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8章 船上的白玫瑰

  天旋地转,沉入水中,再次浮起,无力掌控自己的身体,沉重又放松。
  理隆睁开双眼,感觉浑身都被冷汗湿透。
  他做了一个噩梦。
  床头上的时钟滴答滴答,钟摆在持续左右摇摆。
  他转身,恍惚间看见了一面镜子,在镜子中,一个狼人张开白色的双眸,逐渐开始发愣。
  狼人的胸膛起伏,巨大的胸肌逐渐膨胀。
  他抬起自己的手,镜子中的狼人,同样是抬起了自己的手,或者称之为爪子。
  .......
  门被敲响,稍稍有些许急促,却似乎又带着一抹俏皮。
  嘟嘟嘟.......
  他穿上一件外衣,起身走到门前,犹豫了一阵,再次看了一眼镜子,然后打开了门。
  “理隆,我给你带来了早餐。”
  理隆看向眼前,是用香蒲叶包着的面包和三条小小的炸鱼,以及三个鸡蛋,在安德莉亚另外一只手中,是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理隆有些受宠若惊,忽然拍了拍脑袋,“都过了吃早餐的时候了吗?我忘了去巡视城堡了!”
  安德莉亚嘻嘻一笑,“理隆,你忘了,哥哥给你放了三天假。”
  理隆这才反应过来,他接过牛奶,有些烫手。
  “安德莉亚小姐,您是从城堡过来的吗?”
  安德莉亚点头,“快趁热,牛奶要热着才好喝。”
  他忽然想起了在自己的卧室外面和安德莉亚说话不太好,连忙带着安德莉亚来到客厅,吃着早餐,“对了,大人呢?”
  安德莉亚的小眼睛挤在了一起,“他在把芦苇弄成碎片,然后泡在了一个池子里,还加了些麻布碎片渣滓进去。”
  “像是在熬汤。”安德莉亚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小脑袋。
  在一个巨大的池子前,乔菲捂着鼻子看着里尼拿着棍子搅拌着一池子垃圾,在她的眼中,这就是垃圾。
  “我以为你来做什么,原来是和稀泥。霍格·里尼,你没有必要在我面前伪装的,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早就已经看穿了。”
  里尼将木棍放下,“我怎么就伪装了?”
  乔菲伸出小手扇走面前的臭味,“和稀泥这种事,难道不是小孩子才会做的?”
  里尼笑了笑,“有一天,你会无比珍惜和稀泥的这一段时光的。”
  里尼起身,然后径直走了,他要去参加葬礼了,他是最重要的一个人。
  他需要站在装着‘霍格·班科’的那个小盒子旁,朝着每一个送上鲜花的人还礼。
  乔菲看着里尼的背影,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这个肮脏的池子,谁才要珍惜这段时光?
  但是想起说这句话的,是霍格·里尼,她还是压下了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福克斯在紧张地准备着葬礼,葬礼举行的地点在码头。
  当霍格·里尼来到码头的时候,早就已经有着大量的人等候了。
  里尼走到码头的最前方,在海边地一艘木船上,放着一个小盒子,而在这个小盒子上,有着一束白玫瑰。
  白色的玫瑰?
  这在碧蓝岛上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没有。
  他看向身旁的福克斯,询问:“有看到是谁送上了这一束白玫瑰吗?”
  福克斯的眉头紧皱,“这又是哪个家伙,不遵循葬礼的安排!等等,周围一直有骑士守着的啊,没有我的命令,他们不会放任何人过来的。”
  里尼朝着福克斯挥手,“反正是来参加葬礼的,说不定是谁有急事,先将花送了呢。”
  “你去安排吧,我想和父亲单独待一会儿。”
  福克斯去安排众多前来问候的贵族,里尼看向那一束白玫瑰,上面还有着刚采摘下来,没有干涸的露珠。
  新鲜的。
  碧蓝岛没有这种花。
  既然正常途径不可能得到,那么,来的人还真是不一般啊。
  里尼走到小船上,他拿起那一束白玫瑰,可以发现在下面有着一张贺卡。
  葬礼送贺卡?
  他拿起贺卡,可以看得到上面写着一句话:
  以下是贺卡内容:
  【
  (勾花)
  既是死亡,亦是新生
  是这样的吗,里尼,我的儿子?
  (勾花)
  】
  霍格·班科的这句话,指的到底是霍格·班科,还是自己。
  对于霍格·班科来说,死亡也是新生。
  对于自己来说,死亡,同样是新生。
  最后那个问句,问的到底是‘是这样的吗?’,还是‘我的儿子?’。
  应该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他的儿子,毕竟自己不是霍格·班科的儿子,那么安德莉亚和克莱儿太太就危险了,霍格·班科,怎么都要考虑安德莉亚和克莱儿太太的安全问题。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霍格·班科真的没有死。
  也对,看起来是普通人的家伙,一旦发现是个夜行者,那就绝对强大。
  毕竟,不够强大,是没有办法隐藏自己的。
  不知道霍格·班科,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或许是霍格·班科,带走了钥匙,而对方,一直在寻找的钥匙,都在霍格·班科的手里。
  如果说是这样,那么,霍格·班科是要让自己做什么呢?
  里尼思考了一会儿,或许事情,是这个样子:
  霍格·班科是一位强大的夜行者,他隐藏起来,便是因为他知道了【永生之七·扎西德勒】的秘密。
  他背后的强大存在,想要这个秘密,所以让霍格·班科去得到这个秘密。
  霍格·班科,在与第三方的争斗中得到了钥匙,却是没有没有得到那个箱子,或者是一扇门。
  拥有箱子或是门的作为第二方。
  他假死,那么剩下的人都会以为,霍格·班科死前会将钥匙给予自己,钥匙落入弱小的霍格·里尼手里。
  第三方必定会想办法从他的手里得到钥匙,然后带着钥匙去和第二方争斗,争夺最后的宝藏。
  在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霍格·班科突然登场,将宝藏独吞。
  一次很不错的算计,一次很完美的假死。
  里尼的表情逐渐阴沉,看向自己的右手,在右手的手心,有着一朵蓝色的火焰标记。
  只是,霍格·班科没有算到,这件事中,还有着第四方,他们不仅拿走了钥匙,还杀掉了霍格·里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