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1章 梦魇与诅咒

  热!
  如同被挂在火上烤。
  皮肤在被烧灼,露出血肉,而后化作烧焦的黑肉。
  无法挣扎,无法扭转自己的处境,口中有着充满了鱼腥味的海水灌入,却是依旧无法改变身上的灼烧感。
  当所有的折磨都如同潮水一般随着月升月落汹涌而褪去,黑暗降临。
  虚弱,浑身都透露着虚弱,眼皮用力地眨了眨,终于是睁开了双眼,然后便听到一个中年的女人声音,“生命女神赐福,里尼少爷醒过来了!”
  焦躁的步伐声在耳边响起,似乎是那个中年的女人走出去通知其他人了。
  罗生打量着周围,自己似乎是在一个城堡的房间中,壁炉之中有着淡淡的火光,看到火,罗生本能地有些厌恶。房间正中央的天花板下,悬挂着一盏水晶吊灯,不过却是没有电灯,而是一种不认识的晶石,发出白皙的光芒。
  思索了一番,罗生想起了这晶石的名字,光水晶,可以发出光芒,但是不强,不刺眼,贵族才能拥有的奢侈品。
  罗生想起了更多的东西,自己是霍格家族的大少爷,今年十七岁,马上就要成年。父亲是一位子爵,霍格·班科。而自己的名字,似乎是霍格·里尼。
  霍格·里尼?
  光水晶?
  贵族?
  霍格·班科?
  如果没错的话,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罗生很快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不对,霍格·里尼很快接受了自己的新身份,并决定去做霍格·里尼应该做的事。
  穿越一般是不包回程票的,而且罗生也没有兴趣穿越回去,因为罗生已经死了,不然也不会有穿越到霍格·里尼的身上这回事了。
  穿越回去,难道说穿越到自己的尸体上,再感受一次自己已经死了?
  不,死去的感觉,只感受一次就够了。
  不对,如果有时间差,等到自己能够穿越回去,目测应该是穿越到一具骷髅的身上......
  旁边的兄弟估计还会亲切地打招呼,喂,兄弟,要来柱香吗?要不来点蜡烛?
  算了算了,还是当霍格·里尼吧。
  照了照镜子,黑色的头发,微卷,刚好蔓延到自己的脖子处,鼻梁高挺,黑色的瞳孔,如同闪亮的黑珍珠。身躯有些瘦弱,标准的无所事事的贵族子弟应该拥有的身材。身高大概一米七五,这在贵族之中,算是身高比较矮的了。
  梳理了一番记忆,里尼发现自己在三天之前简直可以说是标准的贵族少爷做派,高贵典雅,鄙视平民,另外还对一些魔物感兴趣,平平无奇,静静地等待着老爹老死然后继承老爹的爵位,继续去花钱买上当,被占卜师骗的团团转。
  直到三天之前,一切开始改变。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天空之中只有闪烁着的星辰,自己陷入了之前那种被灼烧的状态,根本动弹不得,霍格·班科在海面上推着一艘小船朝着陆地做无用功,他们没有桨,船桨在抵抗海怪的肆虐中被海怪卷了去。
  于是,那个已经五十六岁的老男人,用自己的双手推着船,用双腿做动力,企图将自己的儿子推到陆地上去,而当时他们距离陆地足足有着百里。
  里尼还记得,老爹直到死之前还一直劝诫自己,“永远不要去触碰魔物。”
  然后一条足足有着水缸般粗细的触须伸来,直接将霍格·班科拉入了海洋之中。
  魔物,一种因为奇异力量而发生改变的神奇造物,它们拥有着超自然的力量。
  普通的平民是完全无法接触到关于魔物的秘密的,作为一个贵族,霍格·里尼知道一些,但是也不多,潘多拉王国的背后便是一些掌握着强大魔物的夜行者。
  比如,在霍格·班科的领地,碧蓝岛上,就有着一位夜行者。
  关于那位夜行者,霍格·里尼知道的并不多,跟他接触的只是霍格·班科,其中当然也有前身对于魔物很着迷的原因。
  霍格·班科之所以能够拥有子爵的爵位,便是因为霍格·里尼的爷爷曾经是一位夜行者,立下了偌大的功劳。不过同样是因为爷爷是夜行者的原因,霍格·班科在八岁的时候便失去了父亲,或许便是这个原因,霍格·班科一生都没有尝试着去掌握魔物,成为一名夜行者。
  同样的,霍格·班科也不希望儿子去接触魔物,魔物代表着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着危险,以及诡秘莫测的诅咒。
  他们已经是贵族,没有必要去接着冒险了,像是一个平凡人一般享受着生活过完一生便好。
  雕刻着白狼花纹的木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眼眶微红的妇人,在里尼的记忆中,这便是他的母亲,克莱儿。
  克莱儿太太走进房间,目光直接锁定在里尼的身上,“里尼,太好了,你终于醒来了。感谢生命女神,她将我的孩子还给了我!”
  克莱儿太太是一位标准的贵族太太,掌管着城堡中的权力,将城堡中大大小小的事情安排的妥帖,同样操心着儿子的婚事,总是在给里尼物色着其他的贵族小姐。
  克莱儿太太已经四十岁了,不过看起来像是三十多岁贵妇人,穿着复杂的鹅黄色紧身胸衣,贵族女士的标配,一头酒红色的卷发。或许是因为克莱儿太太和霍格·班科发色不同的缘故,霍格·里尼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这在碧蓝岛上是一种很少见的发色。
  克莱儿太太有些激动,抱着里尼的头说着,“该死的风暴,让老爷失踪了,感谢上天,让你回来了。”
  克莱儿太太心疼地抱着里尼的头诉说着,不过里尼却是听到了在门外有着金属摩擦,如同一个身穿着铠甲的人在行走的声音,不对,不止一个人,应该是一群人。
  门外出现两个人,一个是身穿这全身甲的骑士长,另外一人,里尼并没有见过,那是一个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的中年男人,手指上戴着一枚青铜戒指,在戒指上,有着雄鹰的双翼,中年男人身穿燕尾服,头戴着一顶平顶帽,像是一位标准的贵族。
  中年男人朝着克莱儿太太微笑,左手扶胸,右手脱帽,标准的贵族礼仪,“克莱儿太太,我和里尼少爷有些事情要谈谈。”
  克莱儿太太明显是还不放心刚刚苏醒的儿子,有些犹豫,却又不好开口,似乎在忌惮这个中年男人的身份。“一定要现在吗?”
  克莱儿太太顿了顿,补充了一句,“里尼才刚刚醒来,他或许,需要吃一点东西。”
  中年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这事关里尼少爷继承老爷的爵位。”
  中年男人接着给出了一个理由,“而且,我们可以像喝下午茶一样边吃边谈。”
  克莱儿太太听到事关里尼继承霍格·班科的爵位,意识到了什么,她的丈夫很有可能已经回不来了,虽说之前已经有了这个猜测,但是还是忍不住泪珠子如同珠帘一般落下,终于是点点头,“不要刺激到他了,他才刚刚苏醒,尽量温和一点。”
  中年男人鞠躬,“感谢太太的慷慨,我会尽量温和的,而且,里尼少爷接受到的刺激已经够多了,我们的谈话,只是刺激之后的安神汤。对吗,里尼少爷?”
  克莱儿太太小心地看了一眼里尼,终于是离开了房间。
  骑士长将门反手带好,站在门口,禁止其他人靠近。
  昏黄的灯光中,中年男人朝着里尼鞠躬,“尊敬的里尼少爷,重新认识一下,我,负责守护碧蓝岛的夜行者,残缺的蜡烛的掌控者,萨格斯·盖弥,你可以称呼我盖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