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06章 来自死亡的凝视

  从不畏惧死亡,
  却最厌恶死亡的降临,
  矛盾的结合,
  合理的存在,
  那么,它是什么?
  谜底是死过一次的人。
  里尼死了两次。
  一次是罗生,另一次是里尼。
  危险并没有随着‘里尼’的死去而离开,因为里尼还活着。
  里尼毫不犹豫地选择成为一个夜行者,并不是因为不害怕危险,相反,他相当地讨厌危险。而是因为他很讨厌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叫做当死神降临,他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盖弥认真地点点头,“对的,污染,一旦达到了危险,对于普通人可谓是致命的,就如同你曾经在船上看到的那些船员的诅咒,而这,我们称之为污染。”
  里尼还想询问更多,然后在这一刻,背后响起了咔吱声,那是罗生门再次打开的声音。
  他回头,几乎可以看得到所有的魔物都回到了原位。
  里尼看向盖弥,“如果说没有魔物认可我,而我又知道了这些关于魔物的秘密,你们会对我做什么?”
  盖弥笑笑,“那么你可能会觉得今天晚上的事只是一个梦,而且还是完全想不起的梦,明天早上,你就会躺在城堡中的床上,而你的骑士们会告诉你,你在灯塔上见过我之后便回到了城堡。”
  普通人永远不会知道魔物的存在......
  声音从罗生门之中传来,那是守夜人的声音,“看来,你不会觉得今晚的事只是一个梦了。”
  里尼看向守夜人,在他的身前,有着一个残缺的木偶,而那个木偶,并没有回到原位。
  木偶有着一张沮丧的脸,画的如同一个小丑,蛋黄色的眼眶下是两行蓝色的泪滴,血红色的嘴,细长的双手,如果这个木偶站起来,那么他的双手可能会能够垂到脚底板上。
  盖弥伸手指向《刺客信条》,“好像这本书也认可了你。”
  守夜人渡步到《刺客信条》的旁边,可以看得到《刺客信条》并没有回到原位,露出一缕疑惑的神色,稍纵即逝,他温和地笑,“很少有人会得到两种魔物的认可,不过,关于魔物的事,谁又能说得清呢?不过,这至少告诉了我们一点,你很受魔物的欢迎。”
  里尼伸手拿起那个木偶,以及《刺客信条》,现在,两件魔物就躺在他的手里,“可以告诉我这两种魔物有什么不同之处吗?或者说,他们的效果,或者能力。”
  守夜人拿起《刺客信条》,“《刺客信条》将会让你变成一个最强大的刺客,在普通人之中最强大的刺客,至于这个木偶,至今未知有人唤醒过这个木偶,我们猜测唤醒这个木偶的条件将会很苛刻,至于这个木偶的用处,没有人知道。”
  里尼摊开手,“那么,我要在这两个魔物之中做出自己的选择吗?”
  盖弥的语气有些玩味,“如果你不想迷失在魔物的控制下,被魔物污染,你同样可以选择契约这两个魔物。”
  里尼摇头,“那还是算了。”
  里尼看向守夜人,问:“可以给我一点提示吗?关于这两个魔物。”
  守夜人开始说着两种魔物的区别,“很明显,《刺客信条》已经告诉了你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刺客。但是同样的,《刺客信条》这本书并不是唯一的,实际上有着很多强大的刺客,都是从契约《刺客信条》开始的。而木偶,代表着未知,没有人知道它的效果和能力,不过同样的,也没有人知道要如何对付它。《刺客信条》代表着已知,木偶代表着未知。”
  守夜人道:“准备一下,我们将要举行仪式,让你成为一名夜行者,然后契约你选中的魔物。”
  守夜人看向盖弥,“走吧,我们去准备一下,让他决定挑选哪一个魔物吧。”
  里尼仔细看了一番手中的木偶和《刺客信条》,这是一个选择,他的目光落在《刺客信条》上良久,然后将《刺客信条》放回了原位,他伸手握住木偶,它可能在这里等待了很久,只为等到自己,而《刺客信条》有着更多的人去探索,去唤醒,但是木偶,只会等待自己。
  如果自己不选择木偶,它可能永远会待在这里,直到腐朽,直到蛛丝网遍布,直到灰尘将它掩埋。
  里尼喜欢唯一,同样喜欢命中注定,从来没有人唤醒过木偶,而它,选择了自己。
  里尼将木偶可以活动的双腿捏成坐姿,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看向肩膀上的木偶,如同自言自语,“从今天起,你有了一个名字,叫做阿木。”
  里尼看着身前再次敞开的罗生门,站在罗生门的中央,月光透过窗口落在他的脚下,“现在,阿木,该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
  走到院子中,盖弥将一只鹅毛笔以及一张羊皮卷送到里尼的手里。
  里尼有些疑惑,“这是什么?”
  盖弥伸手点了点放置在石桌上的羊皮卷,“遗书,你的。很多时候,夜行者都没有机会写遗书,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在黑夜中,同样有可能留下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里尼问:“可以不写吗?”
  盖弥摇摇头,“这是必须的,如果你没有想好遗书怎么写,只能说明你还没有准备好。”
  里尼接过鹅毛笔,飞快地写下,不过一分钟的时间,里尼完成了自己的遗书。“好了,我已经准备好了。”
  盖弥已经准备好了一把银制的小刀,盖弥看了一眼里尼肩膀上的木偶,“不出所料,你果然是选择了这个木偶,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你需要认真思考完成之后再契约魔物,因为契约的代价将是,永不背弃。”
  “它将自己的力量借给你,然后你便要付出自己的一生,永不背弃。”
  里尼点头,“我已经想清楚了,可以告诉我怎么契约阿木了吗?”
  盖弥露出一个绅士的微笑,“看来你还给木偶取了个名字,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我便告诉你契约魔物的咒语:
  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
  不该被尘土掩埋.....
  不该随着时间消逝.....
  以我霍格·里尼之名......
  我赌上我的灵魂以及一生的荣耀......
  我承诺,永不背弃!
  魔灵,醒来!”
  盖弥接着补充,“你在念诵这一段咒语之前,需要将自己的血滴在魔物上,否则,魔物不知道是谁唤醒了它。”
  里尼结果盖弥递给自己的银制小刀,伸手在自己的手掌上划开一条血痕,说实话,有些痛,鲜血从割开的肌肤中渗出,流出的血有些多,里尼顺便用自己的鲜血在木偶的身上写下了阿木两个字。
  里尼开始念诵这神秘的咒语,“沉睡在永恒黑暗中的魔灵.......”
  里尼不由自主闭上了双眼。
  “不该被尘土掩埋......”
  里尼的声音莫名其妙变得响亮而宏大,如同响彻天际。
  “不该随着时间消逝......”
  “以我霍格·里尼之名.......”
  里尼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鲜血如同在沸腾。
  “我赌上我的灵魂以及一生的荣耀.......”
  “我承诺,永不背弃!”
  木偶上的鲜血变得滚烫,如同被点燃,闪出异样的光华,而后变成黑色。
  “魔灵醒来!”
  里尼,盖弥守夜人一起看向石桌上的木偶,足足等了十秒,木偶忽然自己站了起来,黑色的双眼看向里尼,“你就是里尼吗?阿木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