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4章 年轻的骑士同样勇敢

  火光照耀着周围,让这里如同白昼一般明亮,这弥补了弓手的缺陷。
  骑士们举着盾牌,朝着角楼逼近,在角楼下,是二十个骑士组成的剑盾阵。
  想要冲开这样的剑盾阵,需要一番手脚。
  剑盾阵在前,弓手在角楼上,几乎完美的组合。
  步入中年的乔治,经历过不少战场,已经熟知了战斗的排兵布阵,用了最合适的阵型。
  理隆看向远处的乔治,大声呼喊,“乔治,你这样做,只有死路一条!”
  剑盾阵之后的乔治拔出闪亮的双手大剑,“小崽子!你就这么着急用我的脑袋,去那条小狼崽子面前请功吗?”
  “二十四岁,还没见过真正的人血吧!”
  理隆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气,驾驭着雪狼朝着角楼下的剑盾阵冲了过去,长达一米三的双手剑挥砍,落在面前的木刺上,第一排木刺直接被劈成两半。
  雪狼面前的木刺裂开,雪狼一个飞跃,朝着剑盾阵扑去。
  乔治双手死死握住剑柄,“立盾,给我拦住他!”
  雪狼越过了第一排木刺,理隆站在雪狼的背上,一跃而出,将身子隐藏在巨大的精钢盾牌后面。
  理隆高大的身躯撞向前排的骑士,直接将两个骑士撞翻,他就地一滚站了起来,单手挥动着双手剑朝着身前的一个倒地骑士刺去!
  剑尖没入这个骑士的脖子,剑行走在鲜血之中,同样如同死神的镰刀落下。
  斐裂看到理隆一个人冲了过去,着急地大喊:“理隆!”
  在任何时候,一个统帅冲进敌阵中,都是不合适的。
  斐裂策马狂奔,“快,举盾向前,给我拖开木刺!”
  他的目光投向一个人冲了进去的理隆,只见理隆挥动着巨大的双手剑,将一个个靠近的骑士劈得倒退,甚至找到了空隙,将长剑送进了一个骑士铠甲的缝隙!
  鲜血顺着理隆的长剑流淌着,他抽剑,将盾牌竖起,挡住了三个骑士的短剑。
  斐裂看得两眼放光,喃喃自语,“这应该就是碧蓝岛上最强大的骑士了,不愧是最年轻的骑士长。”
  霍格家族的城堡。
  女仆将里尼被剪掉的头发扫干净,然后烧成灰烬,这是为了避免有夜行者得到了他的头发,用来发起诅咒。
  乔菲看着闭上双眼的里尼,不太清楚对方是不是睡着了,“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前方的战场吗?”
  里尼摇头,“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乔菲问:“为什么?”
  里尼微笑,“如果说,乔治可以绕开理隆率领的骑士团,奔袭到这里,擒住我。那么,我会赞叹一声。这毕竟是他唯一的赢面。”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太稳重了。”
  乔菲继续问:“你就不怕理隆战败?”
  里尼哈哈大笑,“如果说理隆这么容易战败,那么,他就不会是霍格家族最年轻的骑士长了。而且,狼骑兵也差不多快到了,我没有任何理由会战败。”
  里尼忽然调转了话题,“那么,乔菲小姐,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谈谈合作的事宜。”
  乔菲在里尼的旁边拉了一张座椅坐下,“合作,我们有什么可以合作的地方?”
  里尼伸手敲打着桌子,“比方说,做一些小生意。”
  乔菲很快明白了里尼的想法,“你是说碧蓝岛的海鲜?”
  里尼摇头,“等半个月吧,我最近还没有开始准备这件事,半个月之后,你便会知道这是什么生意。”
  若是别人,乔菲可不会给对方半个月的时间,但是这是霍格·里尼。霍格·里尼口中的小生意,应该没那么简单,自己可以从中获得不少的好处。
  毕竟是生意,互惠互利是生意的前提。
  里尼揉了揉太阳穴,想要造炮,不仅仅只需要技术,还需要大量的钢铁。更何况,里尼想要的,并不只是一百门炮而已,他想要一艘蒸汽动力的钢铁巨舰。
  只有这样强大的武器,才能够对抗那海洋中的神秘存在,以及,解除那个该死的诅咒!
  祖父的密室中发现的事情,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想要知道隐藏在这件事之后的真相,就必须掌握更多的信息。
  尽快解决眼前的事情吧。
  他的视角中,一片战火纷飞的城堡,已经近在眼前。
  黎明破晓之际,巨大的镰刀划破泥土,而后,白色的座狼狂奔,直冲战场的最中央。
  白色的双瞳扫过整个战场,他仔细看了看,并没有发现安德莉亚的踪迹,看来这小丫头将自己隐藏的还不错。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声女孩的强烈呼喊,“救命!”
  随之而来的,是乔治的冷笑,“去死吧,理隆。”
  狼人白色的双瞳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理隆全力震开两个骑士的阻挡,用自己的身躯,将一个瘦弱的骑士隐藏在身后,而后,十多根长箭射在了理隆的胸口。
  嗡!
  有长箭被理隆的铠甲弹飞,同样还有着长箭射进了理隆的身躯,理隆的身子一软,单膝跪地,用双手剑杵着地面,堪堪稳住身形。
  斐裂第一个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他从马背上飞跃而下,在理隆的面前举起了盾牌。
  里尼操控着狼骑兵向着前方冲锋,口中嘶吼着,“以碧蓝岛的唯一统治者的身份,霍格·里尼下令,掩护撤退!”
  狼骑兵冲进敌阵,箭雨有的落在了他的铠甲上,一一被弹飞,偶尔有刺穿了铠甲的,也伤不到他。
  这是死去的狼骑兵,早就没有疼痛感,也没有了鲜血。
  狼骑兵的巨大力量,让他可以穿戴更为厚重的铠甲。
  巨大的镰刀挥舞,将一个追过来的骑士砍翻,“吼!”
  狼骑士咆哮,吓得最前方的敌方骑士后退了三步。
  斐裂男爵身旁的十多个骑士围了过来,他们举起了盾牌,朝着后方撤退。
  狼骑士站在前方,一时之间,敌方的弓箭手都是愣了愣。
  里尼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继续朝着前方冲锋,巨大的镰刀撩起,狠狠落下,直接将一个骑士的盾牌贯穿,而后在对方的胸口,留下半米长一条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