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9章 摇晃的红酒杯

  这或许是一件小事,但是却是被里尼高高拿起,那么,这便不再是一件小事。
  但是对于菲尔曼,这件事似乎又是轻轻放下了。
  里尼没有询问菲尔曼任何事情。
  里尼起身,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动过任何食物,“我已经吃饱了,最近事情有些多,抱歉,先失陪了。”
  克莱尔太太想要提醒里尼,却是看到三个男爵都有些拘束,她看向里尼的背影,在淡黄色的灯光下,瘦弱的身躯忽然变得高大起来。
  克莱尔太太知道,里尼,已经完成了他的统治。
  经历过一次死亡危机的懦弱孩子,逐渐变成了碧蓝岛的统治者,唯一的统治者。
  宴会很快便结束,这并不是一次欢快的宴会,领主先行离场,男爵们也没有心思继续吃下去。
  高大的城堡上,里尼站在窗口,可以看得到三个男爵离开时的情形。
  斐裂和福劳尔故意疏远了菲尔曼,走在了一起。
  看着菲尔曼老迈的身影,里尼知道,菲尔曼今晚,即便是有着年轻丰满的女仆暖床,也无法安睡。
  “那金枪鱼并不新鲜,居住在岛上的贵族男爵,不可能吃不出来,对吗?”
  红酒在酒杯中摇晃,在淡蓝色的月光下,如同粘稠的黑色血液。
  站在里尼身旁的骑士长,理隆忽然觉得领主的背影有些压抑,领主大人,似乎是在欣赏着他的‘杰作’,“是的,大人,他今晚必定无法安睡。”
  理隆忽然问,“大人,还需要给他晚上送些什么东西去吗?”
  里尼摇头,“太多的手段,反而显得我底气不足了,你要知道,人是拥有想象力的,想象力,是个好东西,他会好奇我到底在想什么,我想对他做什么,让这想象力发酵,而这,会让他的精神受到折磨。”
  “一个老迈的贵族,精神受到折磨,会让他足够脆弱,脆弱到让我任意拿捏。”
  里尼端起酒杯,泯了一丝酒液,他喜欢酒水在酒杯中摇晃的感觉,但是可惜的是,他三杯就倒。
  理隆继续汇报着,“对了,大人,理隆无能,没有找到那个不速之客。”
  里尼笑了笑,“你很难找到一个隐藏起来的人,但是,你可以很简单找到一个送上门来的人。”
  理隆疑惑,不知道里尼的意思。
  里尼的食指和拇指摩挲,“你看过那个不速之客送来的消息,他想要我的一样东西。所以,我们给他吧。”
  理隆脸上露出欣喜,“大人,你已经知道了他在找什么了?”
  里尼摇头,“不,我不知道。”
  理隆疑惑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我们要怎么给他?”
  里尼笑,“有些时候,重要的不是我们有没有那个东西,重点是他觉得我有,既然他觉得我有,那么我就有。”
  理隆似懂非懂,只见里尼伸手,从柜子上拿起一个盒子,“首先,这个东西不能太大,因为他觉得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我能够拿走,就如同我手中这个装凤尾鱼的罐子。这里面装着的,确实是一条凤尾鱼,但是,谁能想到,我们重兵护送的,会是一条凤尾鱼呢?”
  “然后,我们需要秘密的行事,让他知道,我们在护送这件东西。”
  “最后,我们要挑选一个时机,让他觉得必须出手,而且也适合出手。”
  理隆点头,喉结上下移动,他咽了一口唾沫。
  里尼继续说着,“所以,就是今天的午夜,作为一个夜行者,这个时间,很是适合他发挥。我们只要朝着灯塔前进,那么,他便没有办法继续等待。”
  “毕竟,这个东西落在守夜人的手里,他恐怕就很难拿回去了。”
  里尼伸手拍了拍理隆的肩甲,“所以,我的骑士长,你明白了吗?”
  理隆终于是明白了里尼的谋划,“放心吧,大人,午夜的时候,所有的骑士,都会集合。”
  理隆离开了里尼的房间,他要去准备了,只是,心里却是升起了一个想法,里尼变了。
  毕竟眼睁睁看着霍格·班科以及一船的人死去,变化有些大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如今碧蓝岛的统治者,可是行走在黑夜中的夜行者。
  午夜。
  效忠霍格·里尼的骑士,在城镇中集合,动静很小,但是却躲不开三个人的眼。
  霍格·里尼在晚上的行为太过瘆人,让三位男爵都是难以入眠。
  黑色的乌鸦将三位男爵的动作看在眼里,斐裂和福劳尔似乎是有些兴奋,他们向往着一位强大的领主,带领他们获得更多功勋的强大领主。
  而现在,霍格·里尼给他们的印象是深沉,深沉带来的,是领主的威严。
  至于菲尔曼,他拥着一位丰满的女仆想要睡觉,却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他起身,拿着油灯在房间之中左右来回走。
  忽然,他听到了一些金属碰撞的小声音,“怎么回事?外面发生了什么?”
  他的骑士长来到房间外,很是惊讶地小声说,“大人,里尼少爷,集结了他所有的骑士!”
  菲尔曼手中的油灯落地,在地面上摔碎,灯芯浸泡在灯油中,很快熄灭。
  菲尔曼喃喃自语,“不至于啊,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即便是探听他的消息,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啊.......”
  “他到底知道了什么?”
  菲尔曼随意裹上一件大麾,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调集所有的骑士,等着我的命令。”
  骑士长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菲尔曼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但是依旧是照办了。
  菲尔曼走到临街的房间,透过窗户的小缝,看向城堡。
  在他的眼中,五十三个骑士全副武装,簇拥着一辆马车,每一匹战马的蹄子上,都包裹着羊毛布,这是为了隐藏战马行进时的脚步声。
  霍格·里尼,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很快,穿着一身黑衣,戴着皮手套的霍格·里尼从城堡中走了出来,披风的轮廓不对,他的披风里,似乎是藏着什么东西。
  霍格·里尼朝着最后方的十三个骑士挥手,示意他们留在这里。
  然后,他小心地看了一眼周围,和芬格尔·理隆小声交谈了什么。
  似乎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他登上了马车。
  四十个骑士簇拥着马车开始出发,就在路过菲尔曼男爵的庄园时,马车忽然停下,菲尔曼男爵只觉得心中一紧,后退了三步,木板嘎吱作响。
  霍格·里尼打开车窗上的车帘,看向他的方向,在淡蓝色的月光下,朝着他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车帘放下,骑士们继续护送着霍格·里尼行进,不过一会儿,便是离开了城镇。
  菲尔曼看着远去的骑士们大口大口的喘息,他能够看出来一点,他的领主大人,似乎是在护送什么东西,这个东西很重要,所以挑选在夜晚偷偷出发,还为了隐藏行踪,让骑士的战马马蹄裹上了羊毛布。
  为了以防万一,他带了四十个骑士护送,这是霍格·里尼,在碧蓝岛陆地上五分之四的兵力。
  可是,为什么他会看我一眼呢,还有那个诡秘的微笑,到底意味着什么?
  霍格·里尼的车队走出了城镇的大门,而城镇中,一个酒馆的门打开。
  发丝上满是水草的男人,伸手从头发中摸出一只青色的螃蟹,放在嘴里,嚼得咔咔作响。
  “还真是一只狡猾的兔子啊,可是,兔子毕竟是兔子,兔子,是吃素的。吃素的兔子,怎么可能知道夜晚才是夜行者的主场呢?”
  他的嘴角露出微笑,他的背后,生锈的大弓黯淡无光。
  “不应该说这些,毕竟,猎物,永远不会明白狩猎者的想法。”
  密林。
  行进的骑士们举着火把,火光照耀在灌木上,灌木的后方,便是一片漆黑。
  嚓嚓嚓!
  一处灌木丛忽然剧烈的摇摆起来,在火把的照耀下,灌木的影子被拉长,摇摆的灌木丛,让影子看起来如同是张牙舞爪的怪物。
  “那是什么!?”有骑士叫喊。
  骑士们开始警惕,可是下一刻,在他们的周围,四面八方的灌木,全部开始颤动,无数的影子张牙舞爪!
  理隆明白了过来,急忙大喊道:“敌袭,敌袭!”
  “对方的箭法很好,火把可能会被他射灭,点燃地面上的树叶,火,我们必须要有火!”
  带着油坛的两个骑士,将马背上的油坛解开,丢向满是落叶的地面,油坛在地面摔得粉碎,火油撒了一地,一个火把丢下,下一刻,枯叶和火油开始燃烧,火势迅速拔高。
  明亮的火焰中,里尼拉开车帘,一滴水忽然落在他的手背上,下一刻,在密林之中,一场瓢泼大雨瞬间落下。
  淡蓝色的月光下,大雨倾盆而下,没有任何预兆,无数的灌木在大雨中狂舞,窸窸窣窣。
  大雨浇在被点燃的地面,雨水如同是蛇般游动,将地面上的火焰熄灭,剩下的火焰,逐渐被雨水有意识地勾勒成一句话:
  【欢迎来到夜行者的世界,尊敬的霍格·里尼少爷!】
  透过这句话剩下的火焰,里尼朝着火焰的前方看去,可以看得到一个浑身海草,脸色苍白的中年男人,那个男人透过仅剩的火光,朝着他微笑。
  而后,所有的火焰被雨水浇灭,黑暗,再次统治一切。
  恐慌,在骑士中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