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66章 以我狼王尼德鲁的名义

  风雪渐隐,寒冰依旧。
  斯摩克的爪子在冰面上划过,风声掩盖了他的动作。
  冰层在他的爪子下裂开一个洞,他拿出酒壶,将酒水倒进冰洞中。
  他坐在冰面上,并没有怀念他的战友,只是看着对面的雪原。
  冰洞中的酒水在海洋中弥漫,黝黑的冰洞,忽然开始冒出一个个水泡,水泡越来越多,斯摩克往后挪了一步。
  一只手从冰洞中伸了出来,这只手,手臂上满是鱼鳞,在手背上,还有着鱼鳍。
  手中握着一柄冰晶般的匕首,将一块冻着信封的冰块钉在了斯摩克的面前。
  斯摩克挥动爪子破开冰块,取出了其中的信件,他打开信,看了一会儿,然后朝着冰洞笑了笑,将随身带着的一个酒壶丢到了冰洞中。
  “老伙计,这里还挺冷的,喝口酒暖暖身子。”
  酒壶落进冰洞中不知所踪,斯摩克看着冰洞笑,“话说你们在海里到底是怎么喝酒的,不会流到海水里,和海水混在一起吗?”
  “嗯,不过现在倒是不需要冰块冰镇了,这里到处都是冰。”
  又是一柄匕首插在了冰面上,似乎是在警告斯摩克不要话痨。
  斯摩克尴尬地笑笑,“不要生气嘛,我知道了,大人的意思,是尼德鲁将会是最后一个,我会照顾好这位远道而来的小公主的。”
  “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你表演了?”
  水里伸出来的手合上又打开,然后重复了几遍,意思让他赶紧走。
  斯摩克起身,“走了走了,岸上的交给我,水里的交给你。”
  斯摩克转身走到两个骑士旁,在两个骑士的搀扶下朝着碧蓝岛小镇行去,就在三人离开后不久,一个骑士忽然开口,“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缥缈的歌声?”
  斯摩克开口笑,“哪里有什么歌声,不过就是风声而已,走吧,回去烤火了。”
  三人离开,在海峡的冰层中,忽然有着四十米的冰层开裂。
  裂开的巨大声音传遍整个海岸,留在这里的八个骑士朝着裂开的海面看去,只见一道巨大的背帆立在海面上,如同一道羽翼般的鱼鳍。
  只是这鱼鳍的高度,足足有着十米。
  但是下一刻,他们知道了,这不是鱼鳍,这是鱼尾。
  因为海面冰层下的那个巨大无比的家伙,从冰层中一跃而起,将连接雪原和碧蓝岛的冰层撞碎,无数巨大的冰块飞起,在这些冰块之间,一个长达七十米的怪物腾空而起。
  狼骑士们惊诧无名地看着眼前的乱象,“这是.......”
  “这是利维坦吗?”
  “一只巨大的鲸鱼,但是哪里可能会出现这么大的鲸鱼,这简直就是一座小岛!”
  巨大的水中怪物落下,无尽的海水被它压得朝着岸边的狼骑士们扑来,只是一瞬间,狼骑士们就被这海水轰退了十多米,然后他们看向远处的海面。
  巨大如同城堡的怪物在冰层中穿行,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那已经可以过人的冰层,顿时破碎。
  海水突然变得汹涌起来,在这道海峡之间,突然升起了一道暗流,海水变得湍急,而那些冰块,也别一冲而散。
  里尼是在半夜被叫醒的,沃夫现在有些尴尬,里尼的神色也有些怪异,“你们是说,有一只巨大的鲸鱼,将冰层全部撞碎了?”
  骑士们点头,最前方的一个骑士回应,“我们被那只巨大的鲸鱼吓住了,过了很久才想起要回来禀报消息。”
  里尼继续询问,“按照你们的说法,那条鲸鱼似乎是不小心打开了海底的一个暗流洞口,所以海峡之间的水变得湍急,根本不会结冰了?”
  骑士们依旧是点头。
  里尼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好像,尼德鲁的问题解决了?
  破碎的冰层,海峡再次成为天堑,尼德鲁的大军似乎是很难过来了。
  那只巨大的鲸鱼是怎么回事?
  回想起在祖父的失落之土中,那个房间里,霍格·班科留下的污染有着潮汐声,里尼本能地觉得,这是霍格·班科的手段。
  也就是说,霍格·班科觉得自己无法应付尼德鲁?
  不应该啊,为什么无法应对,难道对方会倾巢而出不成?碧蓝岛上有着什么,让尼德鲁这么迫切的想要得到?
  还是说,来的那位小公主,来者不善?
  寒冷的海边,斯摩克正在正在弯腰提手,坐着热身动作,在完成了一套热身动作之后,他一跃跳入冰冷的海面,浑身的身躯开始暴涨,化成一个足足有着七米高的狼人,他在海面上游动着,时而潜入水面,时而伸出头呼吸。
  围着碧蓝岛游了一个大圈,他再次上岸的时候,已经是来到了雪原之上,无尽的风雪中,他来到一个大洞中,在洞中,有这人一只巨大的钢铁假腿。
  他两手在地,一只脚在地飞快爬行,钻进洞中,将这一条假腿安置在了自己的断腿处。
  他穿着这条假腿行走在风雪中,他朝着无尽的风雪一声嚎叫,将一道风雪吼地散开,片刻之后,一条足足有着十米长的黑色巨狼从风雪中走出。
  它跪下,“我的主人,风雪之堡的主人,北境的唯一统治者,您回来了。”
  斯摩克伸手抓住巨狼的鞍座,一跃而上,提着那柄足足有着五米长的镰刀,“是时候告诉潘多拉王国的人,我尼德鲁回来了!”
  “我忽然有些怀念熊肉的味道。”
  胯下的巨狼咆哮,“我也是啊,主人。”
  斯摩克伸手摸了摸巨狼的头,“去风雪之堡,我的狼崽子们,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血肉了。”
  无尽的风雪中,黑夜再次降临,一只狼人在一座雪山的山顶朝着斯摩克跪下,“尊敬的主人,您回来了!”
  斯摩克扫了一眼,下令,“告诉雪原上的所有狼崽子,以我狼王尼德鲁的名义,我们要开启一场战争!”
  狼人低头,“遵命,我的主人,其他人,已经渴望新鲜的血肉很久了。”
  狼人转身离开了这里,已经去执行命令了。
  斯摩克忽然回头看向背后的碧蓝岛方向,“大人,到底是什么,让你能够信得过里尼呢?”
  “不过就是有些小聪明罢了,在真正的力量面前,所有自以为是的聪明,都只是青蛙的坐井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