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73章 沉睡的螃蟹

  昏黄的烛火,火红的壁炉,凝聚着热量的毛毯,巨大的书架上,只有着一本书。
  上面写着四个字:刺客信条。
  阿木荡着吊灯,一跃跳到书架上,把刺客信条拿起来,翻开书开始观看。
  里尼坐在书架前的椅子上,看向面前的福克斯,“所以说,那个刺客招认的,是吉泽王子派他来的?”
  福克斯点头,“是的,根据他所说的,吉泽王子觉得吉尔莉莉娜影响了他继承王位。”
  里尼微微皱眉,“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吉尔莉莉娜如果能够影响到王位,那么,吉尔莉莉娜绝对不是看起来的这么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其实以前有着八个王子。”
  里尼疑惑地询问:“这么回事?”
  福克斯补充着,“国王有很多女人,子女也有着不少。根据我的消息,国王病入膏肓,在三年前的时候,已经不能理政。七位王子进入王宫,想要瓜分国王的权柄。”
  “但是他们看到的,并不是病入膏肓的国王,而是最年长的王子吉泽。吉泽王子那时正在喝着酒,是他最喜欢的威士忌,他是个喜欢烈酒的男人。”
  “吉泽王子背负着精灵打造的长弓:群星风暴,七个王子上前质问吉泽,后面的事,就没人知道了,只是,在那一夜之后,潘多拉就只剩下了一个王子。”
  “而公主,除了这位吉尔莉莉娜殿下,其他的也在这一夜死了个干净。”
  “后来王室对外宣布国王得了疫病,八位王子去侍候,纷纷感染了疫病,唯有吉泽王子天命所归,没有被疫病带走。”
  “再后来,又传出了消息,吉尔莉莉娜冒着疫病的风险进入王宫,小心地照顾国王,让国王的病情有所好转。”
  “国王的病情好转之后,虽然还是身体不佳,但是好歹活了下来。”
  “这位大王子,只是一个普通农女的儿子。在那一夜之前,无人问津,只是一个私生子而已,据说,他那个时候,只是一个鹰招军百夫长,但是现在,却是掌控着潘多拉的王室鹰招军,权柄昭彰,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个人物。”
  里尼听完点点头,“也就是说,吉泽王子杀了其他的七位王子,因为老国王即将病死的缘故,作为唯一的王储,所以很快得到了鹰招军的效忠。”
  “而我们的吉尔莉莉娜殿下,是唯一一个逃过那场追杀的公主。吉泽王子绝对不会放过她,她发现了最后的生机,那就是救活国王,于是乎,她冒死进入王宫,让国王得以续命,得到了国王的支持。”
  里尼咧开嘴微笑,“王室,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玩有意思。”
  怪不得这些年,王室放任贵族混战,原来是他们已经自顾不暇。
  “那为什么吉泽王子会放弃国王之手这个位置?”
  福克斯回应道:“根据乔菲小姐那边传来的消息,吉泽王子正在准备一场远征。”
  里尼这下是真的愣住了,“远征?他居然要放弃王都这个权力中心去远征?”
  福克斯点头,“是的。”
  里尼点头,“这个吉泽王子,倒是有些枭雄的味道。”
  里尼摇摇头,“算了,先不管他,我们先分析分析眼前这场刺杀。”
  福克斯在里尼的邀请下,在他的下首椅子上坐下,“刺客一口咬定,就是吉泽王子派他来的。”
  里尼微笑,“福克斯,我们换个方式来思考,这件事之后,最大的得益者是谁?”
  福克斯开始思考,“得益者?吉尔莉莉娜在这件事之后,对您很是信任,而且力排众议,让所有人不允许说出她被刺杀的消息,看起来,似乎是大人您获得的利益最大!”
  福克斯并没有对公主使用敬称,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证里尼击败希尔德伯爵的战事,但是从战绩上来说,就已经足以说明很多事了。
  他的这位领主大人,同样是雄心勃勃,一个如同战神般的存在。
  福克斯有些尴尬地看向里尼,“大人,这件事是您安排的?”
  里尼没有回应,福克斯继续思考,“不对,您并没有前去王都的意图,而且以碧蓝岛目前的力量,去王都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如果碧蓝岛有着紫熏香伯爵那般的雄厚势力,倒是可以去王都。碧蓝岛现在的势力,还不足以改变王都的大局。”
  “所以这件事不是大人安排的,那么,另外的得益者,应该是吉尔莉莉娜,她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却是得到了您的信任。”
  “按照正常人的想法,自己亲手救的人,肯定是可以信任的。所以,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吉尔莉莉娜得到了您的信任。很少有人去见怀疑自己的救下的人,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
  “而且,您可是斩杀了希尔德伯爵的人,这样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是这样一个普通的水鬼可以挑衅的,这是一场根本不会成功的刺杀!”
  “吉泽王子,更不会派出这样一个水鬼,来挑起您的敌意,他那样的人,一旦动手,便是雷霆万钧,绝对没有任何后路。”
  里尼微笑点头,“很不错啊,福克斯,你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现在,事情很明显了,真正安排这件事的,正是那个看起来单纯可爱的吉尔莉莉娜。”
  “她要的就是我的信任,让我相信她并不会害我,然后答应她成为国王之手。”
  “然后,由于我成为了国王之手的缘故,无论紫熏香伯爵是否真的站在了吉尔莉莉娜的这一边,吉泽王子都会本能的开始警戒紫熏香伯爵,而这,就是敌对的开始。”
  “吉尔莉莉娜,是个很会温水煮青蛙的女人,今晚在蒸螃蟹的时候,她先是用冰将螃蟹冻得沉睡,而后开始缓慢加热水。”
  “这样确实可以保证螃蟹不乱动,保持肉质的鲜美,但是我明显从她的眼神中看得出来,她很是享受这个过程,或许,在她的眼里,我就是这一只螃蟹。”
  “而现在,便是沉睡的过程,真正的热锅,要准备在之后加热了。”
  阿木翻动着书页,拿着刺客信条询问里尼,“里尼,这句话怎么念,我不认识。”
  里尼拿过刺客信条看向书中的那句话:
  【所谓刺客,常人的感情只会成为锋刃的阻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