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6章 永生之七·扎西德勒

  狼人?
  吸血鬼?
  或许乔菲不该来的这么早,又或许是,自己应该早点到营地一趟。
  自己现在对于夜行者的知识太匮乏了。
  天知道吸血鬼狼人是什么危险级别。
  不过按照盖弥曾经说过视觉感知,污染效果,菲尔曼见到自己和乔菲的区别不是很大,应该都是普通种的魔物。
  让里尼比较好奇的是,吸血鬼到底是契约了什么玩意儿,两颗带着吸管效果的长牙?
  里尼并没有做更多的准备,因为他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吸血鬼到底害怕什么。
  并且也没有这个必要,吸血鬼或许是怪物,但是他也是。
  菲尔曼男爵继续描述着,“乌鸦爵士曾经契约过一颗狼人的心,在那个时候,碧蓝岛北方的高大雪狼,是碧蓝岛的守护力量。乌鸦爵士死后,那些雪狼便是已经失控了,每年冬天,缺乏食物的时候,就会进攻碧蓝岛小镇,获取食物。”
  “但是乔菲小姐不这么认为,她觉得你祖父的心,落到了其他人的手中,每年冬天的狼群,是有夜行者在背后驱使的。”
  “所以,她让我秘密调查大人的城堡,期待可以发现乌鸦爵士留下的秘密。”
  里尼点头,然后分析,“所以说,她要的,是我祖父的秘密,而不是我父亲的秘密?”
  菲尔曼摇头,“我也不知道,霍格·班科大人,应该没有什么秘密吧,他很少去乌鸦爵士大人的密室。”
  霍格·里尼笑了笑,“明天开始,让乔治成为我的贴身护卫,如此勇敢的骑士,应该有一个更好的前程。”
  菲尔曼将头颅磕在地面上,“大人,乔治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霍格·里尼继续问:“你和乔菲还有什么其他的交易吗?”
  菲尔曼摇头,“没有了,真的已经没有了大人。”
  这个时候,在霍格·里尼的心中,忽然响起了一句低语,“杀了他,他背叛了你,杀了他.......”
  霍格·里尼的眉头微微皱起,是我将这恶魔看得太高了吗?
  就这?
  好好好,我们杀了他啊。
  心中的低语消失,似乎是还有些不情不愿。
  里尼在心中说:“我们不仅要杀了他,还要让他好好的享受死亡带来的恐惧。”
  霍格·里尼看向菲尔曼,“如果明天你还活着,你应该会明白会发生什么,哦,我可怜的菲尔曼男爵。”
  他起身,在月光下离开了院子。
  菲尔曼看向屋外,却是发现里尼早已不见了踪影,他希望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然而并不是。
  他打开酒柜,拿出最烈的烈酒,然后他走到靠窗的桌子前,点燃了蜡烛,拿起鹅毛笔,压住鹅毛,然后放进墨瓶中,吸取墨汁,他落笔在一张兽皮上写下:
  【我的儿子】
  他提笔良久,终究是放下,在死亡前,还给儿子写了一封信,会暴露自己早就知道自己的死亡。
  这太过突兀了。
  自己的儿子不应该知道自己的愚蠢罪行,这样的乔治,无法接受自己去继承他的爵位。
  乔治会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而且,乔治是个勇敢忠诚的骑士,他继承爵位之后,有的只是年轻人的勇敢和忠诚。
  自己的大人,霍格·里尼,这位深沉地可怕的领主,有着足够的手段,可以让乔治死心塌地。
  他拿起兽皮,放置在蜡烛上,兽皮被点燃,如同在燃烧他的生命。
  他拿起身前的烈酒一饮而尽,听船上的水手说,最浪漫的死法,应该是泡在酒水中死去。
  喝完房间中所有的酒水,他打开装满葡萄酒的巨大木桶,而后,一头栽了进去。
  乔菲伸手在地下道第三个转角附近摸索,摸索了一分钟,她的嘴角露出自信的笑容,她伸手,全力推动着眼前的暗门,暗门缓缓打开,满是黑色的暗门之后,没有任何光芒。
  黑暗中,乔菲露出一抹笑容,然后朝着其中踏步,这是一条长长的甬道。
  在这里,她嗅到了一股浓郁的狼人味道,这是让她讨厌的味道。
  不过这年份,似乎是有些久。
  她走进其中,来到其中的石室中,她环顾四周,有着一个书架,还有着一个祭坛,书架上是一本本羊皮卷。
  而祭坛,似乎不久前才刚刚被用过。
  她看向祭坛,伸手摸索着,是一个比较常见黑暗阵法,七芒阵。
  她看向祭坛的中央,献祭物早就已经失去了踪迹,只剩了一句带着鲜血的话:
  【永生之七·扎西德勒已经到手】
  她后退了两步,有些难以置信眼前所看到的。
  永生?
  这间密室,在不久前刚被用过,那个时间,是霍格·班科用的?
  想要开启祭坛,必须要契约感知类魔物,不然无法解读祭坛中传递的消息。
  可是,这里除了霍格·班科,没有其他人进来过。
  难道说,霍格·班科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同样契约了魔物?
  没有任何人看了出来,即便是她的父亲,一位强大的伯爵,一位致命级别的存在,都没有任何察觉。
  霍格·班科,到底在准备些什么?
  她的心中闪过一丝恐惧,以往看起来温柔和蔼的霍格·班科,在她的眼中化身黑暗,笼罩了一切。
  污染,是霍格·班科留下的污染!
  霍格·班科经常呆在这里,他在这里留下了高阶位带来的污染!
  她起身,离开了祭坛,正当她想要拿起书架上的羊皮卷阅读时,忽然发现在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穿着一身燕尾服,在肩膀上,坐着一个小丑般的木偶。
  “霍格·里尼!”
  阿木从霍格·里尼的肩膀上跳下来,走到乔菲的面前,抬头看向乔菲,如同在欣赏一件宝物。
  “里尼,这就是你说那个会跳舞的姐姐吗?”
  里尼笑着点头,“是的。”
  阿木朝着乔菲伸手,“姐姐,你可以教我跳舞吗?”
  乔菲看向里尼,“霍格·里尼,你们霍格家族,到底在图谋什么!?”
  霍格·班科是一位夜行者,甚至至少是致命阶别的夜行者,而他的儿子,霍格·里尼,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她忽然觉得自己贸然前来是个错误,碧蓝岛,就像是一道深渊般,带给人无数的惊喜,以及,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