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64章 全境守护者·霍格·里尼

  卡赫拉召唤出来的瑟琳娜小姐姐并没有让里尼失望,一道幽蓝色的寒流,从她虚幻的法杖之中飞出,朝着希尔德伯爵的骑枪飞去。
  寒流带起的寒气,让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寒流顺利地落在了骑枪之上,希尔德伯爵并没有发现他们的意图。
  热胀冷缩,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还不太普遍。
  这并不是一个人人都知道的常识。
  寒流落在骑枪上,咔嚓声骤起!
  本就遍布裂纹的骑枪,裂纹瞬间扩大,一块块金属的碎片,从骑枪上滑落。
  然而这个时候,里尼忽然发现身旁的安德莉亚,握着一柄银色的匕首,竟然是跃跃欲试!
  安德莉亚的胆子向来很大。
  可是这个时候,以安德莉亚那只拿得动匕首的力量,怎么可能对这柄满是伤痕的骑枪造成破坏?
  即便是满是伤痕,那也是一柄重达几百磅的骑枪!
  里尼伸手一把将安德莉亚推到背后,双手握住手中的长刀,这个距离,已经没得跑了!
  剩下的,唯有堂堂正正一战了。
  对方的骑枪已经是强弩之末,只需要最后一根稻草便可以压倒。
  希尔德伯爵,明显也是感受到了骑枪的变化,他的骑枪,在那寒流之下,进一步地损坏了。
  他看向朝着他跑来的里尼,眼神中再不是只有着愤怒,还有着一丝的惊疑不定。
  就在这个时候,在他的身旁,一个无头的骑士高高跃起,挥动着手中的双手剑朝着他劈砍。
  他挥动起手中的骑枪,和无头的骑士手中巨剑碰撞。
  咔嚓嚓!
  骑枪的枪头有一半破碎了!
  希尔德只觉得大脑一阵眩晕,他的灵魂容器受损,让他也受到了波及!
  而地面上无头的骑士,身躯如同受到了撞城锤撞击一般变成了烂泥。
  就在这个时候,里尼高高地跃起,用尽全力狠狠地一刀劈在了骑枪的中端!
  咔擦!
  断裂声再一次响起,希尔德伯爵的身躯扭向自己的右边,那一柄巨大的骑枪,断裂成两截,摔在了地面上。
  希尔德伯爵的身躯,从马背上滑落,摔在了地面上。
  无头的身躯伸手向天空,似乎是想要抓住什么,但是他什么都没有握住,所有的一切如同指间流沙般滑落,他的世界开始变得黑暗。
  一柄长刀落下,插在了他的胸口,破碎了他的心脏。
  烈火焚烧之中,没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继续阻止这烈火的燃烧。
  无头骑士的力量,已经随着骑枪的破碎,彻底失去。
  希尔德伯爵不再是不死之身,而里尼的最后一刀,同样终结了他的生命。
  里尼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他刚刚距离死亡的距离,好像有些近。
  他眨眼,那一棵纠缠的灵木,并没有出现第三个和第四个魔物格。
  刚刚那种恐惧感,都不足以开启魔物格吗?
  难度还真是大啊。
  而在这个时候,呆住的狼骑士和豹骑士们,终于是缓过神来。
  刚刚,那不可一世的希尔德伯爵,就这么死在了他们的领主大人手上吗?
  理隆的双眼有些迷茫,下一刻变成了失魂落魄。
  他本应该是霍格家族的守护者,但是他刚刚,居然不是第一个冲锋向前的。
  他觉得自己的荣耀受到了侮辱,他自己胆小的侮辱。
  他朝着里尼跪倒,伸手抚胸,“北风呼啸!”
  所有的骑士们,都是跟着理隆一起,跪倒在地,口中低声呼喊着,“北风呼啸!”
  英雄不是最强的,但是却是最勇敢的,在所有人都不敢挥刀的时候,只有英雄有着挥刀的勇气。
  毫无疑问,现在的里尼,便是他们的英雄。
  理隆抬头,他的语气,尊敬而勇敢,“您的勇敢,征服了我们每一个人。”
  里尼伸手将插在希尔德伯爵身躯上的长刀拔出,提着刀来到所有人的背后,安德莉亚有些惊慌地起来,“哥哥,对不起。”
  安德莉亚知道她做了什么,她看向里尼操控的那个死去的骑士,已经是一滩烂泥。
  里尼刚刚注意到了她的表情,如果不是她心中的杀意在蠢蠢欲动,那么,里尼绝对不会这样亲自冲上去的。
  只有他们兄妹才知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里尼根本不是勇敢,只是不得不冲上去。
  里尼揽着安德莉亚的肩膀,走到那张小桌前,他倒了一杯葡萄酒,然后饮下了一口,似乎是还不够,他又喝了一口。
  安德莉亚在旁边不敢说话,乔菲走过来,很是兴奋地看向里尼,“里尼,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吗?”
  “你一个普通阶位的魔物掌控者,杀掉了一个致命阶位的存在,整个潘多拉,都会响起你的名号!”
  “你的名字,将传遍整个潘多拉!”
  里尼思考着杀掉希尔德伯爵的过程,数千磅的炸药,让希尔德伯爵身躯不便,无法发挥全力,即便是强大如同守夜人,都是被一枪轰飞。
  这样的存在,居然死在了他的手里。
  对于魔物掌控者来说,这样的战绩,恐怕不亚于屠龙的传说!
  乔菲看见里尼出神,伸出手在里尼的嘴唇上轻轻一拂,“不愧是我想要锁住的小男人。”
  里尼忽然起身,看向远处瑟瑟发抖的林博,里尼挥手,“带上他,现在,我们要去解决最后的那些麻烦,希尔德伯爵,可不止这一个儿子!”
  所有的骑士开始回到之前的营地,带来他们的战马,豹骑士和狼骑士们上马,看向最前方的霍格·里尼,等待着他的命令。
  里尼回头开始下令,“希尔德家族现在一片乱象,身为主持正义的贵族,我们现在要让整个希尔德家族的领地平定下来,我们,要用手中的剑给他们安宁!”
  “来啊,跟我冲!”
  里尼挥动马鞭,直冲希尔德伯爵之前的营地,不过刚刚来到营地门口,便是看到了逐渐开始回来的一些骑士。
  他们因为恐惧而逃跑,也因为恐惧消退开始回来。
  这些刚刚回营地的骑士们看向那些强大的己方豹骑士,希望这些回来的己方豹骑士能够给他们下令。
  这些豹骑士们有些惊恐地看向里尼,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希尔德伯爵的死。
  眼前这个还没有长胡子的年轻男人,刚刚斩杀了强大无比的希尔的伯爵!
  里尼策马来到这些豹骑士的前方,他暴喝:“挡我者死!”
  豹骑士们忽然看了一眼,再也没有勇气反抗里尼的统治,杀掉希尔德伯爵,给他们的战汉太大了,这同样给里尼带来了强大的威势!
  他们低着头将路让开,里尼带领着自己的人,直接冲进了营地中,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来到了营地的中央。
  希尔德伯爵的两个儿子开始骂骂咧咧,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里尼直接抽刀直指这两个骂骂咧咧的家伙,“绑起来!”
  上百个契约了魔物的骑士们一拥而上,这两个家伙自然是抵挡不住。
  片刻之后,林博被带了过来,他走上前,两旁是握着兵刃的豹骑士和狼骑士站成两排。
  走过一排排兵刃,林博看到了远处被绑住的两个弟弟。
  这里两个弟弟被绑住了手脚,跪在了里尼的面前。
  里尼坐在一张大椅上,手中杵着那把杀了他父亲的刀。
  他看向里尼,心中不禁升起一股害怕之意,就是这个年轻人,靠着一把刀,几艘船,六十个骑士,扫平了整个黑海岸。
  在他的手下,死了一位伯爵,三位子爵,数位男爵。
  他现在是绝对的胜利者。
  林博被推搡着来到里尼的身前,不自觉地跪下了。
  就在这个时候,里尼杵着的那把刀插在了他的面前,然后他听到了里尼的声音,“只能有一个希尔德伯爵,我并不想黑海岸这里出事,弄出什么争位的戏码。”
  林博很快据明白了里尼的意思,他是要自己杀了这两个弟弟。
  身旁是两个弟弟的呼喊,“二哥,二哥,你放过我们吧!”
  “我们不敢和你争位的!”
  这个时候,里尼冷笑,“他们是没有这个胆子跟你争,但是,说不定有人想要他们争呢?”
  里尼低头,隔着长刀和林博对话,“如果你还不能动手,那我就只能下令,解开你一个弟弟的绳子了。”
  这个时候,林博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杀人诛心。
  他伸手,颤颤巍巍地握住了那柄杀了他父亲的刀,杀他父亲,他也有一份功劳。
  他是个弑父之人,也不在意杀两个弟弟了。
  片刻之后,地面上多了两具尸体,也多了两颗头颅。
  三天之后,整个黑海岸变天,在林博的一条条命令下,不忠于达鲁的骑士们被清除。
  圣女骑士团,奉着林博的大义,在黑海岸展开了一场清洗。
  由于霍格·里尼的威名,这一场清洗很快便结束了,在霍格·里尼的威名下,还敢举起战剑的骑士并不多。
  希尔德伯爵战死,他的儿子,在战争中死得只剩下林博,在碧蓝岛的子爵,以及紫熏香伯爵的女儿乔菲的见证下,林博成为了新一任的希尔德伯爵,不过要一年之后,才能正式称之为希尔德伯爵。
  介于里尼只是一个子爵,按照潘多拉的法律,并没有资格直接得到希尔德伯爵的封地,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扶持一个傀儡了。
  林博很快开始对这两位扶持他上位的‘功臣’进行‘封赏’。
  紫熏香·乔菲成为了新的子爵,封地是索伦以前的城堡以及领地。
  而圣女骑士团的团长达鲁,成为了黑海岸的骑士长。
  而碧蓝岛的理隆,成为了黑海岸的首席大臣。
  这一场册封,名义上是林博这个即将成为希尔德伯爵的唯一继承者册封的,但是实际上,肯定是里尼的手笔。
  持续了十年的战事,似乎在这里画上了一个句号。
  所有的贵族都知道,霍格·里尼虽然没有明确统治黑海岸,但是实际上,霍格·里尼是这里的暗夜之王。
  他们甚至在想,这位新继位的希尔德伯爵,有没有机会踏出自己的城堡一步。
  实际的情况,也和他们预想的区别不大,在希尔德伯爵偌大的城堡中,只有林博和他的贴身女仆居住在其中,而在城堡之外,是不断交替地数十名豹骑士。
  林博知道那个双腿俱全的贴身女仆意味着什么,他每次看到这个女仆端着肉排进来,都会没来由的产生恐惧感,然后偷偷看一眼女仆的腿。
  那是些完全不美好的回忆。
  他觉得自己在步入疯狂。
  一个月之后,黑金港。
  四百豹骑士,在黑金港前站立,在他们前方的高台上,理隆坐在上面,静静地等待着。
  不过一会儿,有着一艘打着白狼旗的货船到达,安德莉亚站在船头,有些期待地来了一次深呼吸。
  理隆朝着达鲁点了点头,达鲁挥手,示意一部分豹骑士跟着他去。
  达鲁领着他们来到船前,先是来到了安德莉亚的面前,在安德莉亚面前恭敬半跪,“美丽的小姐,您的骑士到了!”
  安德莉亚挥了挥小手,“快起来吧。”
  达鲁走到安德莉亚面前,安德莉亚从旁边的仆从手中提过一个袋子,递到了达鲁的手中,达鲁打开,里面是亮闪闪的银条。
  这是他的薪水。
  达鲁将袋子系在自己的腰带上,然后朝着最前方的一个豹骑士示意过来,这个豹骑士走过来,学着达鲁的样子,在安德莉亚面前半跪行礼,然后安德莉亚递过来了一个袋子。
  他伸手接住,打开袋子瞅了一眼,这里面不仅有他的薪水,还有着他麾下普通骑士的薪水。
  这一刻,他彻底知道,自己效忠的不再是希尔德家族,而是那一面白狼旗。
  他起身,沉声说着,“永远为安德莉亚小姐持剑!”
  里尼并没有给理隆他们册封爵位,这个爵位,是希尔德家族的爵位,不是霍格家族的。
  所以,里尼并没有给理隆爵位。
  然而,让里尼如今忧心地并不是这个,而是面前正在吃着烤肉的乔菲。
  里尼有些无奈地揉着头,“乔菲,你作为希尔德伯爵家族的子爵,不在自己的封地上好好呆着,经营自己的封地,跑到碧蓝岛上做什么?”
  乔菲的眼睫毛挑起,有些戏谑地看向里尼,“怎么,暗中掌控了一个伯爵的力量,就瞧不起我这个你麾下的小子爵了?”
  里尼嗤笑,“瞧不起谁都不能瞧不起我们的乔菲大小姐啊!”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乔菲拿起胸前的毛巾擦了擦嘴,胸口的丰盈颤了颤,然后凑到了里尼的面前,不经意间,里尼似乎看到了一抹雪白,他的耳边传来了乔菲的声音。
  “知道吗?王都中,有一个消息传了出来,王室,似乎是准备征辟你为潘多拉的首席大臣!”
  里尼皱眉,“国王之手?”
  乔菲点头,“是的,国王之手,潘多拉的全境守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