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86章 永生之三·元年

  这一次年轻领袖们之间的会面,还没有让里尼彻底满意。
  他不需要确定自己是所有人之间的领导地位,但是他要确定,作为同一阵营之间,他有麻烦的时候,其他人不会坐着看戏。
  觥筹交错,各色的宝石在炉火的照耀下珠光宝气,高跟鞋踢踏踢踏,裙角飞扬,身穿铠甲的无头骑士们身姿矫健,动作温柔,以免伤到柔弱的小姐们。
  掌声响起,继续将这一场舞会推向高潮,在这热烈的掌声中,里尼和乔菲冷漠地喝着杯中的东西。
  乔菲看了里尼一眼,忽然想起了之前和里尼在失落之土中跳舞的那一幕。
  是了,里尼这个家伙,在这种环境下,根本没有兴趣去跳舞。
  忽然,里尼开始开始询问,“乔菲小姐,你会弹钢琴吗?”
  乔菲愣了愣,“会的,你要听什么曲子?”
  里尼摇头,“我想学习。”
  乔菲微笑,“来吧,我们去那边学习,不要搅了他们的兴致。”
  白色的太阳逐渐来到了天空的中央,而后朝着低处飞去,在太阳即将落地的时候,忽然有人开始大喊。
  “麦斯克来了!”
  “麦斯克怎么可能会来?”
  “他并没有得到邀请,他是王室的死忠,怎么可能得到邀请来到这里?”
  年轻的贵族们走出城堡,来到悬崖上,他们朝着悬崖之下看去,相隔接近百米的距离,他们看到了一个威武的骑士,骑着一只高大的座狼,在座狼的背上,背着被绑住的麦斯克。
  理隆从座狼的背上跳下来,将麦斯克一把提着,丢了下来,麦斯克在地面上滚了一圈,怒视向理隆。
  悬崖上的所有人都是愣住,麦斯克,这个雄狮家族的继承人,居然在这一夜被擒住了!
  而那个下令擒住麦斯克的霍格·里尼,此刻又在做什么?
  所有的年轻贵族心中都是有着震撼。
  霍格·里尼,再一次让他们感受到了震撼,之前是希尔德伯爵,而这一次,是麦斯克。
  他们去寻找霍格·里尼,可以看得到,那个擒住了一位侯爵继承人的霍格·里尼,正在笨拙地向乔菲学着如何弹钢琴。
  里尼看向朝着自己围拢过来的贵族们,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就是他一手谋划,怎么可能不知道?
  “麦斯克已经被邀请过来了吗?”
  郭特·尼巫的身躯微微颤,“是的,你麾下的理隆已经带着他过来了。”
  里尼起身,微笑,“走吧,我们去看看。”
  跟着其他人来到悬崖边,理隆分明是看到了里尼,他单膝下跪,“大人,麦斯克率领两千狮骑士夜袭黑海岸,已经被我擒住,此役,斩杀了1221名狮骑士,擒住了500多人,但是可惜的是,还是有200多狮骑士逃走了,我们还战死了18人,受伤了数十人,理隆守土不力,请大人责罚!”
  大多都是被炸药炸死,或者是被巨石砸死的,后面又是追杀,加上有着安德莉亚在接应,肯定伤亡很低。
  里尼是知道这一点,但是其他人可是不知道,他们的心中,现在剩下的只有震撼。
  这是什么魔鬼战损比例?
  几乎可以说是毫发无伤!
  就这,还是守土不力?
  这要是守土不力,那潘多拉王国,其他带兵的都可以去死了。
  他们看向麦斯克,分明看得到,麦斯克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这只能说明,真正的战斗情况,确实是这样!
  他们看向霍格·里尼,只觉得这个还没成年的年轻人,真的担得起国王的那一句评价。
  里尼朝着前方继续踏出一步,来到悬崖的边缘,十指间的丝线逐渐连接,这个位置,他早就已经计算好了,刚好差不多是自己十根丝线连接之后够得到的距离。
  而麦斯克的铠甲,也在麦斯克晕过去之后,理隆做了处理,方便里尼的丝线穿进去,而后直接杀掉麦斯克。
  相隔差不多百米,里尼冷冷开口,“本来我是没有兴趣邀请他的,可是他不请自来,我也只能请他上路了。”
  “这次聚会,毕竟是个秘密事件,知道的人太多可不好。”
  丝线继续前行,逐渐攀上麦斯克,从麦斯克破碎的铠甲缝隙中穿进去。
  斯庄戈点头,“是的,我们现在,还是应该将这件事隐藏在黑暗中,若是王室知道得太多,可对我们不利。”
  麦斯克抬头,看向他们,他开口,“你们这些叛逆,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所有人便是看到霍格·里尼的手往后一提,然后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永生之七·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原意为吉祥如意。)
  然后他们便是看到了麦斯克的铠甲中渗出鲜血,黑色的鲜血滴下,逐渐将麦斯克身旁的雪地,染成了一片黑色。
  麦斯克没有继续发出声音,他倒在了雪地中,身躯逐渐变得冰冷。
  其他的贵族少爷们,心中狂震,这样一个和他们地位相当的侯爵继承人,就在此刻这么容易就死掉了?
  相隔百米,阶位至少是危险,霍格·里尼居然可以瞬间杀掉,这个家伙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而霍格·里尼,又是什么阶位?
  他甚至没有魔物外显!
  而且他那一句,永生之七·扎西德勒,又代表着什么?
  他们此刻只知道霍格·里尼是他们惹不起的人物,和他们地位相当的,他说杀就杀了,就是这么狠辣。
  甚至看不到他的表情有着任何变化。
  忽然,在他们的背后,有着一个声音传来,“永生之七的尊名,是扎西德勒吗?”
  “我倒是第一次知道。”
  所有人看向那声音的来源,是紫熏香伯爵,那一句永生之·扎西德勒,竟然连紫熏香伯爵都吸引了出来?
  他们之前商量着推吉尔莉莉娜上位,都是没有惊动这个老家伙!
  永生之七·扎西德勒,到底代表着什么?
  紫熏香伯爵端着一杯黑色的酒水,看向里尼,“你现在契约魔物的起源,是永生之七·扎西德勒吗?”
  里尼点头,“是的。”
  其实完全不是,里尼也不知道这句话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紫熏香伯爵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肃穆,朝着胸口点了三下,这三下围绕着心脏,“永生之三·元年,这是我们家族的起源,现在,我们算是互通起源了。”
  “互通起源,这是同样掌握着第八扇门秘密的家族,应该有的敬重。”
  斯庄戈疑惑着开口询问,“第八扇门,什么第八扇门?”
  紫熏香伯爵微笑,“每契约一个魔物,便是打开了一扇门,第八扇门,自然是第八扇门。与第六扇门相关的阶位,是蝴蝶风暴,而这一扇门,被称之为超凡之门。传闻,推开第七扇门的,便可以称王,所以第七扇门,称之为列王之门。”
  “而在列王之门后面的那一扇门,则是称之为不可言说之门。”
  “当年的狼王尼德鲁,便是推开了第七扇门。”
  紫熏香伯爵看向里尼,“这第八扇门的秘密,你到底掌握了多少?”
  里尼随意地微笑,“我已经得到了永生之七·扎西德勒的钥匙,在去王都之前,我会亲自去看看的。”
  顿时,所有人都是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大雪落地的簌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