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68章 为什么我没有感到悲伤

  嘴里的血肉到底什么东西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是陪罗伊吃得最后一顿饭。
  里尼肃静地切着盘子中的血肉,然后放进嘴里,生肉的腥味在自己情绪触动下变得黯淡。
  罗伊看着里尼吃着他端来的饭菜,很是高兴,“大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大人,你要是喜欢的话,你就多吃一点。”
  一边吃着,里尼扭头看向沃夫,沃夫有着狼人血统,这点血肉并不会让他感应到不适。
  “沃夫,待会儿,我要去码头看看,你去安排一下。”
  沃夫点头起身,“是,大人,我这就去。”
  沃夫走出院子,他回头看了一眼房间,不适看里尼,他根本不担心里尼。
  能够亲手斩杀希尔德伯爵的霍格·里尼,即便是他已经契约了诡秘种魔物,依旧会感受到畏惧。
  罗伊不可能是大人的对手。
  这一眼,是斩断回忆,他和罗伊之间的回忆,那是一个很阳光的小伙子。
  笑容干净,办事可靠,值得信赖。
  他一直说要等有空了之后给弟弟做个秋千。
  沃夫看向被吓得木讷的小男孩,嗯,现在,小男孩确实拥有了他的秋千,只是和曾经预想的不太一样。
  可是谁又能想到罗伊会走上狂化的道路呢?
  或许在面对着希尔德伯爵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在狂化的边缘了,只是没有发现,而后,这积攒的恐惧一直摧残着这个可怜的骑士。
  狂化对于每个人的影响都是不一样的,像是罗伊这种,是比较彻底的。
  他记得自己要做的事,但是却是不知道自己的方式出了问题。
  狂化态的人,对于世界的认知将会出现偏差。
  他们眼中的世界,和正常人眼中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沃夫扭头,走向院子的大门,再也没有回头,他走出院子,看得到守候在周围的骑士,骑士们想要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什么。
  沃夫挥手,示意骑士们跟着他来,走出一段距离,确定罗伊不会听到,沃夫这才开始吩咐,“疏散民众,清理出一条通往海边的路,在海边准备火葬场。”
  骑士们明白了,他们从沃夫的话里,知道了罗伊的结局。
  骑士们刚准备行动,却是身后的沃夫补了一句,“毕竟是曾经的战友,好好准备一番。”
  骑士们的脚步一顿,而后继续行走,却是变得沉重了不少。
  吃完了一盘血肉,里尼拿起毛巾擦了擦嘴,“罗伊,你有感觉好点了吗?”
  或许是里尼对于他饭菜的认可,罗伊的心里似乎是觉得自己正常了。
  毕竟,他的领主大人,都认可了他做的事,那么说明他是没有问题的对吧?
  罗伊露出一个有些放松的笑容,“我已经好多了,大人。”
  里尼起身,“我的骑士,愿意和我一同前往港口查看吗?”
  罗伊弯腰,伸出爪子抚胸,“这是我的荣幸,大人!”
  里尼走上前,罗伊在后面准备了一番,穿上那一身狼人铠甲,佩戴好巨大的双手剑,这才走了出来。
  关上房门,罗伊站在院子门口看向四周的街道,有些安静,街道上没有一个人。
  “大人,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里尼一脚踩在地面上的白雪上,嘎吱作响,“今天这么大的雪,应该都在家里围着壁炉吧。”
  罗伊点头,“应该是的,大人我们走吧。”
  里尼和罗伊离开街道,在他们离开之后,一个个骑士从居民的房屋中出来,他们将门关上,而后朝着里尼和罗伊围了过去。
  走了足足三个多小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但是黑下来的天色,对于夜行者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意义,他们依旧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
  罗伊跟在里尼的背后,继续朝着海岸走去,越是行走,他走的便越慢。
  甚至又一次,罗伊掉头想要逃跑,他似乎是察觉了什么。
  他抱紧自己的头颅,“不不不,大人不会杀了我的,我是罗伊啊,我是大人忠诚的骑士啊。”
  罗伊最后还是走到了海岸边,在海边,没有一个人,只有着一个高高垒砌的篝火架。
  罗伊似乎是明白了,他愣愣地走到篝火架的前面,跪倒在篝火架之前,他低头,嘴中说着一些沙哑的话语,“原来错了,原来我还是错了,大人还是不相信我是正常的。”
  “我狂化了吗?”
  “是的,我狂化了,父亲母亲都害怕我,弟弟不敢和我说话,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是一个怪物。”
  “这样的我,确实不值得你们相信。”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悲伤,不被你们相信,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悲伤!”
  “为什么,谁能告诉我为什么?!!”
  “既然没有悲伤,那就说明我根本不需要你们的相信。我并没有病,病的是你们,你们的世界,才是错的!”
  罗伊逐渐抬头,他的身躯开始暴涨,浑身的肌肉开始膨胀,骨骼也是开始拔长,他真正抬起头来,此刻的他,已经足足有着三米高!
  罗伊已经彻底狂化。
  他的狼人形态已经开始不正常了,他回头,看向包围住自己的骑士和里尼,双眼不再是白瞳,而是只剩下眼白,“大人,我现在感觉很好,这错了吗?”
  骑士们看向罗伊,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们此刻知道,罗伊已经狂化了,他们伸手,摁住剑柄,随时准备拔出来。
  回应他的只有里尼的丝线,一根丝线缠绕住他的脖子,而后丝线收紧。
  刺啦!
  鲜血飙起半米高,巨大的狼人身躯倒地,鲜血顿时将地面染红。
  巨大的狼头此刻都还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他的双眼盯着苍茫的海边,“祖父,我错了吗?”
  他的询问没有得到回答,双眸终究是闭上,再没有任何声息。
  里尼平静地开始安排接下来的事,“将罗伊的家眷,送到城堡,让安德莉亚安排女仆,好好照顾他们,直到他们恢复正常。”
  “挖出罗伊的狼人之心,然后烧掉他的尸体,在他的档案记录上记下:罗伊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英勇殉职。”
  “罗伊的家人将得到30金刀的补偿,为了以免小偷和不法之徒的注意,寄存在我这里,随时可以来取。”
  “另外,告知所有的新兵和骑士,他们今晚,不用睡在操练场,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里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