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63章 无头序曲第五章

  无头骑士的灵魂容器又称之为灵魂之匣。
  但是无论怎么样,里尼现在已经确信,对方的灵魂并不在对方的身躯中。
  无头骑士,将自己的灵魂和血肉的活力,以契约的形势给了灵魂容器。
  只有灵魂容器破裂,无头骑士才会死去。
  从守夜人哪里听说,危险阶位的无头骑士,灵魂容器是心脏。
  高危阶位的无头骑士,灵魂容器是砍下的头。
  而致命阶位的无头骑士,没有人知道他的灵魂容器是什么。
  但是却是有着一点,那就是灵魂容器不能离开自己太远。
  至于蝴蝶风暴阶位的无头骑士,区别只是灵魂容器的位置没有限制。
  或许这个灵魂容器的位置没有限制,听起来并不怎么样,但是,如果无头骑士将他的灵魂容器放置在一个人根本无法到达的地方,那么,意味着这个无头骑士,几乎是不死的存在。
  这已经是能够一人屠城的存在了,称之为蝴蝶风暴也不为过。
  然而最可怕的,并不是这个。
  无头骑士之所以强大,还有着阶位带来的恐惧感。
  那是一种粘稠的压抑,压得你呼吸困难。
  同样可怕的,是他的污染。
  里尼看向周围,只见最前方的数百普通人骑士,双眼逐渐失去了神采,他们的眼中一片茫然,如同陷入了永恒的梦魇。
  他们异口同声张口,迷茫地吟唱着一首没有听过的歌谣:
  【漆黑的雨夜有斧头
  斧头之前十五人坐
  所有人都在大喊着杀人魔
  我看向左边的七人
  他们没有握着杀人的斧头
  我看向右边的七人
  他们也没有握着杀人的斧头】
  这些普通人组成的骑士吟唱着,而后嘴角露出了笑容,他们继续吟唱:
  【斧头在哪儿呢?
  斧头在哪儿呢?
  我看向自己的双手
  那里握着一把满是鲜血的斧头
  我杀了左边七个人
  我杀了右边七个人
  然而
  这还不足以满足我那焦渴的欲望
  我寻找着下一个人
  我找到了
  也结束了】
  (注:无头序曲第五章:《雨夜的斩首斧》)
  他们横起自己的兵器,而后用尽全身的力量挥舞,噗呲!
  鲜血从他们自己的脖子迸溅,不下八百个头颅落地,摔在地面上,鲜血顿时汇聚成河.......
  那一天,里尼知道了什么叫做致命种。
  后方的骑士,只是看到前方的骑士的诡异状态,便是已经疯狂,他们呼喊着恶魔,朝着自己的背后狂奔,即便是被荆棘刺的满身都是鲜血,也是不管不顾。
  致命种的污染,普通人只要看到,便会死掉。
  他甚至不需要动手,只要呈现自己的魔物外显状态,便足以杀掉普通人。
  这一刻,里尼终于明白为什么祖父的城堡在远离碧蓝岛的雪原上。
  魔物掌控者之间的战争,本就是一场属于黑夜的战争。
  这场战争,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
  聆听着这无头骑士序曲,他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快要握不住手中的剑,他伸手,将自己的大麾撤掉一块,然后将长刀绑在了自己的手上。
  就在这个时候,守夜人终于是开口,他的双眼紧紧盯着希尔德伯爵手中的骑枪。
  “无头骑士,并没有意念控制物体的能力,那么这杆骑枪,为什么会飞到希尔德伯爵的手中呢?”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杆骑枪就是希尔德伯爵的灵魂容器。”
  里尼看向周围,数千骑士在疯狂朝着远处狂奔,他上前一步,让自己更加坚定自己要杀了希尔德伯爵的决心,“所以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弄碎他这一杆骑枪?”
  守夜人点头,“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那一杆骑枪明显至少是百锻钢打造,即便是有了裂纹,也没有那么简单弄碎!”
  希尔德伯爵,毕竟是从千米之外的地方冲过来,里尼走到安德莉亚的身旁,伸手摇晃着安德莉亚的肩膀,“安德莉亚,奏曲!”
  安德莉亚在里尼的摇晃下,终于是苏醒了过来,“好的,哥哥,我这就奏曲。”
  海螺被吹响,狼骑士和豹骑士们终于是从恍惚中醒来。
  在海螺声中,夜行者们终于是拿起了自己的武器,看向不远处策马狂奔的希尔德伯爵。
  里尼直直盯着希尔德伯爵手中通红的骑枪,“现在,有谁可以弄出一些水吗?”
  那杆骑枪已经遍布裂纹,更是通红,如果有水,热障冷缩之下,这杆骑枪应该会爆裂!
  “最好是温度比较低的水!”
  守夜人肩膀上的卡赫拉飞起,口中吐出一个女人的灵魂,这个女人,手中握着一杆冰晶法杖。
  里尼笑了笑,“守夜人,看来你亲自手刃的同伴还真是不少。”
  守夜人并没有在意里尼的玩笑,这时候的玩笑,可以让骑士们消除一部分的恐惧。
  “寒风可以吗?”
  里尼询问:“有多冷?”
  守夜人的眼中泛起一抹回忆,“她没有死之前,是危险阶位,她吹起的寒风,可以让海水结冰。”
  里尼回应到,“最好还是有水比较好。”
  守夜人点头,“明白了,瑟琳娜,用极寒之触,目标是那一柄骑枪!”
  女人的灵魂点头,身躯上的蓝色法袍开始飘扬,就在这个时候,希尔德伯爵已经距离里尼他们不过十米。
  守夜人背后的斗篷扬起,一柄巨大的白色镰刀出现,他伸手握住了镰刀,朝着希尔德伯爵开始狂奔!
  “喝!”
  守夜人的口中开始暴喝,好让自己的力量更好的融为一处。
  他的身躯开始膨胀,化作一个浑身肌肉虬结的狼人,就在这个时候,希尔德伯爵提枪,朝着守夜人跃马刺去!
  巨大的骑枪和守夜人手中的镰刀撞击在一处,发出嚓嚓嚓一声声爆响!
  火花喷溅之间,守夜人已经是被希尔德伯爵一枪轰飞二十米远,撞倒了数棵小树!
  一骑飞枪,如同豹子捕食,威压如山!
  守夜人缓解了希尔德伯爵的部分速度,却是没有彻底让希尔德伯爵停下来。
  而这个时候,希尔德伯爵距离里尼,不过只有六米。
  浑身燃烧着烈火,满是硫磺味的希尔德伯爵,挥枪直指里尼,“霍格·里尼,你的征途,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