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10章 罐子中的凤尾鱼

  漆黑的夜里大雨倾盆,雨水落在拉着霍格马车的黑马身上,雨水汇聚成一条细小的水流,顺着马蹄流下,逐渐变成淡淡的红色。
  霍格·里尼装作没有意识地左顾右盼,避开了那个男人的头颅,以免对视的时候,让对方发现不对的地方。
  迅速扫了几眼,霍格·里尼回到了马车之中,车帘落下。
  面色惨白,浑身有着水草,一定程度上操控水流,可以判定就是盖弥说过那个不速之客。
  没有继续去看那个外来者,这样只会暴露自己是个夜行者的事实。
  掀开自己的披风,看向罐子中的凤尾鱼,罐子中有着水草,形成了一个小型的生态循环,让凤尾鱼不会死去。
  打开罐子,看向其中游曳的凤尾鱼,不过一根手指粗细的小家伙,有着一条橘红色的漂亮大尾巴,两颗眼珠凸显而明亮。
  弹了弹手指,一根若有若无的丝线,贯穿了凤尾鱼的大脑。一滴鲜血,在罐子中弥漫开来,化作一团血花。
  一个骑士忽然倒下。
  噗通。
  那个浑身水草的男人并没有对骑士动手,但是骑士却是倒下了。
  黑夜中,没有骑士发现这异状,他握着手中的骑士剑,却是不敢拔出来挥舞,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周围的,到底是敌人还是队友。
  理隆叫着一个个骑士的名字,骑士们都在一一应答。
  但是在漆黑的夜里,越来越多的骑士倒下。
  一个或许无法发现,但是此刻,倒下的骑士太多了,他听得到一个个骑士倒下的声音,他开始思考着为什么这些骑士会倒下。
  混乱,恐惧席卷而来,让他觉得黑夜中的这个怪物根本不可战胜。
  未知,一切都是未知,他极尽全力去思索。
  终于,他知道了为什么其他的骑士会倒下,“是海胆的毒液,他将海胆的毒液混杂在雨水中了!”
  一滴雨水落进他的嘴里,不受他控制的进入腹中。
  他想要吐出来,却是无比的疲倦,浑身开始麻痹。
  他从马背上摔下,落在地面上,荡起一团团泥水。
  浑身水草的男人走到理隆的面前,“没有想到,粗鲁的骑士,居然也能想到。”
  水草上的水珠滴在理隆的脸上,那浑身水草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背,“你应该庆幸,如果不是为了让你们所有人都被迷晕,那么落到你的嘴里的,便是毒药了。”
  “可惜,毒药的痛苦,会让人控制不住大喊,那样,会暴露的,我就无法毒翻所有人了。”
  理隆看着周围,只是一片黑暗,那个男人的声音从身旁响起,带给他无尽的恐惧。
  浑身水草的男人走向马车,“尊敬的霍格·里尼少爷,或许,将我要的钥匙送到守夜人的手里,是一个好主意,可惜的是,您挑错了时间。”
  “黑夜的主宰,是夜行者。”
  “您最好乖乖地将钥匙递出来,否则,我就只能自己亲自过来拿了。”
  他一步一步逼近马车,霍格·里尼的声评并不好,一个眼高手低的贵族,并不值得他太过小心,而且,他也保持了一定的警惕。
  他继续靠近马车,“霍格·里尼少爷,我现在距离你,只有十步了。”
  “接下来,是九步。”
  “哦,不对,你知道的,现在是八步,嗯,或许你不知道。”
  “七步,这对于一个夜行者来说,并不是一个遥远的距离。”
  他每走一步,就再给霍格·里尼施加压力,这会让霍格·里尼感到害怕,直到崩溃,交出他想要的东西。
  “六步了,霍格·里尼少爷,你觉得这是在为你的死亡倒计时吗?”
  “五步,不,我不会那么轻易杀死你的,我来自水中,我清楚地知道窒息到死的感觉,我会让你一遍一遍的感受死亡的临近!”
  “要知道,那滋味,可是比凌迟还要美妙!”
  “四步,看来,霍格·里尼少爷,你选择了错误的道路。”
  马车之中的霍格·里尼抖着双腿,在外面听起来如同是在颤抖。
  然而,实际上他在欣赏着浑身水草男人的喊声。
  毫无意义的威胁,并不能让他感受到恐惧,甚至有点想笑。
  可是,该配合你的演出,我总不能视而不见?
  马车之中忽然传出声音,那声音微微颤抖,带着惊惧,“我给你!”
  “只要你放过我,我给你!”
  浑身水草的男人露出微笑,“对,这才是一个贵族应该有的选择,贵族,安然无事的享受一生,绝对比死去要更加愉快。”
  “现在,按照我说的做。”
  “将钥匙递出来!”
  车帘缓缓拉开,一只手伸了出来。
  出现在车帘之外的,是一个玻璃罐子,罐子中,有着一条死去的凤尾鱼。
  为什么是凤尾鱼!?
  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罐子上,没有注意到的是,黑色的战马忽然疯狂甩头,将他撞倒在地,而后,一双马蹄落在他的胸膛上!
  咔嚓!
  咔嚓!
  咔嚓!
  肋骨断了三根!
  鲜血从他的口中溢出,滴在满地的水流中。
  车帘终于是打开,霍格·里尼从中走出,看向被战马踩在脚下的不速之客,他的嘴角露出微笑,似乎在欣赏这一幕,“知道吗?你在威胁我的时候,如同一个小丑的滑稽表演。”
  男人看向那黑色的战马,如同被人操控一般,死死地控制住了他,没有其他的动作。
  这不是一匹真正的马能够做出来的。
  “《自然之诗》,你契约了《自然之诗》!”
  《自然之诗》并不是一首诗,而是一幅神秘的画卷,画卷上有着一种融合了无数动物的生物,能够契约这种魔物的夜行者,将会获得听懂一类动物语言的能力。
  霍格·里尼拿着手中的玻璃罐子,走到男人的身前,他低头,看向地面上咳血的男人,“你就像是这条鱼一般,在我的手中,从未逃脱。”
  他用力,将玻璃罐子砸在男人的头顶,罐子破碎,男人的头顶溢出一丝鲜血,凤尾鱼落在男人的发丝中。
  就在这时,理隆似乎是清醒了一些,他用尽全力喊着,“我的大人,不要杀了他!”
  霍格·里尼似乎是生气之极,他看向理隆的方向,“为什么不?他是一名夜行者,他能够放倒你们所有人,你就应该知道他的危险性!”
  “我可没有,将一名危险的夜行者放走的兴趣!”他每一字每一句都斩钉截铁。
  就在这时,无尽的水流汇聚向浑身水草的男人,将马蹄顶上三十厘米,他一个侧身,已经是脱离了黑马的掌控。
  无数的树丛再次开始摇曳,浑身水草的男人,滚进树丛之中,便是不知了去向。
  霍格·里尼大口大口的喘气,他无法再掩饰他的暴怒,“该死的,居然让他逃走了!错过了这一次,可就没有下一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