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38章 禁锢永生永世

  守夜人这一次并没有反驳,“让骑士团这一次便接触到魔物的力量,并不是坏事。”
  里尼点头,“按照扩招计划,他们是最合适的人选。”
  守夜人看向里尼,“守夜人申请行动。”
  里尼干净利落开口,“批准行动。”
  守夜人起身,“守望者理隆·芬格尔,执法者,执法者沃夫·费伦,守门人,立即行动!”
  三人同时起身,“明白!”
  四人风尘仆仆离开了此地,留下拉克丝和安德莉亚。
  安德莉亚等四人走远,这才小心翼翼地来到拉克丝面前,“拉克丝姐姐,我的工作是什么呀?”
  拉克丝捂嘴轻笑,“这可是一份神圣无比的职业!”
  安德莉亚正满怀期待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拉克丝的话,“给大家发工资!”
  安德莉亚:.......
  霍格家族城堡地道,骑士们举着火把,跟着前面的四个男人。那个穿着黑袍的男人,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
  根据骑士长的介绍,这一位,就是碧蓝岛的最强者,同样是碧蓝岛黑暗中的守护者。
  按照历代骑士中流传的话来说,这一位便是霍格·里尼黑暗中的影子。
  按照危险评级的说法,守夜人只是完全散开自己的污染,这些骑士就会死掉。
  这就是危险种和诡秘种本质的区别。
  危险种的污染,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
  就在里尼想要推开门的时候,守夜人忽然开口,“不要随便开门,有一天你会明白,门比黑夜更加可怕。”
  “黑夜之中只是沉睡着危险,但是,每推开一扇门,便距离死亡更近一步。”
  “这也是为什么守门人比守夜人地位更高的原因。”
  里尼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他伸手,继续推开了门。
  又不是这一扇门,这扇门推了无数遍,能出什么问题?
  再次进入祖父的失落之土,里尼走在前方,然后指了指书架和祭坛,“如你所见,我的父亲,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是一个强大的夜行者。”
  “这间密室中,留下的,是他残存的污染。”
  守夜人很是谨慎地看了周围一眼,最后目光落在【永生之七·扎西德勒】上。
  “是的,霍格·班科大人,是一个强大的夜行者,我感受到了他残存的污染。”
  守夜人口中的污染,和里尼口中的污染,可不是同一个东西,按照守夜人的说法,这污染,对他也是有效果的,那么,霍格·班科就变得更加神秘强大了。
  还真是不知道父亲到底在准备些什么。
  守夜人并没有表达他对【永生之七·扎西德勒】的看法,想来是现在人多嘴杂。
  里尼朝着外面指了指,“从这里出去,城堡的大厅中,就是我祖父的地盘。”
  守夜人点头,“我们出去吧。”
  他走在前方,带着众人走出了地道,地道之外,白雪茫茫,大雪封闭了一切。
  一堆堆白雪开始隆起,然后从中站起一个个狼人。
  卡赫拉忽然从守夜人的肩膀上飞起,冲着城堡飞去,然后飞进了城堡中。
  守夜人的睫毛微微颤动,“乌鸦爵士大人,他来了。”
  寒风呼啸,变得更加猛烈,无尽的白雪席卷而起,将周围都变成白茫茫一片。
  狼人死侍的爪子落在白雪上,然后冲着他们冲了过来。
  理隆第一个有所动作,他拔出背后的巨大镰刀,朝天一声嘶吼,已经是化身狼人,“骑士团,守护大人!”
  六十名骑士,最外圈的骑士们举起了自己的盾牌,握紧了手中的利剑。
  他们并没有因为理隆变成狼人而情绪波动,理隆契约了魔物,他们已经猜到了一部分。
  理隆继续大喊着,“用布带将剑盾给我绑在手上!”
  骑士们连忙扯下衣襟上的布带,将剑盾绑在了手上,这是为了防止寒冷导致剑盾脱手。
  下一刻,城堡之中忽然飞起无数的黑影,黑影弥天,可以看得到是一只只乌鸦。
  黑与白交织,乌鸦笼罩了整座城堡,卡赫拉的到来,触发了一些另外的东西。
  忽然,乌鸦铺天盖地地朝着狼人们飞去,乌鸦落在狼人死侍的肩膀上。
  里尼看向守夜人,只见守夜人不紧不慢地说:“卡赫拉失控了,乌鸦爵士的力量,影响了卡赫拉。”
  所有的狼人死侍朝天嘶吼,风雪大作,“北风呼啸!”
  所有的骑士都明白了,这些,都是霍格家族的秘密战士,狼人。
  当年,乌鸦爵士就是靠着这支狼人大军,肃清了碧蓝岛!
  里尼并没有第一时间下令,现在是战时,现在应该以守夜人为主。
  守夜人并没有什么动作,而是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下一刻,站在狼人肩膀上的乌鸦张开口,吐出一张扭曲的人脸。
  扭曲的人脸窜进狼人死侍的头颅中,而后,狼人死侍浑身颤栗,重新变回了人身。
  有骑士忽然大吼:“祖父!”
  “父亲,你怎么在这里!”
  “祖父,是你吗?”
  忽然,里尼感受到自己控制的那个狼人骑兵忽然失去了控制!
  糟糕!
  狼人骑兵驾驭着座狼,冲进了失落之土中,所有变回人形的狼人死侍看向那个冲进来的狼人骑兵,齐齐低头,“罗兰领主!”
  狼骑兵没有去看里尼,也没有去看其他的骑士,而是朝着城堡前进,所有的狼人死侍,都是跟随着罗兰,一同冲向城堡。
  罗兰的口中在嘶吼,“大人,你承诺过的,你承诺过给我们死后的自由,可为什么,我们死后,还是在这里!永生永世,被禁锢在你的失落之土中!”
  “大人,你欺骗了我们!”
  里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心中微微荡起一丝波澜,难不成,自己的祖父,也是个老麻雀?
  不应该啊,祖父在碧蓝岛的传说中,可是个英雄啊。
  守夜人起身,口中淡淡开口,“跟过去。”
  众人簇拥着里尼,朝着那些狼人死侍追了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祖父的身上,并不像是传说的那么简单。
  里尼踏步向前,同时小心警戒着周围,都只听说过孙子坑祖父的,今天说不定要被祖父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