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20章 挥舞的镰刀

  似乎是由于狼骑兵害怕火焰,狼骑兵并没有朝着菲尔曼和他的骑士冲去。
  狼骑兵朝着里尼和乔菲靠近,他挥动镰刀,冲着前方挥下,嘣!
  一声脆响,如同弦崩。
  乔菲听得出来,这是狼骑兵在破开里尼的丝线。
  里尼朝着后方退后了两步,“乔菲小姐,我想,我们现在,最好坦诚一些,这样,才好没有间隙的配合,否则,我们很难逃出去。”
  乔菲这一次罕见地没有反对,他们首先要战胜这个狼骑兵,然后还要战胜菲尔曼麾下的十二个骑士。
  火光照耀之下,乔菲和里尼的脸红扑扑的,里尼问:“那么乔菲小姐,为了我们之间能够更加信任,我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想要进入我祖父的密室。”
  乔菲这一次没有继续回避,而是说出了她的目的,“我的父亲曾经不小心说过,狼人类魔物的源头,同样也是永生之三。”
  里尼微微点头,所以说,狼人和吸血鬼,起始是同源的?
  她之所以来调查,便是想要找到狼人和吸血鬼之间的秘密联系?
  “永生代表着什么?”里尼继续问。
  乔菲犹豫了片刻,“代表着一定程度上的永生,更像是一种力量的具象。”
  “狼人家族有那么多,为何偏偏要寻找我们霍格家族,还是说,你调查过很多狼人家族,而这一次,只是恰好是我霍格家族?”
  乔菲没有掩饰她的秘密,她必须打消里尼的所有疑虑,“根据我的秘密渠道,我得知霍格·班科并不像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所以我想要知道,他到底有着什么秘密。”
  “现在显而易见,你的父亲确实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但是他的魔物阶位太高,在这些羊皮卷上,留下了足够强大的污染,而我们,现在根本无法打开这些羊皮卷。”
  “具体是什么秘密,我并不知道,否则,要是我知晓你父亲的魔物阶位污染强大到这种地步,我根本不会来到这里。”
  里尼点头,原来是这样。
  狼骑兵已经来到了两人身前十步,对方只需要一个冲锋,便可以轻易来到两人的身旁。
  里尼忽然问:“对了,你们吸血鬼到底是契约了什么?”
  乔菲愣神,“这跟现在的情况有关系吗?”
  里尼耸耸肩,“我只是好奇。”
  乔菲无奈地回答:“契约了一个拥抱。”
  乔菲看向霍格·里尼,“你现在应该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吧?”
  里尼点头。
  乔菲继续问:“那么,可以动手了吗?”
  里尼微笑,“是的,美丽的小姐,这一场好戏,已经到此结束了。”
  乔菲皱眉,“好戏?”
  她明显还没明白里尼在说什么。
  就在这时,在她红色的双眼之下,巨大的狼骑兵忽然调转座下座狼的方向,朝着甬道门口的骑士们开始冲锋!
  座狼冲过烈火,皮毛之中的冰晶在这一刻开始融化,化作水珠,同样保护着座狼,让它不会瞬间开始燃烧!
  足足有着一米半长的巨大镰刀挥舞,将两个骑士的身躯直接劈成两半!
  得益于理隆这段时间的悉心教导,里尼在劈砍方面,还是有着自己的部分见解的。
  这里的一切都是死的。
  而阿木带给他的能力,可以操控死尸。
  里尼必须承认,毕竟是诡秘种,让他在操控这具狼骑兵的时候,花费了不少时间,那段时间,狼骑兵在外面踱步。
  这给了菲尔曼时间。
  最后的结果是好的,他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一切,而菲尔曼,也会为此付出足够的代价。
  巨大的座狼爪子跃起,插进一个骑士的脖子,鲜血弥漫,浓郁的血腥味和座狼的气味,瞬间让这些骑士们大乱。
  如同狼骑兵的对手不是他们,那么他们还可以保持理智,但是现在,这狼骑兵竟然是直接越过烈火,朝着他们冲锋,只能说明一件事,狼骑兵对于他们杀意更浓。
  镰刀在挥舞,收割着一个个骑士的生命,他们的手里拿着的,是一柄柄木剑,这对于狼骑兵的铠甲,座狼强韧的皮毛,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屠杀很快结束,遍地的碎尸之中,菲尔曼双腿一软倒在了血泊中。
  他输了。
  座狼走过他的身侧,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狼骑兵来到雪原上,进入城堡中,拿起一块桌布。
  用桌布包裹着足足两方白雪,狼骑兵提着巨大的包裹回到甬道,将桌布展开,大块大块的雪团落进火焰中,白雪融化,同样熄灭了烈火。
  乔菲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不明白,是里尼在操控一切。
  在她的眼里,里尼伪装了十七年,装成一个普通的贵族子弟,一无是处的贵族子弟。
  而这些,都是蛊惑所有人。
  一个从小就知道隐忍的怪物,并且十七年没有露出破绽,这个事实让乔菲的心头狂震。
  这个时候,狼骑兵已经踏着血水进来,里尼朝着乔菲伸手,“美丽的小姐,可以邀请你与我同乘吗?”
  乔菲向后退了两步,抬头认真看向霍格·里尼。
  此刻的霍格·里尼,依旧保持着优雅,甚至是带着和煦如同春风的微笑。
  她呼吸着,微微急促,将雪白的手送到里尼的手里。
  里尼握住,爬上座狼宽厚的背,坐在浑身披甲的狼人身后,他用力一拉,将乔菲也拉了上来。
  能够背得动浑身披甲的巨大狼人,自然是也不差加起来不到一百磅的里尼和乔菲。
  (磅,质量单位,一磅约等于两斤半。)
  乔菲坐在里尼的身后,感受着寒夜这个男人带来的温暖体温。
  狼骑兵驾驭着座狼开始奔跑,路过菲尔曼的时候,狼骑兵伸出巨大的镰刀,勾住菲尔曼的衣袍,叼了起来,而后用左爪抓住了菲尔曼的衣袍。
  座狼开始奔跑,朝着地道外而去,离开地道,眼前,是白茫茫的雪,远处,有着不少的狼人,他们嗅到了生物的味道,而后,朝着这里开始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