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6章 噩梦之后

  当你从噩梦之中醒来
  床头的钟摆敲打着你的神经
  你长出一口气
  忽然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噩梦
  .......
  里尼和乔菲,盖弥进入帐篷,可以看得到的是,那颗狼人的心,没有丝毫的偏移。
  里尼有些激动,正在这时,盖弥忽然开口,“根据保密条例.......”
  他顿了顿,然后莞尔一笑,“算了,现在不说这个,时间紧急,你先让理隆完成契约仪式吧。”
  里尼没有顾得上给盖弥道谢,直接将理隆渗出的鲜血滴在狼人之心上,然后告诫理隆,“理隆,跟着我念: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
  理隆费力地跟着念,“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
  里尼继续念着,“不该被尘土掩埋.....”
  理隆的眼睛透露着向往生命的光,“不......该被尘.......土......掩埋.......”
  “不该随着时间消逝.....”
  “不.......该随.......着时.......间消逝.....”
  “以我理隆·芬格尔之名......”
  “以我.......理隆·芬格尔.......之名......”
  “我赌上我的灵魂以及一生的荣耀......”
  “呼......我......赌上我......的灵魂.......以.......以及一生......的荣耀.......”
  “我承诺,永不背弃!”
  “我承.......诺......永.......不背弃!”
  “魔灵,醒来!”
  “魔......灵醒来!”
  理隆有气无力地说着,但是终究是说完了契约咒语。
  里尼和乔菲,盖弥走出了帐篷,在帐篷之外,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里尼朝着盖弥施了一个贵族礼,“多谢。”
  盖弥摇头,“这没有什么,毕竟刚刚情况危急。”
  里尼追问,“对了,你刚刚准备说什么。”
  盖弥指了指帐篷,然后说:“是你决定让他成为一个夜行者,那么你就是引导者。根据保密条例,被引导者如果狂化,引导者必须承担起杀掉被引导者的任务,无法拒绝,无法推脱,必须完成。”
  里尼聆听着这一段话,忽然明白了一点,那就是夜行者,都是在疯狂边缘行走的可怜虫。
  他们获得了强大的力量,同样承受着这力量带来的代价。
  黑夜是一条不见底的深渊,越深入,越危险。
  里尼郑重点头,“如果有一天,理隆狂化,那么我会亲手提着他的头回来。”
  盖弥继续说着,“理隆如果成功契约了狼人之心,那么,在一年之内,就是他的观察期,他的一举一动,你都必须知晓。等到度过了这一年的观察期之后,他才能拥有部分自由,以及,单独执行任务的资格。”
  里尼再次点头,“好的,我明白了,那么,我想知道另外一点。”
  盖弥笑着看向里尼,“什么?”
  里尼问:“我的引导者是谁?”
  盖弥脸上露出一丝凝重的神色,“是守夜人。”
  里尼耸耸肩,“好吧,我应该是不会狂化了,以目前的情况来说,我如果狂化,只有死路一条。”
  “对了,关于我父亲的死,以及那个上岸的袭击者,有什么新的进展吗?”
  盖弥看了一眼周围,轻声说:“对此,我只能告诉你三个字,深潜者。至于更多的讯息,你就只能等葬礼之后,到营地来问了。”
  盖弥转身,“告诉了你这些,顺便帮你处理掉了隐患,我也该走了。”
  他转身离开,走了三步,忽然回头,“对了,里尼少爷,你下次来营地的时候,请记得戴上足够的金刀和银刀,拉克丝因为钱包比较窘迫,最近的脾气一直有些暴躁。”
  里尼:.......
  作为夜行者,你们到底能有多缺钱?
  说完这些,盖弥端着他的蜡烛,再次没入丛林之中。
  里尼的目光终于是转移到了安德莉亚的身上,安德莉亚感受到了里尼的目光,有些怯怯地问:“哥哥,理隆他怎么样了.......”
  “我想要给他止血,用手捂住他的伤口,但是他的血怎么都止不住.......”
  “鲜血从我的手指间溢出来,我想要给他塞回去,但是不行.......”
  里尼看向安德莉亚,伸手握住安德莉亚的肩膀,和安德莉亚对视,“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下一次了,至于理隆,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碧蓝岛上最强大的骑士,可以再次站起来。”
  安德莉亚疯狂点头,“我记住了,我记住了,我真的记住了,不会有下次的。”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在菲尔曼的城堡中,一直很安静,斐裂在远处朝着里尼打手势,询问自己是否可以过去。
  里尼点点头,斐裂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斐裂有些气愤,“大人,乔治竟然还在准备战斗,他想要抓住夕阳最后的余晖,来突袭我们。”
  “在他的眼中,狼骑士是夜行者,进入黑夜,他就没有了任何胜算,他想要抓住这最后的机会。”
  帐篷中忽然有着响动,帐篷一面的兽皮忽然被撕裂,刺啦!
  里尼看向帐篷,在十分钟之后,帐篷被掀开,理隆赤裸着上身,身上已经再也没有了溢出的鲜血,所有的鲜血都已经干涸。
  他走到里尼的面前,里尼微笑,伸手握住理隆的肩膀用力一晃,“欢迎回来,我的兄弟!”
  理隆微微一愣,然后朝着里尼单膝跪地,“多谢大人的信任和恩赐!”
  理隆的忠心,在救安德莉亚的那一刻就已经展露无遗,极少有人,会用自己的命去赌。
  至少如今,理隆得到了里尼的认可。
  就在这时,城堡之中,忽然有着骑士从中冲了出来,斐裂说得不错,乔治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黑夜之后,便是夜行者的主场,虽然有着保密条例,但是保密条例并没有说夜行者不能杀普通人。
  乔治不想要坐以待毙,就只能冲出来一战。
  里尼刚想要指挥着骑士们前去迎击,就听到理隆说话了,“大人,我战败了,乔治让我失去了骑士的荣耀,我想要亲手,将我的荣耀拿回来。”
  里尼并没有说什么这件事并不怪你,这是正常人的思维,但不是霍格·里尼的思路。
  他伸手指了指狼骑兵旁边的巨大镰刀,这件武器并不是魔物,只是和他祖父的镰刀造型相似。
  狼骑兵的魔物是狼人之心和那只座狼。狼人之心消失了,狼人的身躯也化作了尘土,留下了铠甲和那把镰刀。
  里尼微笑着建议,“带上它和那件铠甲,或许,它会让你感觉更加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