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8章 切烂的金枪鱼

  恐惧?
  不再恐惧的时候,我现在还在恐惧吗?
  还真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阿木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它只知道这么多。
  这已经是两天之后,在房间之中,一只黑色的乌鸦正在笨拙的飞行,乌鸦的双眼没有多少神采,不像是活物。
  这是里尼目前操控的目标,他正在尽力去操控着乌鸦的飞行。
  飞行,是需要学的。
  里尼的操控,和亡灵一类的操控并不相同。他的操控,是完全操控所有的部分,甚至于,感官共享。
  并不是下达命令,而是,完全由他操控所有。
  他测试过数量,最多只能操控一具尸体。不过好在,他几乎可以无视距离,当然,是在尸体不腐烂,并且可以保持行动的情况下。
  单一,但是操控的细节更多。
  一天的时间,摔烂了三只乌鸦,他终于是勉强能够操控乌鸦的飞行。
  乌鸦在窗台前落下,里尼走到了窗口,打开了窗户,而后,里尼闭上了双眼,乌鸦睁开了双眼,朝着远处飞去。
  飞出城堡,在乌鸦的视野中,里尼可以清楚地看到城堡的大小,占地大概十亩,位于整个城镇的中央。
  城镇并不大,只是一个有着两千人的镇子,他的名下,有着五千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城镇中,还有着三万人,居住在城镇的附近。
  整个碧蓝岛,大概有着一万人,剩下的五千人,是属于他的三个男爵的。
  他实际上能够控制的,便是五千人,至于三个男爵的人口,他并不能直接控制。
  他的权力便是,发出征召令之后,三个男爵必须率领着自己的骑士前来参战。
  这种权力,对于陆地领主或许用处不小,但是对于他这样的一个海岛领主,并没有多大的用处。
  霍格·班科跟随他效忠的紫熏香伯爵出征的时候,更多的是率领着一支船队,负责补给。偶尔也会执行一些偷袭的任务,不过很少。
  而碧蓝岛上的三个男爵,他们执行最多的任务,应该就是在霍格·班科出征的时候,守护碧蓝岛了。
  以及,每年的冬天,抵挡来自北方雪原的狼群。
  这里的骑士,更多的用处还是维护碧蓝岛上的治安,领主的威严。
  曾经拥有的鱼鹰号战船已经在海怪的触须下沉入海底,他现在需要尽快造好一艘新的船。
  城市的卫生条件并不是很好,随地大小便,地面上,有着不少的粪便或是垃圾。
  这让里尼生出了一个修厕所的计划,这是一个必须执行的计划。
  霍格·里尼无法忍受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弥漫着难闻的气味。
  不过现在,他更加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三个男爵,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这是他更加好奇的事情,作为一个领主,应该时刻知道自己属下的忠诚度问题。
  乌鸦在港口前落下,可以看得到有着三艘船正停留在海湾中。
  三艘船上,有着不少巨大的圆木,看来这三个男爵,挺会抓住商机的。
  他们知道自己的船已经沉没,需要木头建造新的战船,所以现在带着大量的木头,希望可以售卖给自己。
  菲尔曼男爵,一个优雅的老迈男爵,他是里尼爷爷那一辈的首席大臣,最后被霍格·班科封为贵族。
  他带来的木头应该是最多的,这意味着并不是他足够忠诚,而是他的家底比较丰厚。
  领主可以命令效忠者进行战争,但是效忠者并不会平白无故送给领主财富。
  另外两个男爵都是年轻人,他们继承了父辈的爵位,并且渴望着战争,希望可以得到出战的机会,获得更多的功勋以及财富。
  斐裂男爵信仰着骑士之道,能够使用一柄巨大的双手剑。
  而福劳尔男爵则是一个女人,她有着一头橘红色的卷发,更向往着出海。
  三位男爵相遇之后,更多的只是寒暄,并没有让里尼看出更多的东西。
  三个男爵相约前往城堡,拜会他们的领主。
  乌鸦朝着城堡飞去,落在里尼的窗台上,里尼也是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眼,门外传来了克莱尔太太的声音,“里尼,该出来了面见效忠你的贵族了。”
  里尼打开门,可以看得到克莱尔太太有着一抹担忧的神色,克莱尔太太并没有隐藏她的想法,伸手将里尼的燕尾服整理得更妥帖。
  “里尼,你不要紧张,就像是你的父亲平常一样就可以了。要是实在有回答不上来的问题,你就让我回答就可以了。”
  克莱尔太太很明显清楚原主只是一个无所事事的贵族,对于这些交际,以及一个领主的威严和责任并不熟稔。
  里尼笑了笑,伸手将克莱尔太太抱住,轻轻拍了拍克莱尔太太的背,“母亲,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嗯,我会按时去的。”
  宴会很快召开,当里尼走进宴会大厅的时候,三位男爵都是起身站了起来,朝着里尼弯腰行礼,“尊敬的少爷!”
  里尼还没有继承爵位,所以称呼还是少爷。
  里尼微微点头,走到长桌靠近壁炉,最温暖也是最尊贵的位置,他坐下,“都坐下吧。”
  三位男爵互相偷偷瞄了一眼,交流了一番眼色,这位里尼少爷,和之前有些变化。
  或许是因为霍格·班科已经死去,又经历了一次生死危机,所以这位少爷成熟了不少。
  里尼拿起一杯殷红色的葡萄酒,“我的父亲遭遇了一场海难,已经回不来了,我的妹妹在大陆上学,还没有回来,所以,葬礼会推迟几天。”
  菲尔曼男爵点头,露出悲伤的神色,“大人的事,我们都很悲伤。”
  福劳尔男爵也是安慰里尼,“请里尼少爷不要太过悲伤,保重自己的身体。”
  斐裂男爵点头,“葬礼的事,都由里尼少爷做主,几天的时间,没什么的。”
  里尼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在这个时候,菲尔曼男爵忽然问,“对了,我听说碧蓝岛上,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竟然敢刺杀里尼少爷,不知道,需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里尼的神色微微一变,他并没有让芬格尔·理隆告诉他们这些。
  他的目光在福劳尔男爵和斐裂男爵的身上扫过,福劳尔男爵有些惊讶,“还有这种事?”
  斐裂男爵则是伸手握住自己的剑柄,显然是愤怒之极,“里尼少爷,岛上居然出了这种事,请少爷将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把这个杂碎揪出来!”
  然而三位男爵看到的,并不是里尼感动,而是逐渐阴沉下来的脸色。
  克莱尔太太也有些惊讶,有些急切,“为什么居然还会有这种事,里尼,你应该告诉我的。”
  菲尔曼男爵,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应该是在自己的身边有着人给他通风报信,不过还好的是,斐裂男爵和福劳尔男爵,应该是不知道的。
  里尼没有回答任何一个人的问题,而是伸出食指敲打着桌面,“芬格尔·理隆!”
  理隆很快从门口走进了宴会大厅,朝着里尼行礼,“少爷,发生了什么事?”
  里尼问:“派去通知菲尔曼男爵的,是哪一个骑士?”
  一句话下来,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了事情有不对的地方,这位新的碧蓝岛的统治者,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
  菲尔曼男爵的神色开始变化,花白的胡子颤了颤。
  理隆回禀,“我的大人,是罗伊。”
  里尼微微点头,然后吩咐道:“我的骑士,告诉我,他违背了哪一条骑士守则。”
  理隆就站在门口在,自然是知道大厅中发生了什么,罗伊肯定是告诉了菲尔曼男爵其他的事情,“我的大人,他违背了忠诚这一条。”
  里尼挺直身子坐着,“他不配继续当骑士了。”
  理隆明白里尼话里的意思,“我的大人,您的意志,将通行整个碧蓝岛!”
  理隆走出了大门,并没有停下,应该是去处理罗伊的事了。
  这个时候,里尼看向菲尔曼男爵,菲尔曼男爵盘子中的一块金枪鱼被切得有些烂,里尼微笑着询问,“菲尔曼,这金枪鱼的味道怎么样?”
  菲尔曼抬头,和微笑的里尼对视,而后,目光下移,“很好,是很新鲜的金枪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