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3章 午夜的铃声

  以安德莉亚的性子,怎么可能错过这件事。
  骑士们的呼喊,绝对会吵醒安德莉亚,但是直到现在,安德莉亚都没有出现。
  安德莉亚从来不会讨厌热闹,恐怕安德莉亚只会觉得还不够热闹。
  所以,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安德莉亚,是让这件事情变得更加热闹了?
  听到里尼的说话声,乔菲终于是明白了哪里不对。
  里尼朝着安德莉亚的房间走去,不过刚刚来到房门外,安德莉亚的贴身女仆戴莉就是伸出手拦住了里尼。
  里尼直接开口问:“安德莉亚呢?”
  戴莉骤然看到里尼来到,有些紧张,“小姐不让我告诉你她偷偷出去了。”
  里尼微微愠怒,忽然觉得戴莉有些可爱。
  他转身,重新来到大厅之中,乔菲也是跟了过来,想要看看里尼要做什么。“我们去把安德莉亚追回来?”
  里尼摇头,“小女孩终究是要长大的,她出生在霍格家族,就应该迎接她既定的命运。”
  他拿出霍格家族的白狼旗,然后绑在了座狼的身躯上,这可以避免部分平民的恐慌。
  趁着夜色,里尼闭上双眼,而后,提着巨大镰刀的狼骑兵收割者离开了城堡,在月色下朝着远方的骑士团追去。
  乔菲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呵,嘴上说着什么不管,还不是不放心。”
  乔菲的手抚上里尼的头发,“你的头发乱糟糟的,需要我帮你整理一下吗?”
  里尼微笑,“没有想到,高贵的乔菲小姐,居然还会理发吗?”
  乔菲同样是笑,露出一颗虎牙,“吸血鬼的门扉之后,是理发师。”
  里尼疑惑,“什么意思?”
  乔菲从长筒靴中摸出一把银制小刀,“每一个吸血鬼,都是一个出色的理发师。”
  “死亡躲藏在门后,你打开一扇门,还有下一扇门。每打开一扇罗生门,魔物的阶位便会提升一阶。而灵木出现下一个树洞,最稳妥的契约魔物途径,被称为门列。”
  “成为吸血鬼之后,最稳妥的魔物是一把理发刀。也就是说,吸血鬼途径的门列2,是理发师。”
  里尼摇头,“我实在是不明白理发师和吸血鬼有什么联系。”
  乔菲伸出一只手抓住里尼的一缕卷发,“现在,最有效的疾病治疗方式是放血。就好像成熟的女性,每个月都会流血一样,那是身体在排出有害的物质。而刀功好的理发师,同样兼职放血。”
  里尼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吸血鬼,总是离不开鲜血。“话说你们真的能治好病吗?”
  “嗯,通过放血。”里尼补充了一句。
  乔菲将里尼的头发削下一撮,“对于鲜血的敏感,让我们一定程度上,可以知道对方到底得了什么病。”
  里尼的嘴角抽了抽,还有科学依据,真是有理有据,让人无从反驳。
  怪不得这个时代,生病之后都想要去放血,原来还真的有缘由。
  “如果放血之后,病人的病没有好,那么怎么办?”
  乔菲翻了个白眼,“那只能说明他放血放的不及时。”
  里尼:......
  乔菲继续修理着里尼的头发,“那么,你需要放血吗?”
  里尼摇头,“不用了,我没有这个爱好。”
  乌鸦爵士的失落之土。
  乌鸦爵士的面前,有着沉积的落灰,那是时间留下的脚印。
  关闭已久的城堡大门因为狼骑兵的进入而打开,狂风呼啸,吹动着桌子上的灰尘,尘土散开,露出一句刀劈斧凿的话:
  【祂给了我们一把屠戮一切的剑,并让我们用这把剑亲手杀了自己】
  白雪随着寒风进入大厅,纷纷扬扬的白雪落下将这一句话再次隐藏。
  骑士奔行了半夜,并且在黎明之前赶到了菲尔曼的封地。
  菲尔曼作为碧蓝岛资格最老的子爵,同样拥有着另外一座城堡,这一座城堡,或许并没有霍格·里尼的城堡高大,但是同样是强大的防御。
  此刻菲尔曼的城堡静悄悄的,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个普通的黎明之前而已。
  但是一路以来,看到的马蹄印告诉理隆,对方并不是一无所知。
  斐裂看向勒住雪狼的理隆,再次被这个年轻的骑士长震惊,他不仅带着一把双手剑,还带着一块精钢盾牌。
  这意味着,理隆可以单手挥动一把双手剑。
  这是,超乎常人的力量,常年修行双手剑的他,知道挥动双手剑,需要什么样的力量。
  斐裂看向理隆,说着让他觉得不对的地方,“太安静了。”
  理隆点头,“是的,太安静了,安静地有些诡异,但是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
  这有可能是对方的计谋,故意用诡异的安静拖住他们,然后逃跑。
  福劳尔提醒了斐裂和理隆,“菲尔曼麾下的主力是弓手,夜晚,是我们进攻的最好时间。”
  每一个弓手,都需要出色的视力。
  距离便是他们杀人的武器。
  黑夜,将会让弓手最有力的优势荡然无存,对方无法看到他们的位置,这就无法瞄准。
  而被骑士近身的弓手,只有引颈就戮的份。
  此刻的他们,距离城堡有着一百米。
  理隆大喊:“冲过去!”
  所有的骑士跟着理隆冲锋,就在理隆冲锋了十五米左右的距离之后,黑夜中忽然响起了铃声。
  是丝线,对方将铃铛系在了丝线上,战马路过的时候,会引动丝线,从而使铃铛响起。
  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是乔治,“八十米,射击!”
  听到这一声大喊,理隆连忙举起了盾牌,“立盾,所有人,立盾!”
  噼噼啪啪,噗噗噗,这是长箭撞击在盾牌上的声音。
  五个骑士从马背上落下,这是对方这一轮的战果。
  这些骑士由于厚实的铠甲,并没有死去,但是也失去了战斗力。
  理隆继续指挥着骑士们,“立盾,压阵!给我压过去!”
  一支支火箭从城堡的角楼上飞出,朝着他们的位置飞来,有火箭点燃了早就蔓延在地面上的火油,整个小镇,瞬间一片明亮,如同白昼。
  所有的骑士暴露在火光之中,理隆看了一眼地面上的烈火,并不多,只是用来照明,无法形成大火的战场,根本无法阻止骑士们的前进。
  在城堡的入口,三排木刺之后,二十个骑士挥动短剑拍打在盾牌上,发出一声低喝,“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