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75章 忧心忡忡的克莱儿夫人

  第一个进入天启之门的,是自己的祖父吗?
  里尼还真是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不过想想似乎也对,祖父的力量来源于尼德鲁,也就是说,祖父是比尼德鲁要低一个阶位的。
  如果不是狂化的力量,祖父也不可能战胜尼德鲁。
  “我的祖父,是狂派?”
  吉尔莉莉娜点头,“父王说过,你的祖父,不仅仅是狂派,而且还是潘多拉狂派的唯一领袖!”
  “你的祖父,运用可控狂化的力量,施展出了这天地间最为惊艳的刀术,完成了一场绝美的刺杀!”
  “在那之后,你的祖父,因为自己是狂派的原因,亲手剜出了自己的心脏,结束了自己英雄的一生。”
  里尼的双眼默然,“其中没有什么内幕吗?”
  吉尔莉莉娜摇头,“父王并没有告诉我这些。”
  里尼给吉尔莉莉娜的杯子中国添了些酒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吉尔莉莉娜说:“我怀疑,是我的哥哥砍掉了这些头,夜枭家族毕竟是他下令调到战场的,夜枭家族的族长刚刚离开,夜枭家族的头颅就被砍掉了。”
  里尼若有若无的询问,“吉泽王子的实力,足以破坏这些起源魔物?”
  “要知道,这些魔物的阶位,至少是蝴蝶风暴!”
  吉尔莉莉娜摇头,“我那位哥哥,可比所有人想象得要更为强大。”
  里尼认真地询问:“我该怎么帮你?”
  吉尔莉莉娜轻声说:“我的父王需要你,你是英雄的后裔,你的身上流淌着英雄的血液,我想要你接受父王的册封,成为国王之手,护佑潘多拉,不会遭受我大哥的荼毒!”
  “同样,也是保护王室。”
  里尼在吉尔莉莉娜的对面坐下,开始了思考,王都还真是一滩混的不能再混的浑水。
  足足过了十分钟,里尼这才回应道:“我需要准备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希望,我的人铺到王都的时候,不会有任何麻烦。”
  吉尔莉莉娜露出轻松的神色,“我就知道,里尼你不忍心看着我就这样死在哥哥的手里。”
  吉尔莉莉娜走到里尼的身边,趁里尼没有反应过来,在里尼的面颊上轻轻一吻,待得里尼抬头,吉尔莉莉娜已经是飞也似的跑掉了。
  阿木手中拿着一块蛋糕,“里尼,她看起来似乎是喜欢你,你会和她生小孩子吗?”
  阿木从吊灯上跳下来,落在里尼面前的桌子上,他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像是我这么大的小孩子,我可以陪他玩!”
  里尼的双眼逐渐阴沉,然后他摇头,“不,我这辈子都不会跟她生小孩子了。”
  阿木继续询问,“那乔菲呢?”
  里尼没有说话,只是倒出瓶子中的酒水,擦拭着被吉尔莉莉娜亲吻的地方,“女人的强大,在于美貌的长袖善舞,吉尔莉莉娜的随便亲吻,让我觉得她有些脏,她亲吻过的,可能不止我一个。”
  他冷笑,“本就是互相利用,何来感情?又何必做这些虚伪肮脏的表面功夫。”
  这个吻,并没有让里尼感受到香甜或者是女性的柔软,只是觉得恶心。
  他确实觉得自己的妻子会是一个毒如蛇蝎的美人,但是这个美人,还需要足够的骄傲,骄傲到除了自己不会让任何男人近身。
  爱情这种东西,里尼还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也不会预料到这种东西的毒性。
  他继续补充着,“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刚刚吻我的时候,并没有脸红,而是故作羞涩。乔菲就不一样了,至少我和她跳舞的时候,她是真的感受到了羞涩。”
  阿木摇摇头,“我不懂这些,那么里尼你会和乔菲生小孩子吗?”
  里尼沉默了片刻,“再看吧。”
  缓了一会儿,里尼忽然问:“阿木你说的恐惧,到底是指什么?”
  阿木裂开嘴笑,嘴角的红色染料如同鲜血般通红,“时候到了,你自然就明白了。”
  里尼尴尬地说,“那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处处心机的人还真是麻烦,有危险的事,我很少去做,除非不得不做,就是希尔德伯爵和我对阵的时候,我也觉得他必死无疑,根本没有感受到恐惧!”
  不是必死之局,哪里会感到恐惧,而自己这个喜欢设局之人,怎么可能亲自走到必死之局中去。
  这一夜,里尼并没有因为得到尊贵的公主亲吻而睡得香甜,反而是觉得疲倦,沉重的疲倦。
  里尼有些想要去看看最新打造故人复仇号,只有这艘钢铁战舰才能让他感受到轻松,但是想到那个小公主还在这里,他终究是压下了这心思。
  接下来的一周,除了每天必须的力量训练,剩下的就是和吉尔莉莉娜游玩,在其他人的眼里,他们就像是一对情侣。
  这让克莱儿夫人那个大胆的想法越发热烈,甚至于开始筹谋些什么。
  吉尔莉莉娜也经常去陪克莱儿夫人,看得出来,吉尔莉莉娜很得克莱儿夫人的喜欢。
  里尼忽然觉得自己的母亲有些可怜,霍格·班科隐藏了自己的力量,在黑暗中谋划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这个儿子,天生双灵木,也是注定要走上一条满是白骨之路的人。
  她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每天都在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里尼决定在今晚去看看克莱儿夫人,敲响克莱儿夫人的房门,里尼走进去,克莱儿夫人正在烛火下缝着一件花衬衫,以及一条花裤衩。
  “母亲,你为什么要缝制这样的衣服?”
  克莱儿夫人叹了一口气,“你父亲生前一直想要穿一身这样的衣服,说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受到自由和痛快,可我说他是一个贵族,一直不让他穿。”
  “现在想想,倒是有些后悔,所以我决定亲自给他做一套。”
  说到这里,克莱儿夫人的神色有些悲伤,里尼连忙安稳,“母亲,不要伤心了,现在,万事有我。”
  克莱儿夫人横了里尼一眼,“那你还不赶快找个贵族小姐成婚,让我抱孙子,新生命,总是能冲淡悲伤的。”
  “依我看,小娜儿就很不错,她虽然是公主,但是看得出来很喜欢你。”
  “不过就是公主的身份太高了,至少是伯爵的爵位,或是侯爵才能配得上。”
  “这么看来的话,你和乔菲倒是挺般配的,乔菲也是个讨人喜的姑娘,哪像你,很久才能专门看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