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78章 睡在猪圈的老男人

  悬崖之上,白雪之中的里尼忽然拿起了剩下的一个酒壶,扒开了酒壶的塞子,远远地朝着理隆一送,如同在与理隆对饮。
  他张口饮下一口烈酒,“麾下有勇士如此,若不取这疆土,吾心难安。”
  福克斯有些惊讶地看向里尼,作为里尼的首席大臣,他知道这句话的分量。
  因为他这位从来不饮酒的领主大人,居然破天荒的喝了一口酒,不止如此,喝了一口酒就算了,还说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他的惊讶,并不是因为里尼的谋反之心,而是因为他确定了里尼真的有这个雄心!
  可是这位领主大人才多大啊!?
  福克斯当然不知道里尼活了两辈子。
  他真的看过了这个世界的强者了吗?
  他真的决定要和那些手握杀生权柄的大人物一较高低了吗?
  或许,在他答应吉尔莉莉娜前往王都,他就已经有这个心了。
  福克斯微微点头,然后拿起自己的酒壶,和里尼还未放下的酒壶碰了碰,“愿为大人斩除逆臣!”
  里尼微微一笑,面色很快就冷了下来,“希望麦斯克能够带给我更多的惊喜吧。”
  这个时候,福克斯却是更加心惊,原来他的大人,并不是一时热血,而是筹谋已久。
  福克斯忽然想起去年还在问自己讨要银钱去占卜的时候,那个里尼是如何的天真,如今便有多恐慌。
  谁能想到,那个曾经天真无邪的少年,已经在暗中谋划所有的一切,只等宝剑出鞘呢?
  福克斯忽然想到自己要是有个妹妹该多好。
  像是里尼这样想要自己开拓一番基业的雄主,都不屑什么公主之辈,反而更加亲近平民女子。
  所谓公主的尊贵,在他的眼里就是一张想踩就踩的纸!
  因为这样的雄主,想要做的就是践踏那所谓的王族,把所有的王族都踩在脚下。
  福克斯将目光投向理隆,才知道里尼所言不假,千军之前,理隆提着酒壶,如同没有看到敌人一般独自饮酒。
  那份从容自若,就是福克斯也为止心折。
  而此时,他想到了一个更为可怕的念头,以霍格·里尼的英明远见,自己的智谋,理隆的悍勇,绝对可以闯出一番事迹。
  最可怕的是,他们都还年轻地可怕。
  等到领主大人三十的年岁,又该是怎么样的一番光景呢?
  还真是想想,自己都觉得可怕啊。
  福克斯忽然明白了为什么霍格·班科会在五年之前,就从万里之外龙庭帝国将自己拐到这里了。
  那个时候,他在酒馆中弹钢琴,身上穿着有补丁的内里衬衫,那个老男人在熹微的烛火下问自己要了一杯幽蓝玫瑰。
  当那个老男人喝完了酒,就将杯子放在钢琴上,对他说,“我有一个儿子,即将成为统御一方的领主,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做一个首席大臣?”
  福克斯摇头。
  那个老男人又说,“我知道,你的母亲只是一个妓女,你的父亲只是一个赌徒,你的哥哥是一个流氓,你的二叔是一个小偷,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然后那个老男人在他的破烂钢琴上留下了一朵白玫瑰,“等你想明白了之后,就来潘多拉王国的碧蓝岛找我,等你到碧蓝岛的那一天,你就是碧蓝岛的首席大臣。”
  那个老男人转身,离开时又补了一句,“哦,对了,我儿已经有了一个悍勇知死而无畏的勇士,还缺了一个聪明点的谋臣,你反正不想要家族的姓氏,不如就改姓福克斯怎么样?”
  说完,那个老男人打了个酒咯,醉倒在了街旁的猪圈里,泥水和粪水,浇了那个老男人一身。
  结果......
  结果那个老男人在猪圈里打起了呼噜。
  霍格·班科当时的模样,如同是一个酒疯子,但是他信了。
  白色的玫瑰,一般是用来出席葬礼时用的花朵。
  在潘多拉,死亡,比不仅仅只是死亡,还意味着新生。
  而那一夜,对于他来说,如同新生。
  他并没有告诉里尼,他看到自己的灵木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第二个魔物格。
  因为他自己也想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或许,只有那个睡在猪圈的霍格·班科才能知道吧。
  而现在,那个实力强横到可以冰川臣服的老男人,正在黑暗中注视着一切。
  他没有告诉自己应该做什么,也没有告诉里尼应该做什么,自然,更不会告诉理隆这个勇夫什么。
  如同所有的棋子到位,他就摆开了阵盘,要和敌人杀上一场,根本不怀疑胜负。
  在更为遥远的潘多拉北疆。
  两个神采臃肿的骑士,看着远处的雪原,他们互相碰着酒壶,谈论着这个冬天,“真不知道,为什么要镇守在这个鬼地方,冻得要死,让人好想睡觉。”
  “喝酒吧,喝酒能够让人精神一些。”
  熊头张开嘴,将一壶烈酒饮下,“吨吨吨......”
  “不要忘了,当年狼王尼德鲁,就是从这里退走的。”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狼王尼德鲁,都是快要一百年前的事了。”
  一个熊头的喉咙中冒出一段匕首的刃尖,鲜血滴落在冰面上,瞬间冻结。
  另外一个熊骑士刚想开口,忽然发现自己的喉咙传来剧痛。
  他临死之前看向北方,在无尽的风雪中,一双双白瞳闪耀着微光,如同千灯夜行。
  他倒下,死掉都没有闭上的双眼映照出天空的一只乌鸦,那乌鸦被寒风一吹,瞬间冻结,化作冰雕从空中落下,摔在地面上,变成一滩冰渣。
  无数的白瞳之中,有着四只巨大的眼睛如同灯笼,上面两只,下面两只。
  风雪逐渐离开他,上面两只属于狼王,下面两只属于魔狼。
  熊骑士家族镇守的北疆大门打开,站在最前方的狼王用尽全力嘶吼,“冲锋!那无尽的血肉,正在等着你们!”
  数千只座狼开始狂奔,一蛹冲进那高耸的要塞,鲜血顿时染红要塞的白雪。
  身高七米的狼王,骑着长达十二米的魔狼,一跃跳进要塞,他取下背后长达五米的雪白镰刀,他的口中嘶吼,“寒冷,冰霜,鲜血还未冻结,它依然沸腾如火,我来自风雪之堡,要将死亡的车架驱赶到整个潘多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