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49章 葛文,我鼓舞你!

  血雨黑雾之中,一场大火开始蔓延,有了黑雾的保护,斐裂他们已经开始放火。
  血雨虽然是雨,但是雨势并不是很大。
  更为重要的是,这血雨的效果,并不是用来灭火的。
  大火在整个城堡中蔓延,里尼坐在船头的一张大椅上,静静地欣赏着这个烈火中的城堡。
  能够被发现的财宝,都已经搬到了商船上,看着远处的风尘滚滚,里尼知道,葛文已经是赶了回来。
  里尼朝着远处的只是一个小黑点一般的骑士挥手,“再见了,葛文。”
  然后里尼起身,下令,“走!”
  葛文身穿一身黄色的骑士铠甲,如同狮骑士一般,他的头颅上,同样是戴着一个豹子头形的头盔,一袭黑袍,遮住了双眼。
  远处,里尼朝着他招手,他的身躯气得微微一颤,“冲回去!”
  在希尔德伯爵和紫熏香伯爵的边界处,子爵们还在壁炉前商讨着战事,“依我看,我们在前线拖住希尔德的主力,然后由麦斯克少爷袭击敌方的腹部,进军敌方内部,必定会让敌军大乱!”
  “不错,麦斯克麾下的,可具是精锐的狮骑士,而且,麦斯克少爷勇武无双,少有人及,即便是在整个王国的年轻人中,也是最能征善战的统帅之一。”
  “那当然,麦斯克,可是跟着侯爵大人,上过数次战场的,可不像是霍格·里尼那个才十七岁的小孩子。”
  “真不知道乔菲小姐到底看上了霍格·里尼什么,居然让这么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鲜血的孩子,和麦斯克享受同等的资格!”
  “最离谱的是,这小子居然还可以得到他所有的战利品!”
  好吧,说到这个的时候,所有的子爵都是鼻息一重,明显他们最在意的是这个。
  麦斯克听着身旁这些子爵的恭维,并没有什么变化,他走到哪里,都是穿着一身铠甲,在他十八岁之后,就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面容。
  作为侯爵之子,他受到了太多的恭维了,对于恭维,他早就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的免疫。
  而且,身为一个魔物掌控者,最不相信的,就是苍白的话语。
  会议继续进行着,他们需要有着一个妥善的进攻方案,没有妥善的进攻方案,带来的只是白白增加的伤亡,而伤亡,便是损失的金刀。
  乔菲在场,但是她并没有开口说话,她也知道为什么这些子爵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在以前,这些子爵都会奉承她,因为麦斯克似乎是倾心于她。
  一个侯爵的儿子,和一个女伯爵的结合,将会是强大无比的。
  而现在,他们看到的,则是乔菲似乎是霍格·里尼另眼相看。
  霍格·里尼在他们的眼里算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死了老爹,侥幸继承爵位的普通贵族而已,他们的儿子,比霍格·里尼优秀一万倍!
  湛蓝色的海面上,里尼来到船尾,看向远处朝着他们追赶的葛文。
  葛文带领着船队,朝着他们追来。
  现在的葛文微微有些狼狈,那是斐裂他们留下的陷阱造成的效果。
  很明显,这不仅没有让葛文丧失追击的信心,反而让他更加愤怒了。
  里尼估算了一番,这一次,大概抢了葛文差不多价值五千多金刀的财宝,毕竟是伯爵的儿子啊,有钱!
  这个时候,里尼只恨希尔德伯爵的儿子不够多。
  里尼并不知道,现在已经开始战争的,只有他一个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计划。
  斐裂和福劳尔走到里尼的身后,斐裂询问着里尼的意见,“葛文追过来了,我们该怎么办?”
  守夜人淡淡开口,“对方有着一位高危阶位,三位危险阶位,还有着大量的豹骑士。”
  斐裂和福劳尔都知道守夜人的话意味着什么,他们是贵族,知道这句话中的含义。
  这将是一场硬战!
  斐裂开口:“我们带着大量的商船,根本走不快,想要带着劫掠来的财宝离开这里,唯有一战,否则,我们必须抛下商船!”
  里尼微笑,看向远处的安德莉亚,“安德莉亚,哥哥好久没有听过你唱歌了。”
  安德莉亚乖巧地来到了里尼的身前,福劳尔点头,“安德莉亚小姐的歌声,确实有着鼓舞人心的效果,在大战开始之前,鼓舞人心,确实有着不错的作用。”
  里尼看向安德莉亚,“安德莉亚,能够让葛文听到你的歌声吗?”
  安德莉亚微微一愣,哥哥这是要鼓舞敌人?
  里尼点头,“人家不辞辛苦追过来,我深感荣幸,就算是我们的礼节吧,来,安德莉亚,我们鼓舞他们!”
  除了理隆和狼骑士们,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即便是守夜人都有些疑惑。
  安德莉亚并不会怀疑里尼的话,在她看过里尼的遗书之后。
  于是她拿出了海螺,对准后面追击的战舰,吹响了海螺。
  呜呜呜......
  海螺传出的乐曲传向葛文,葛文战船的人,只觉得心潮彭拜,恨不得赶紧追上里尼然后亲手宰掉里尼!
  葛文此刻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愤怒还在继续攀升。
  这个才十七岁的小孩子,居然敢抢走了自己所有的财宝,还烧毁了自己的城堡!
  作为希尔德的儿子,这是他无法容忍的!
  “唤潮者,给我鼓风,我要现在就追上他们,登上他们的船,将他们身躯砍成碎片!”
  一阵狂风掀起,有魔物掌控者鼓起了狂风,推着他们的战船加速!
  葛文的战船飞快地朝着里尼的战船追去,他们之间的距离,在迅速逼近。
  安德莉亚一边吹着海螺,一边看向船身,这艘战船,叫做安德莉亚号。
  用她的名命名的战船。
  这艘战船一定会在哥哥的指挥下获得胜利,所以,葛文,我鼓舞你!
  海螺声飘荡在海面上,笼罩了双方的战船,所有人都是心潮彭拜,浑身热血激荡!
  里尼也是没来由心中热血翻涌,他拍了拍手,“原来,这就是战争啊!”
  “理隆,去准备一下,死亡已经接收到了我们的邀请,而现在,我们要为即将到来的死亡,准备一场盛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