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88章 骷髅的救赎·何为审判

  五年前,刚刚新婚的柯尔文跟随希尔德伯爵前往波澜海围剿海匪,船长迷路,带错了方向,柯尔文随着众人流落到一个小岛上。
  谁知这个小岛就是海盗的巢穴,众人被海盗追杀,慌乱之中,柯尔文在悬崖边失足落入了大海之中。
  在远方,有着一艘木船航行过来,他的大腿被一只鱼叉插中,海盗们看见竖着骷髅旗的木船,大喊着魔鬼逃走了。
  鱼叉上带着绳索,将他拉扯到了船上,船上的人似乎是不在意他的腿是否伤了,只在意他的死活。
  字面意义上的死活。
  只要还是活着的,就没有问题。
  柯尔文抬头看向船上的水手,他看到的,不是有血有肉的人,而是一个个眼中闪烁着蓝色灵魂火的骷髅。
  他不敢说话,浑身颤抖,很快,他被这些骷髅关押了起来,他们似乎是并没有兴趣吃掉他或是吞噬他的灵魂,而后,这些骷髅杀光了海盗,然后将一些食物带了回来。
  骷髅并不需要食物,但是柯尔文需要。
  骷髅们给了柯尔文食物,而后,越来越多的人被抓了起来,同时被关在船底的船舱里。
  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来,他们没有想过反抗,因为他们的对手是非人的怪物,逃跑?
  不,并没有心思逃跑,只有饥饿才能让他们想起他们还活着。
  一个月之后,他们被带到了一口满是白骨的井前,所有被抓来的人类,在骷髅的推动下,在满是锈蚀的长剑下,一个个跳进那一口白骨井。
  柯尔文是第一个被抓的,然而他是最后一个被推下去的。
  无尽的痛楚蔓延他的全身,如同灵魂被置于火上炙烤。
  他看向周围,有的只是鲜血融汇的淤泥,痛楚逐渐蔓延,让他的大脑痛苦不堪,剧烈的痛苦淹没了他.......
  等到他再次苏醒,他看向自己的双手,只剩下了白骨,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躯,已经全是白骨。
  他明白,他已经变成了骷髅。
  所有新生的骷髅被驱赶到了一处关押了起来。
  第二天,有一个骷髅队长前来,带着柯尔文和另外一个骷髅来到了一个封闭的角斗场,骷髅队长指了指他们俩,只说了很简单的一句话,“你们,活一个,一个小时之后,若是有两个,我会都杀掉。”
  两个骷髅沉寂了片刻,然后朝着对方铺了过去,他们并不知道如何杀掉对方,但是撕打总是没错的,打碎对方的头骨!
  柯尔文毕竟曾经是个水手,他战胜了十多人,熬过了两个月。
  而这一天,柯尔文的对手是一个高大的骷髅,他并不是对方的对手,不过三分钟过去,便是被对方摁在地上打。
  但是在最危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要裂开。
  嗯,真奇怪,自己还有胸口吗?
  下一刻,他的手中飞出一团幽蓝色的火焰,那一团火焰落在对手的身上,如同跗骨之蛆般吞噬着对方的骨头。
  不过十秒的时间过去,对方便被彻底烧得融化。
  自那以后,骷髅队长没有继续安排他进行对战,而是将他带到了一座白骨塔,将他丢了进去。
  在这一座白骨塔中,有着很多骷髅法师学徒,他得知,他要在这里学习一百年才能离开这座塔。
  无诅咒者并没有什么教导的说法,他们更为喜欢用彻底死亡,灵魂湮灭来威胁对方。
  但是高贵的骷髅法师不会有这种待遇,法师是高贵的。
  即便他只是一个骷髅。
  无诅咒者是骷髅们的自称,血肉,是一种诅咒。
  他们没有血肉,所以自称无诅咒者。
  这里的法术全靠自学,没有任何人教导。
  后来他知道,一百年并不只是一个固定的时间,只要契约了《知识之书》,就可以离开这里,为骷髅大君的战争效力。
  他想念着家乡的妻子,所以他疯狂的去学习,他忽然发现,自己的魔法天赋很高,只是一个月的时间,他居然就有着契约着《知识之书》的潜力。
  但是他还缺了恐惧,死亡降临的恐惧。
  再之后,这些骷髅法师学徒中,有一个只花了十年时间,便可以契约《知识之书》的天才出现了,但是他们却是发现,掌控着这座白骨塔的亡灵法师,并没有让那个天才去契约《知识之书》,只是说还不够。
  似乎是,想要拖上一百年。
  柯尔文开始思考着为什么,为什么必须是一百年,一天,他无趣地翻动着一本人类的基本介绍时发现了一句话:人类寿命基本不可能活到一百年。
  这一刻,他明白了,为什么是一百年。
  因为等到一百年之后,自己的所有亲人,必定已经死去了。
  亲人死去,意味着无牵无挂,那么他就只能为了骷髅大君的奖赏去战斗了。
  可是他太想念自己的妻子了,于是乎,他密谋着,利用亡灵法师沉睡的空档,去偷走一本《知识之书》。
  后来他发现了这种手段不行,亡灵法师绝对会发现少了一本《知识之书》,然后追查他们这些学徒。
  下场将会是彻底死去。
  于是乎,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杀掉骷髅法师。
  骷髅们很喜欢睡觉,睡觉可以让时间过得快一些,这样就可以很快熬过这一百年。
  他处心积虑开始谋划,对每一个骷髅都不假辞色,见一个骂一个,希望他们能够打死自己,若是能够死里逃生,他需要的恐惧可能就真正来临了。
  被所有骷髅学徒群殴了三个月,他终于是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惧。
  而后,他又等了七个月,趁着亡灵法师睡觉的空隙,他契约了骷髅法杖,成为了骷髅法师。
  亡灵法师只是危险阶位,而他,则是诡秘阶位,差一个阶位,是有机会杀掉对方的。
  他抓住了机会,在一个瓢泼大雨的晚上,杀死了那个亡灵法师。
  而后,他穿上了亡灵法师的斗篷,装成亡灵法师,继续筹谋着如何从这里逃走。
  终于,在一年后,他真正成为了亡灵法师,一个骷髅学徒一百多来年才能完成的事,他只花了一年多的时间。
  他成功地逃走了。
  柯尔文逃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一个果园,吃了十个青涩的苹果。
  然而,没有味道,咬碎的苹果从他的下巴掉在地面上。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妻子,他不知道走了多久,才走到了一个听说过的王国。
  然后他问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他回到家的那一天,一个男人正在他妻子的床上穿衣服,那个男人一边下床一边扇了他的妻子一耳光。
  “臭婊子,玩你是怕你饿死!”
  “都被不知道多少人玩过了,还装什么!”
  他的妻子在床上哭泣,浑身都是青紫的肌肤。
  双眼之中的灵魂之火剧烈的颤抖,他想去杀掉这个男人,却是想到自己现在是个骷髅。
  等到那个男人走了之后,他抓住了那个男人,问出了所有欺负了他妻子的人,他杀掉了所有人,仇恨已经彻底吞噬了他。
  没有谁是天生的魔鬼,只是事事不如人意。
  他忽然想起自己那个一天到晚哭泣的妻子,本是年轻貌美的妻子,哭瞎了双眼,傲人的身躯,因为寡妇的身份,变成了吸引男人的毒药。
  他带着食物去找自己的妻子,发现她瞎了双眼之后,反而没有那么怕了,但是他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每天去送食物。
  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乔安娜说:“德莱,我知道你很好,但是你不要再来了,我是柯尔文的妻子,你就让我一个人静静地死去吧。”
  乔安娜不是为了食物,而是被强的。
  柯尔文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痛,可他什么都做不了,由于柯尔文害怕妻子知道自己是个骷髅,所以从来没有接触乔安娜。
  他在木板上刻下一句话,递到乔安娜的手中。
  乔安娜伸手抚摸:
  【柯尔文只是失踪,他回来了,要是见不到你,他会多伤心啊?】
  他告诉乔安娜自己没有想法,只是缺了一个仆人,他说服乔安娜离开这里,乔安娜终于是接受了。
  在知道德莱对自己的身体没有想法之后,乔安娜终于是接受了这一点。
  两个无法接触的人,一个瞎子,一个伪装的哑巴,就这样过了两年的时间。
  乔安娜从来没有投怀送抱,只是洗衣服,做家务,换取自己活着的食物,每一次吃晚餐的时候,乔安娜都会很认真地告诉柯尔文,“柯尔文会回来的,他临走之前说过的,他一定会会回来的。”
  “希望女神保佑他,他是最棒的男人!”
  柯尔文倒掉乔安娜给自己做的食物,微笑地看着乔安娜,或许这样就很好。
  至少,自己可以看着她。
  可是事情忽然不妙了起来,被太多男人蹂躏过的乔安娜,得了花柳病。
  他寻了很多医生,甚至是托人将乔安娜带到了黑海岸疗养院中,但是都没有什么办法。
  据乔安娜说,那疗养院中的所有人都很好,比以往所有的医生都好,其他的医生,得知她是花柳病之后,就咒骂,根本不愿意诊治。
  而这一次,医生只是告诫了乔安娜不要再做那种事,然后告诉了她要自我隔离。
  甚至于,那个年轻的贵族少爷,在得知了之后,还亲自纵马前来,仔细询问了一番,说了一些关心的话,开导了一番乔安娜。
  乔安娜曾经说,不是那个贵族少爷,她可能在半路就可能选择跳崖了。
  遵循那个贵族少爷的教导,她告诉柯尔文,她需要一个干净的环境,那个贵族少爷的话起了作用,乔安娜的病情加重速度延缓了。
  在一个雨夜,柯尔文坐在林中木屋的窗前,伸出手指在木桌上刻下了四个字:血肉诅咒。
  如果没有血肉,那么乔安娜就不会死,没有血肉,便没有疾病!
  他翻开一本书,那本书的名字叫做:《灵魂之井》。
  他要打造让自己变成骷髅的那一座灵魂之井,让乔安娜也变成骷髅!
  这样一来,乔安娜就有救了!
  而且,乔安娜也变成了骷髅之后,自己也不需要在乔安娜的面前遮掩了!
  他的心中只剩下了治好乔安娜,于是乎,他偷走了大量的骨骸,准备建造灵魂之井。
  无数的墓地被他掘开,但是这些骨骸还不够,他还需要更多!
  死人的不够了,那就只能用活人的来凑了!
  他开始在黑海岸附近游走,寻找着那些以为逃脱了审判的罪犯,希尔德伯爵以前不审判你们,我来审判。
  你们都凑足了去死的罪孽,只是这审判迟了些,既然你们多活了一段时间,那么就用你们的骨骸来偿还罪孽吧。
  这一天,处理完尸体的他再次回到家,乔安娜躺在病床上,自己拿着一碗汤在喝,“大人,您回来了?”
  柯尔文伸手敲了一下墙壁,示意他回来了。
  乔安娜伸手指了指客厅的方向,“食物在桌子上呢,还是热的,您尽快去吃。”
  柯尔文再次伸手敲了敲墙壁,示意听到了。
  有些疲惫的柯尔文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着灵魂之井的建造,还缺五个人,再有五个人就够了。
  可是,夜行者营地已经发现自己了,夜行者营地中,好像有人能够占卜,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接下来要动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要如何才能继续下去,必须要躲过夜行者营地的监控,也要躲过对方的圈套,好在,对方还不知道自己下一个目标是谁。
  不得不说,这碧蓝岛的霍格·里尼有些手腕,短短时间之内,夜行者营地便是已经完全掌控了黑海岸,而且,这些对手还很麻烦!
  虽然他们大多都只是普通阶位,但是却有着配合,让他都觉得有些棘手。
  必须要尽快,在对方发现自己的目标之前,尽快凑齐自己需要的五个人。
  至于那个霍格·里尼,柯尔文给霍格·里尼打上了一个极致危险的标签,那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隐忍了十七年的人,一朝出世,便是石破天惊,这样的家伙,招惹他只有死路一条。
  继续下去,说不定会惊动霍格·里尼,必须要尽快,越快越好!
  想到了这里,柯尔文再次起身推开门,敲了三下房门,告诉乔安娜自己要出去一趟。
  “这么晚了,大人您还要出去吗?”
  柯尔文敲了一下房门,然后关上了门,片刻之后,他又推开了门,给壁炉中加了一些柴火才离开,现在的天气依旧有些冷。
  他走在森林的小路上,握着骷髅法杖,朝着远处的城镇走去,深夜寂静无比,他行走在黑暗的阴影中,看向寂静的城镇。
  乔安娜,你放心,快了,我很快就可以治好你了!
  他再次看了一眼手中记载的目标地址,开始朝着目标所在点赶去。
  那是一个门口有着两棵树的院子,左边那棵是苹果树,右边那棵也是苹果树。
  这个季节,苹果还没开花,他伸手,摘下一片苹果树的叶子轻嗅。
  闻不到任何味道。
  有些可惜。
  他推门,门上了锁,他伸出一根手指,插进锁孔开始撬动,片刻之后,门嘎吱一声开了。
  他走进院子,然后朝着目标所在的房间走去,他推开门,走了进去,在他走进去之后,大门忽然关闭,房间内灯火通明。
  他看向眼前的圆桌,在圆桌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满头金发的年轻人,那年轻人看向他,“骷髅先生,福克斯很容易见到你。”
  柯尔文愣住了,福克斯竟然是知道了他的目标!
  福克斯见到他的样子并没有惊讶,很明显是早就知道了,福克斯淡淡开口,“骷髅先生,有兴趣喝一杯吗?”
  他伸手拿过一瓶红酒。
  三息之后,福克斯端着红酒,有些尴尬地说:“我不知道骷髅还能不能喝酒。”
  柯尔文并不惊讶眼前的年轻人不畏惧他,这是霍格·里尼那个魔王麾下的首席大臣,若是对方怕了,他反而觉得不正常了。
  霍格·里尼的首席大臣,不应该是个废物。
  柯尔文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能喝,但是会从下巴这里漏出去,而且尝不到味道。”
  福克斯微微有些尴尬,伸手,“那就请过来坐坐吧。”
  柯尔文走到福克斯的对面坐下,“你很聪明,很快就找到了我的行踪,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还有,我的目标呢,被你弄到哪儿去了?”
  福克斯微笑,“你的目标很容易发现,我最近正在清理希尔德伯爵没有处理的罪犯,尴尬地发现你和我的目标是一样的,所以,我很容易确定了你的猎杀范围。”
  福克斯顿了顿,接着说:“对,猎杀,你是在进行一场猎杀!”
  柯尔文冷笑,“呵,贵族做派!”
  福克斯继续说着,“而且,你最近杀人的频率越来越高,说明你很急,我根据你动手的目标位置,很容易判断出今夜你要来这里。”
  柯尔文并没有反驳,“所以,你准备怎么做?”
  福克斯往后一躺,“如果你束手就擒,我可以保证你毫发无损,嗯,不,不少一块骨头。”
  柯尔文现在的时间很紧,他没有时间和福克斯纠缠,乔安娜的病情越来越重了,如果不是乔安娜的病情逐渐加重,他也不会选择在黑海岸附近杀人。
  “那就是没得谈了?”
  福克斯的双眼闪过一抹凶光,“来人,抓住他!”
  窗户被撞开,冲进来一个全身铠甲的狼骑士,他伸手,取出背后的镰刀,一双白色的瞳子紧紧盯着柯尔文。
  然后是大门,一面面墙壁都被撞开,转眼之间,已经是十多个狼骑士围了过来。
  柯尔文看向周围,“呵,霍格家族的狼崽子!”
  他伸手入怀,那是一个绿色的瓶子,瓶子被他丢在了地面上,只是瞬间,绿色的毒雾就蔓延到了整个房间!
  狼骑士们剧烈的咳嗽,双眼被这毒雾熏得流泪,他们纷纷冲出房间,整个房间都被毒雾包围,根本看不清其中的情况!
  福克斯大步走了出来,伸手捂着嘴,“封锁这周围,别让他跑了!”
  狼骑士们准备包围这里,却是发现远处有着一个黑影逃走,“大人,他逃走了!”
  福克斯有些气急败坏,“都已经围住了还让他跑了,该死的,追,去给我追!”
  狼骑士们冲了出去,开始在周围搜索着柯尔文的行踪,柯尔文这个时候才从毒雾中走了出来,“呵,愚蠢的人类,也只有中了血肉诅咒,才会惧怕毒药。”
  他施施然走出大门,然后走进了黑夜中。
  福克斯跟着众人来到他们擒获的目标处,他拿着火把照了照,“只是一个骷髅马,这是那个骷髅法师操控的亡灵生物。”
  “糟了,他根本没有出来,他还在那儿,不对,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顺利脱身了。”
  “看来,事情稍微有点棘手了,已经惊动到他了,下一次,可没有这么容易合围了。”
  福克斯摇了摇头,“走吧,不怪你们,我们回去之后商议一番,再决定怎么办,把理隆也请来,大人现在还在碧蓝岛。”
  福克斯走到院子的门口,伸手拿起一片嫩绿色的苹果树叶,“嫩绿的树叶,可没有随意落下的道理,看来,这个骷髅法师还残存着人性。”
  柯尔文走到镇子的外面,等到镇子上已经彻底安宁下来,他再次折返,“这个时候,福克斯这只狡猾的狐狸,应该回去想其他办法抓我了。”
  “他可没有办法猜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折返。”
  他准备继续前往下一个目标,按照福克斯的想法,此刻他被惊动了,今夜应该不敢行动了,可是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不能再等了,继续等下去,只是让福克斯找到更多抓到我的机会。”
  他成功的猎杀掉了四个人,然后去找最后一个。
  柯尔文来到了下一个目标的地点,这里是一个赌场,赌场的主人放高利贷,让十三家农户家破人亡,卖了女儿。
  而这种罪孽,还只是冰山一角。
  这样的人,该死!
  他走进房间,先是挥手下了一道结界,避免动静太大让周围的普通人发现,然后搅进来。
  他继续走向二楼,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在黑暗中似乎是有着什么动静,他回头看了看,却是没有发现什么。
  “还真是奇怪啊,应该是我被福克斯发现了,所以有些大惊小怪了。”他轻声说。
  他走上楼,却是发现自己的脚被绊了一下,他低头,那里有着一根极细的丝线。
  嗯?
  丝线?
  碰到丝线让他的动作大了些,惊动了二楼的赌场老板,“对了,这是这个赌场老板故意布置,以免不测的。”
  “今天居然还遇到了一个小心的家伙。”
  赌场老板大喝,“谁,是谁!?”
  “到底是谁,敢来找我的麻烦!?”
  赌场老板有些胖,大腹便便,他推开门的时候,手中握着一柄屠刀。
  而他的身上,穿着一身厨师的服装。
  沾满鲜血的菜刀,和厨师帽一点也不搭。
  屠夫是屠夫,厨师是厨师。
  柯尔文很快判断出了对方到底为什么这样,“食人魔的进阶,厨师?”
  “呵,居然还是一个诡秘种。”
  赌场老板很明显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对方那眼眶中的灵魂火波澜不惊,这说明敌人完全不怂,而且实力远远要比自己还要强大。
  “德莱,居然是你,你不是杀人魔吗?我也是啊,我们可以合作!”
  柯尔文摇头,“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杀的,都是该死的人,不管对方是魔物掌控者还是普通人,而你,只是一个欺负普通人的怂逼。”
  赌场老板放肆大笑,“都是杀人,非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柯尔文再次摇头,“我杀人,有我的理由,你杀人,都是一些弱者,你这样恃强凌弱的家伙,该死!”
  赌场老板一脸横肉,“你不会觉得我怕了你吧?”
  “卸了你的骨头炖汤,就能知道你的骨头美味不美味了,像是你这样强大的存在,我可以省着点吃!”
  他的身躯开始变化,逐渐变成一个身高三米的怪物,他的浑身都是肥肉,直接压塌了楼梯,他手中的屠刀,也变得有一米长。
  他挥动着手中的屠刀,朝着柯尔文跑来。
  柯尔文看都不看一眼,伸手一抖骷髅法杖,法杖的顶端是一个小小的骷髅头,骷髅头张开口,吐出一团幽蓝色的火焰。
  这一团火焰,直接化身成一个巨大的蓝色骷髅头,朝着赌场老板飞去。
  赌场老板眼中露出一抹惊惧之色,“亡灵魔法!”
  他伸手直接将一面墙壁扯下,朝着这蓝色骷髅头砸去。
  轰!
  蓝色骷髅头和木板墙壁碰撞,瞬间爆炸!
  赌场老板大笑,“你就这点本事吗?”
  然后下一刻,他傻眼了,因为在眼前,一个足足有着房间大小的蓝色骷髅头,朝着他飞去,一路之上,这骷髅头直接轰碎了整个房间。
  轰!
  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响起。
  地面上只剩下一具巨大的骨骸,而那个骷髅法杖,也变得黯淡无光,“最后一个,可以用尽所有的灵魂之火了,有了灵魂之井,我也可以补充这灵魂之火,倒是不急。”
  “而且,快天亮了,我必须尽快结束这一场战斗。”
  “该走了。”
  他走上前,扛起这一具巨大的骨骸,然后他骂了一句,“早知道这家伙的骨架这么大,一个人能顶两个人,就早点来杀他了。”
  扛起巨大的骨架,他在黑暗中疾跑,出了城镇,他念起了咒语,不过片刻,便是有着三匹骷髅马前来,他将五个人的骨架放在两匹骷髅马上,然后自己骑上一匹,开始朝着自己的家赶去。
  赶了一阵路,他忽然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个赌场老板大咧咧的,可没有一点小心的模样。
  而且,只是丝线吗?
  除了丝线,不是应该还有陷阱吗?
  不,没有。
  而且,那丝线上,并没有挂着铃铛。
  是了,刚刚还有人在那里。
  那么,对方现在应该跟着自己,这里距离城镇不远,而且自己的灵魂火已经用尽,等到回了家再收拾!
  那里是自己的地盘,自己熟知一切,而对方,并不知道,所以,他可以布置一场迟来的杀戮。
  可是,对方去那里干嘛?
  他也是去杀赌场老板的,应该是了,想到这里,他却是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家门前不远了。
  他勒住骷髅战马,“朋友,我不知道称呼你朋友对不对,但是你也是去杀他的不是吗?”
  “你应该也是去报仇的吧,但是现在,他已经被我杀掉了,所以,你已经报仇了。”
  “不用谢我,就当是你自己亲手杀掉的吧。”
  在一根粗大的枝丫上,传来一个年轻人的声音,“我可不是去杀他的。”
  柯尔文寻找着对方,“那么,你是去做什么的?”
  他没有找到对方,隐藏在黑暗中,很难发现?
  应该是一个刺客!
  黑暗中继续传来话语,“我是去抓他的。”
  柯尔文忽然朝着声音的方向张开手,蓝色的光芒瞬间照亮周围,他看向那一支树枝,在树枝上,蹲着一个戴着白色微笑面具的人。
  “亚历山大!”
  里尼有些尴尬,对方居然有照明法术?
  你一个法师,不去好好钻研威力巨大的魔法,居然去学了照明法术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
  你是有多无聊?
  你以为你是盖弥,天天端着根蜡烛是吧?
  柯尔文并不知道里尼的腹诽,若是他知道,必定会回应一句,太简单了,顺便就学了。
  “你是亚历山大?”
  里尼倒是有些奇怪,“你居然知道我?”
  柯尔文点头,“是的,我有不少目标都被你提前下手了,如果不是你,我收集这些骨骸会更快。”
  里尼耸耸肩,“倒是不知道,我居然还坏了你的好事。”
  柯尔文点头,“确实是好事,既然知道了你是亚历山大,那么我知道了,你是想要杀掉这个赌场老板的功劳,我可以给你,你拿走他的魔物吧,这可以作为杀掉他的凭证,你得到你的功劳,我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大家皆大欢喜,岂不是很好?”
  里尼摇头,“那不行。”
  柯尔文疑惑,“为什么不行?你要杀他,我也要杀他,都是同样的目标,我们应该是一类人!”
  里尼开口,冷静无比,“你缺了审判。”
  柯尔文哈哈大笑,“审判,审判,有什么用吗?他最后难道不是死刑吗?”
  “就为了一个做样子的审判,到底有着什么意义!?”
  “什么所谓的审判,不过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里尼从大树上跳下,而后抽出了自己背后的长刀,长刀迎着蓝光,刀刃闪烁着,“审判不是冠冕堂皇,而是为了告诉人们,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而做了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这,就是审判的意义!”
  ps:大章来袭,求推荐,求收藏,投资,随便投,砸死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