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79章 不合时宜的猫叫

  寒风呼啸
  壁炉不再让人感受到温暖
  因为寒风带来的还有死亡的寒冷
  月勾一线
  我们沉睡在冰封的禁锢中
  可那
  也无法让我们的血冷寂
  它在血管中流淌如同岩浆
  那一刻,我们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我们是
  握着镰刀的死亡使者
  巨大的镰刀落下,将一只巨熊劈成两半,狼王的左眼上有着一道刀疤,他斜视整个战场,“带走,所有活着的东西,死亡所在,冰封万里!”
  鲜血从巨大的镰刀上落下,落地变成一颗颗黑色的冰珠。
  接下来是一场无尽的奔袭,天色未明之前,狼王抬头,看向远处的一道白色的光柱。
  那不是一道光,而是一座塔。
  悬天之塔。
  王室对外宣称一年修建一层,至今,这座塔已经有着九十七层。
  实际上,王室定国不过才四十二年。
  这也是王室稳定人心的手段,没有哪个王室不想彰显自己的历史悠久。
  历史越为悠久,王道正统便是越为稳固。
  这样一来,毕竟是个国王都能说上一句,我家自古便是王族。
  这座塔高耸入云,每一层都高达十米,阳光总是依恋这座塔,最先照射在这座塔上。
  在这座塔的顶端,有着一个金色的王座,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夺目的白光。
  这一日,所有的东西都是黑白的。
  狼王能够感受到身上凝聚的目光多达数千道,下一刻,那座黑色的高塔上,从每一层露出一个个黑点,他们从高耸入云的黑塔上跳下,如同黑色的雨点从天空中落下。
  下一刻,一双双羽翼展开,无数战鹰在嘶鸣,无数的鹰骑士如同一片黑云朝着他们席卷而来!
  城门打开,满是荆棘的大座上,坐着一位看起来不过三十岁的年轻人,他的身上佩戴着王室的徽章。
  谁都能看出来,这徽章只有王室才能有资格佩戴。
  那么来人,便只能是那位唯一的王储了。
  荆棘大座位于一座高台上,高台有着四个巨大的轮子,在四匹雪白的战马拉动下行驶。
  狼王伸手,从魔狼的背上摸出一柄四米长的巨剑,朝着城门处丢去。
  满头金发的王子双眼一紧,当他彻底看清了这柄剑的方向时,这才稳稳停住,没有想要躲避。
  躲避便是示弱,王室是在乎颜面的。
  身为唯一的王储,更是不能落了王室的颜面。
  巨剑落下,在城门外十米处扎进泥土,老狼王看向吉泽王子,“就你这么个小家伙,还不配和我交手。”
  “换成你爷爷来,还差不多!”
  吉泽王子脸上不动声色,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狼王,狼王缺了一条腿,所以撞上了一只假腿。
  这只假腿或许会部分影响老狼王的行动,但是,却不会大大降低老狼王的威胁。
  吉泽王子知道眼前这位,到底是谁,当年整个潘多拉九大骑士家族联合,都差点败了的对手。
  他是风雪的主人,他的血管里,流淌着熔岩般的血液。
  王都之中,高大的悬天之塔下,一骑白马狂奔而过,吉尔莉莉娜从马背上落下,然后提着裙子朝着悬天之塔的入口奔跑。
  她遵循着自己的记忆来到了悬天之塔的地宫,看向独自站在地宫中的那个男人,她的双眼睫毛跳动着,“父王,你居然能够站起来了?”
  一头混乱金发的老国王,看向吉尔莉莉娜,“我的女儿,本王,为何不能站起来?”
  老国王的双眼如同年迈的鹰一般阴冷,“躺了四年了,总觉得这身身子骨有些不太适应了。”
  老国王单手提起一柄黑色的重剑,“我起来了,不知道,他来了没有。”
  吉尔莉莉娜忽然发现,自己的父王如此的陌生,原来,原来,父王的病都是装的.......
  父王根本没有任何病。
  吉尔莉莉娜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父王你不惜装病,到底在等谁?”
  老国王裂开嘴笑,“等一个来杀我的人。”
  老国王提剑,然后披上了白色的披风,朝着悬天之塔的入口走去,在悬天之塔的第一层,有着一尊黑色的雄鹰雕像。
  他将手中的重剑插在了身前的石板之中,然后大笑,“我等着你来杀我了,你敢吗?”
  没有任何动静。
  片刻之后,老国王又补了一句,“我等了你四年,难道你还不敢来杀我吗?”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的云狂卷,一场暴雨瞬间落下,风狂卷,将暴雨卷进悬天之塔的底层。
  悬天之塔的底层有的只是四根巨大的石柱。
  一个炸雷突然落下,将地面上炸成一片漆黑,顿时烟尘一片。
  就在这时,一柄银色的海王叉从烟尘之中露出,一扫震散了烟尘。
  吉尔莉莉娜看向那握着鱼叉,从雷霆中降临的人,那人身上满是鱼鳞,看年纪不过才三十岁。
  一头水蓝色的头发,笔直的垂下,蔓延到了他的后腰,他的头顶,有着一根暗灰色的独角。
  他咧开嘴微笑,“他说了,你不配了,你的心已经老了,不配做他的对手了。”
  在他的背后,暴雨与狂风起舞,雷霆与乌云席卷。
  “覆海大君麾下,王将凯撒前来取你的命!”
  老国王的双眼闪过一抹微光,“大君吗?号称万王之王的大君?”
  凯撒撅起嘴,“嗯,不过大君还不喜欢我这么称呼他,他总说他真正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怀疑他大君的身份,这才配得上一个大君的威严。”
  他举起海王叉直指老国王,“不过,杀了你,应该就够格了。”
  老国王单手提剑,朝着吉尔莉莉娜微笑,“让所有人都离开这里,我那愚蠢的儿子,还不配知道这些。”
  吉尔莉莉娜分明是很担心老国王会不会是这个凯撒的对手,“可是父亲.......”
  老国王摇头,“应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也早就已经过来了。”
  吉尔莉莉娜惊疑不定地准备离开,背后展开一双白色的羽翼,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老国王,便是飞进了雨幕,在飞进了雨幕的那一刹那,她似乎是,听到了一声很不合时宜的:
  猫叫。
  那猫叫声有些惫懒,还有些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