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40章 该来的终究会来,无非早晚

  风雪之中,咒语穿透风雪,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骑士们站在原地,虽然心中绞痛,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他们是骑士,秉承着忠勇之道的骑士。
  他们的父辈同样是骑士,但是他们的父辈失去了骑士的荣耀,并且错怪了乌鸦爵士。
  罗兰声嘶力竭地大喊:“我们的领主为了我们不惜身死,那么我们,也不惜奉献自己的灵魂!”
  里尼有所触动,原来这就是骑士,将忠诚奉做教条的骑士。
  咒语念诵完毕,罗兰的身躯中,一道扭曲的人脸被抽出,朝着狼人之心中灌去,再看周围,同样的情景发生在四面八方。
  足足不下一百个狼人死侍如此这般,罗兰的灵魂即将被吸扯进狼人之心时,他发出了最后一声呐喊,“痛苦!沉沦!湮灭!我的灵魂永生永世受到折磨!尼德鲁,北风呼啸,群狼之怒,已经近在眼前了!”
  上百个灵魂同时嘶吼,“尼德鲁,北风呼啸,群狼之怒,已经近在眼前了!”
  所有的狼人死侍再次失去了力量,倒在地面上,化作一座座失去了心脏的冰雕。
  里尼看了一眼周围骑士的神色,伸手拔出一个骑士腰间的佩剑,“尼德鲁的报复已经不远了,碧蓝岛将陷入一场灾难中,我要效仿我的祖父,再次剖开尼德鲁的胸膛!现在,我问你们,可有勇敢的骑士,追随于我!?”
  理隆笑着开口,然后第一个领头单膝跪地,“大人,我本就效忠于你!”
  其他的骑士也是效仿,单膝跪地认真说着,“是的,大人,我们本就效忠于你!”
  “谁若是想要给碧蓝岛带来灾难,那么我们,便是他的灾难!”
  “请大人领导我们,再次剖开尼德鲁的胸膛!”
  里尼很是满意现在的情况,这是祖父用自己的命留给他的遗泽。这一场故事的主角并不是自己,而是祖父。
  只是,自己接过了权柄。
  同样,接过了对尼德鲁的仇恨和战争。
  守夜人并没有打搅里尼,他已经同意里尼扩展夜行者营地了。
  而这些骑士,便是现在最合适的人选。
  里尼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皮手套下面,是一个蓝色的火焰印记,下次你见到我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然后他高声大喝:“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丧钟为谁而鸣?只是普通人的力量,可无法战胜尼德鲁,所以,骑士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决心!”
  一个骑士上前,捧住了一颗跳动的狼人之心,“祖父,你的孙子,并没有给你丢脸!”
  众多骑士上前,在满地的狼人之心中,找到了自己祖辈的那一颗。“父亲,您的意志,将指引着我前行!”
  里尼带着众多的骑士,在白雪城堡中开始举行契约仪式,似乎是由于众多狼人之心都有着他们祖辈灵魂的缘故,六十个骑士,全部都成功获得了狼人之心的认可。
  这让里尼有些庆幸,也好,不用让他们以为只是睡上一觉了。
  不停响起的契约咒语声中,里尼看向远处的白雪城堡,忽然感觉整座城堡,都在苏醒。
  只是感觉。
  曾经,这里也有着大量的狼人骑士吧,他们是否也如同现在簇拥自己一般,簇拥着祖父呢?
  这一座城堡,本就属于狼人。
  嗯,只是现在又多了一个敌人了,狼王尼德鲁。
  北风呼啸,大雪寒杀人,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
  该死的终究要死,无非早晚。
  是时候给里尼德鲁这位狼王,准备一个剧本了。这剧本,应该叫做狼王之死。
  就在里尼和理隆,沃夫忙着举行仪式的时候,守夜人忽然来到了里尼的身旁,“我想,我已经明白了验尸官指的是什么了,我将会离开一段时间。”
  里尼笑了笑,问:“回来之后,你就是高危阶位?”
  守夜人微微点头。
  里尼点头,“去吧,希望在秋收之际,你能够回来。”
  守夜人点头,下一刻,无数的乌鸦从他的黑袍之中飞出,黑色的乌鸦群飞走,守夜人也是不见了踪影。
  里尼看着赞叹,“卡赫拉毕竟是高危啊,有点意思。”
  黑夜中,带着六十个骑士,里尼和理隆,沃夫,重新回到了夜行者营地。
  在会议室中,里尼坐在长桌的一端,在两旁,是理隆,沃夫,拉克丝和盖弥。
  盖弥有些头疼地看了里尼一眼,“守门人大人,光是入职记录,我就要忙活一阵了。”
  里尼笑了笑,“进行议程。”
  盖弥点头,然后打开一本羊皮卷,“这一次的议程,是关于新的夜行者的入职问题。”
  里尼等着众人开口,忽然发现,除了守夜人之外,好像没谁可以跟自己商量啊。
  其他人的职位,根本不足以和自己商议。
  他思索了一阵,冷静开口,“执法者扩展为执法军,设执法官一名,执法副官两名,统率执法军。理隆·芬格尔撤职,新封理隆·芬格尔为执法官。沃夫为执法副官。”
  安德莉亚站在旁边旁听,很明显,现在她并没有提议的权力。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让理隆这个骑士长,去担任这些狼人的指挥官,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里尼继续安排着,“执法者薪水暂定每个月两枚银刀。执法官的薪水为每个月四枚银刀,副官为三枚银刀十铜刀。”
  拉克丝小姐不由微微侧目,“我也可以成立探查军吗?”
  里尼笑了笑,他就是想要通过提高薪水,来激发拉克丝成立探查军。毕竟,探查这件事,里尼并不是很擅长。“拉克丝,你是探查者的首领,这件事,当然得由你去办。”
  拉克丝满意地点头,“放心吧,交给我了!”
  嗯,拉克丝小姐窘迫的钱包,让拉克丝小姐还真是好驱使啊。
  里尼也开始思考着这夜行者营地扩大之后带来的问题,每个月,至少需要20金刀来维持了。
  加上城堡的其他支出,每个月,至少需要30金刀,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不过这都是小事,秋收之战,应该可以获得大量的财宝。
  而他现在,也是时候去召集小镇上的铁匠,准备铸炮了。
  新的战船已经开始按照他的规划铸造,由于是木材打造,很难装上蒸汽动力,也只能这样了。
  至于帆船的优劣,里尼暂时没有什么研究,也没有什么记忆,前世压根没关注过这点。
  但是想来,只要加上火炮,不管是什么对手,都得葬身汪洋,也就不想那么多了。
  故而,对于这艘新的战舰,里尼让船匠最大程度上提升速度和载重,只要能够追上,轰上几十炮,都得沉入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