,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阿木,进门的时候,要敲门,获得主人的许可。”
  “哦,阿木知道了。”
  咚咚咚......
  有节奏地敲门声响起。
  菲尔曼男爵刚擦拭的汗水,再次从背后冒出。
  “阿木,你敲门的声音,有些像丧钟呢。”
  “是这样的吗?里尼?”
  “如果门不开就是的,毕竟,只有害怕我们的人,怕我们取走他的命的人,才会不敢开门对不对?”
  菲尔曼挣扎着爬了起来,他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淡蓝色的月光下,一个小丑般的木偶坐在身穿燕尾服的里尼肩膀上。
  此刻的里尼,像是一个要去参加舞会的贵族绅士。
  里尼朝着他微笑,“怎么,尊敬的菲尔曼爵士,不邀请我进去喝杯茶吗?嗯,午夜茶。”
  菲尔曼男爵让开路来,邀请里尼进来。
  里尼没有客气,走进房中,在一张靠背椅上坐下,然后他轻声问:“哦,对了,菲尔曼男爵,你的儿子,乔治还好吗?”
  菲尔曼男爵吓得一愣神坐在了地板上,旁边有骑士路过,问:“大人,发生什么事了?”
  菲尔曼男爵愣了片刻,连忙大喊,“没什么,你继续巡逻!”
  骑士逐渐走远,里尼继续说着,“我听说,乔治是一名很勇敢的骑士,信奉着骑士精神,能够一个人打败十个骑士,是一个勇士呢?”
  他继续说着,“这样的骑士,虽然勇猛,却是太过年轻,说不定会因为自大和鲁莽死在战场上。”
  菲尔曼男爵低头,连忙解释着,“乔治他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一个人做的!”
  他的浑身失去了力量,“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里尼自顾自地说着,“为什么不试着反抗我的统治呢,你可是,搭上了乔菲小姐的线呢。或许,杀了我,在她的帮助下,你可以成为新的子爵,新的碧蓝岛的统治者呢?”
  “相比于死,是不是这样会更好呢?”
  菲尔曼的眼中忽然闪出一抹神采,然后在他抬头对上里尼的双眼的时候,那一抹神采瞬间熄灭。
  这个时候,他知道,他已经必死无疑。
  他的领主,在这之前,原来并没有下杀心,可是现在,自己给了他理由。
  他跪倒在里尼的面前,一个老人在黑夜中,想要战胜一个年轻力盛的夜行者,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请大人放过乔治,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里尼低头,对上菲尔曼的头,“现在,告诉我,乔菲,到底在寻找什么。”
  菲尔曼深吸一口气,起身走到桌子旁,拿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乔菲小姐觉得每年冬天的狼群并不是自然事件,她觉得,在碧蓝岛的北方,有着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