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魔王的剧本 > 0050章 呐喊震散了迷雾

  平静的海面上,海风眷恋着船帆。
  在白狼旗之后,是追着里尼船队的三艘战船。
  葛文站在最前方的战船上,距离的逐渐逼近,让里尼可以看得到葛文。
  和麦斯克一样,葛文同样披着一袭黑袍,遮住了自己的双眼。
  是因为有什么习俗吗?
  里尼并不清楚,自己的老爹在历年以来,都只是负责后勤,自然是也不知道这些家族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力量。
  不过很快,他就会知道了。
  地方舰船在逼近,里尼站在船头冷冷地看着敌人逼近。
  战斗已经迫在眉睫,里尼看了一眼远处,海岸已经不知道在何方,这个距离,已经差不多了。
  他走到船首,朝着舵手挥了挥手,舵手很快明白,然后让开了位置。
  在斐裂和福劳尔睁大的双眼中,里尼直接左满舵。
  这个风向,还是左满舵,里尼是想要掉头!
  斐裂紧张地开口,“大人!”
  里尼深沉地看向斐裂,轻声喝道:“回到船舱中去!”
  斐裂和福劳尔摇头,福劳尔拔出长剑,“大人,我要和你一起战斗!我是您的臣子,绝对不会临阵脱逃!”
  里尼笑了笑,“那好吧。”
  船在海风的推动下掉头,而后拐着之字形路线,朝着葛文的方向冲了过去,现在是逆风,带给安德莉亚号更为强劲的动力。
  安德莉亚号脱离了船队,掉头冲向了葛文。
  葛文看到这般情景,大喜过望,“哈哈哈哈,小崽子,我要让你知道,毁掉我城堡的下场!”
  “靠过去,准备降帆,进行接舷战!”
  “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这样冒犯我不付出代价!”
  安德莉亚号直冲葛文率领的三艘舰船,在狂风中一往无前。
  斐裂紧紧握住了手中的剑,他知道里尼的决定很有可能是错的,但是作为里尼的封臣,他现在能够做的,就是杀敌!
  里尼看着距离自己不足两百米的葛文,甚至看得到他已经拔出了战剑,在疯狂的怒吼,“靠过去,所有人,准备接舷战!”
  “弩箭准备,锁住这艘船!”
  里尼微笑,他扬起胸膛面对着狂风,这种将别人生死握在手中的滋味,还真是令人着迷啊。
  怪不得安德莉亚会有愉悦感。
  “打开船首的窗子!”
  理隆率领着狼骑士们开始行动,狼骑士们在那一座僻静的山谷中,每个人都至少开过一百炮,这让他们知道了如何操作这三门大炮。
  船首的窗子打开,露出十八个黝黑的炮管,船首的火炮,是三门六连发的红莲大炮!
  这种火炮发射的时候,如同一朵红莲绽放般喷吐火焰,所以称之为红莲大炮。
  六个骑士开始准备红莲大炮的发射,将一颗颗炮弹塞入炮管,合上炮管上方的铁窗,他们朝着理隆打了个准备完成的手势。
  然后他们听到了理隆哪里传来了里尼的命令,“瞄准!”
  三尊大炮下方有着严密的齿轮,控制着大炮的方向,骑士们摇动着控制方向的转轮,开始调整炮口的方向。
  “瞄准完成!”
  理隆抬起手,看到里尼微微点头,然后理隆挥手向下,斩钉截铁!
  “发射!”
  轰!
  轰!
  轰!
  如同雷鸣般十八声巨响,黑色的炮弹以恐怖的速度冲向葛文的战船!
  在安德莉亚号的船首,三朵红莲开放。
  斐裂和福劳尔被这巨大的轰鸣声吓了一跳,“雷电吗?”
  福劳尔摇头,“没有雷电,大人他,掌控了雷电的力量?”
  后面的商船瞬间大乱,当他们的目光落在安德莉亚号上,这才发现,这这艘里尼新打造的战船,发出了如同雷鸣般的吼声!
  这艘船到底是什么怪物!
  它喷吐着红莲一般的火焰,并且发出震天的怒吼!
  就是葛文的船队,都是震撼不已。
  守夜人睁开了双眼,看向远处发射出去的炮弹。
  “高阶魔物船?”
  可是为什么,他没有感受到另外一个高阶存在?
  难不成比他的阶位要高得多?
  葛文连忙举起骑士剑,“挡住这些铁蛋,护住船,他掌握了一种强大的武器,想要打碎我们的船!”
  然后他举剑,一跃而起,朝着正前方的一颗炮弹挥剑劈去!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同样敢于直面最森寒的鲜血!”
  里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内心是极为震撼的!
  这世上,还有这种勇士?
  不得不说,葛文我低估你了!
  嗯,顺便提一句,一路好走!
  葛文的骑士剑与炮弹相撞,出色的剑术技巧让他一剑就劈中了这一颗炮弹。
  然后是轰隆一声巨响,无尽的火焰爆炸开来,炮弹的铁皮粉碎,化作无数的碎片飞舞,浑身鲜血的葛文被一炮轰飞,重新飞回了船上,在船上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剩下的十七颗炮弹也是接连落下,炮火连天,将整艘舰船炸的满目疮痍,处处都是巨大的豁口!
  木屑横飞,爆炸带来的火焰瞬间点燃了整艘战船!
  无数惨嚎声响起,炮弹落在船上的那一瞬间,整艘战船已经化作了人间炼狱!
  炮弹的铁片横飞,如同一场金属风暴,无情地割裂他们的身躯!
  鲜血,碎尸,木板,爆炸带来的一切在战船上肆意飞舞,被爆炸的余波推着飞行!
  战斗在一瞬间开始,似乎又在一瞬间已经结束。
  没有死去,却是已经受伤,满眼都是绝望的豹骑士们爬起来,却是如同听到了死神的低语。
  “发射!”
  又是十八颗炮弹飞来,轰鸣声再起,那艘名为安德莉亚号的战船,船首亮起三朵红色的莲花,如同是葬礼上的花朵落下。
  爆炸声再一次响起,死亡,降临。
  轰隆隆!
  战船在炮火的轰击下变成了一具残骸,船舱被击穿,海水灌了进来,战船在炮火的轰击下开始缓慢逐渐沉入海洋,在葛文的战船上,已经再没有一个人能够站起来。
  里尼掌舵,操控着安德莉亚号继续逼近剩下的两艘战船,他们现在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说好的接舷战呢?
  葛文少爷在一瞬间就被杀掉了吗?
  在战场上,贵族很少战死,一般都是被俘虏,然后换取大量的赎金。
  然而他们的敌人,却是不管那么多,他们杀了伯爵的儿子,那个刚刚继位的年轻子爵,在一瞬间便直接杀死了他们的主人!
  一场战争已经在所难免,从以前的领土之争,变成了复仇之战!
  这一场战争,将会越演越烈!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们应该思考的,他们应该思考的,是现在如何逃脱安德莉亚号的魔爪!
  “是魔物船!这绝对是高危阶位的魔物船!”
  “他们,拥有着一件极为强大的,高危阶位的魔物!”
  “这件魔物的破坏力,堪比致命种!”
  然而现在,安德莉亚号已经逼近,并且开始驶入两艘战船的中间!
  两艘战船上的贵族子弟很快开始下令,“避开安德莉亚号的船首!”
  就在这个时候,里尼轻轻开口,“打开侧舷炮!”
  狼人们早就已经熟悉了这大炮的威力,对此已经并不奇怪,只是他们依旧震撼于这火炮在海面上的统治力!
  狼人们很快开始行动,两个狼人操控一门炮。
  侧舷炮的窗口打开,船板放下,露出一门门黑黝黝的火炮。
  两艘战船的统帅,只是刚刚看到,便是双眼只剩下绝望。
  随着里尼大喊的一声发射,一道道火舌开始喷吐!
  炮弹再次飞出,朝着两艘战船飞去,炮火席卷一切,很快便是将这两艘战船炸的满目疮痍,炮火和炮弹的碎片吞噬一切,将敌人全部包裹在炮火的轰鸣中。
  “发射!”
  两边的侧舷炮,再一次开始发射,一枚枚炮弹从安德莉亚号的两侧飞向这两艘战船,炮火吞噬了一切,收割着所有人的生命,即便是敌人还有着幸存的,也是身受重伤。
  里尼看向这三艘战船,逐渐要沉没,这才下令停止轰击。
  他将船舵还给舵手,然后大步走到甲板上,舵手的手微微一颤,接过了船舵,他第一次知道,这艘安德莉亚号,居然是这种怪物。
  而他,居然握住了这艘怪物的船舵!
  里尼很快开始下令,“在这三艘战船沉没之前,给我将所有贵族子弟的尸体,全部搬出来!另外,一个不留!”
  狼骑士们从船舱中走出,开始执行着里尼的命令,守夜人闭上双眼,对里尼的印象已经改变。
  这不是一个拿不起杀人的刀的少年,而是一个手握杀生权柄的领主,他的大人。
  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对方甚至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斐裂和福劳尔还在震撼中,战斗来的突然,结束得也太突然。
  安德莉亚号的强大,已经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安德莉亚伸手抚摸着这艘用她的名字命名的战船,然后露出了一抹微笑,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似乎还在回味之前的那一幕。
  然后她看向了船舵,双眼之中发出贪婪的光芒。
  她俏生生地走到舵手的面前,微笑低头,“这位先生,可以教我如何掌控这艘船吗?”
  舵手有些受宠若惊,“那是我的荣幸,安德莉亚小姐。”
  安德莉亚接过船舵,在舵手的指导下开始操控着安德莉亚号。
  狼骑士们抛出自身携带的钩索,朝着逐渐逼近的烧毁战船抛出,然后借着钩索攀上了这些满是烈火的战船,他们拔出背后的大剑,插进那些还没有咽气敌人的脖子。
  黑色的乌鸦开始飞舞,守夜人的黑羽长袍中,飞出一只只乌鸦,在这些战船上寻找着还没有死去的敌人。
  这个时候,斐裂终于是缓过神来,他看向站在船首上的里尼,“大人,我们杀了伯爵的儿子,他肯定会报复的!”
  里尼摇头,“现在,他还不知道。”
  斐裂微微点头,对,希尔德伯爵现在还不知道,我们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如今的战果,已经是历年之最了,凭借着斩杀葛文的战功,他们功勋,已经冠绝十年了。
  这是十年以来,紫熏香伯爵和希尔的伯爵的战场上,从未有过的战功!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里尼的笑声,“所以,我们要告诉希尔德伯爵,我们杀了他的儿子,那么,该派谁去送信呢?”
  斐裂看向里尼,只感受到了恐惧,他们的领主大人,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野心勃勃!
  里尼看向斐裂,“勇敢的斐裂,你愿意替我去把这个消息,禀报给希尔德伯爵吗?”
  斐裂想要摇头,将这个消息送给希尔德伯爵,不是自寻死路吗?
  送信的那个人,绝对会惨死在希尔德伯爵的怒火下!
  然后他看向了里尼,这个年轻的贵族脸上带着和煦如同夏日阳光的笑容,却是让他感受到了彻骨的寒冷。
  他单膝跪下,“我的大人,这是........这是我的荣幸。”
  里尼呵呵一笑,伸手将斐裂扶了起来,“我勇敢的封臣,这点小事,怎么可能会麻烦你?”
  斐裂的身躯微微颤抖着起身,然后他听到了里尼的话,“咦,这个人选,倒是不错。”
  守夜人很快回来了,他带来的,还有着一具尸体,那是葛文的尸体。
  里尼低头弯腰,蹲在葛文的尸体前,他伸手,揭开了葛文头颅上的黑袍,他一直想要看看,这黑袍下到底是什么。
  他揭开黑袍,露出的是一个豹子头盔,在头盔的眼眶中,空洞洞的,并没有任何东西。
  他伸手扯下这个头盔,看到的并不是葛文的头,而是已经结痂的脖子,脖子上有着光滑地切口,看得出来,应该是一柄斩首斧砍掉的。
  守夜人开口,“我找到他的时候,就是这样了,结痂已经很久了,应该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头颅。”
  里尼露出疑惑的神色,“他没有头颅?”
  守夜人点头,“应该是无头骑士。”
  里尼心说这种传说故事中的东西居然还真的有啊,那么这么看来,那个麦斯克,应该也是一个无头骑士了。
  里尼询问:“没有头,也能被杀死吗?”
  守夜人指了指葛文的心脏,“他的生命,转移到了这里。”
  里尼继续询问:“那么他现在死了?”
  守夜人挥手,卡赫拉落在了他的手臂上,卡赫拉飞到葛文的心脏上,张开嘴一吸,一个扭曲的灵魂落进卡赫拉的口中。
  “嗯,现在,他死的没有任何痕迹了。”
  “这只是最普通的无头骑士,灵魂还没有转移到别的地方。”
  里尼的心中微微一颤,看来这个世界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意思。
  夜幕逐渐降临,在一条乡间的小路上,一个穿着豹骑士铠甲,头顶戴着黑袍的骑士骑马行走在前方,他的铠甲上,有着浓烈的灼烧痕迹。
  在他的后方,有着一匹匹战马,拖着十二辆板车,在板车上,是一个个十字架,而在十字架上,是十二具无头的尸体绑在上面。
  夜里的迷雾渐渐升起,月光的照耀下,一只只乌鸦循着血迹,落在这些尸体上开始啄食着血肉。
  乌鸦们呼朋引伴,很快便将十二具尸体落满,带领方向的豹骑士,如同没有看到这一幕一般,继续带着车队前行。
  豹骑士在前方带路,走出森林,是一片南瓜农场,一个农户举着一盏油灯,在挑选着南瓜,抱着南瓜的农户,背后忽然传来声音,“请问希尔德伯爵的城堡怎么走?”
  黑色的夜幕中,农户并看不太清,只看到了一个骑士轮廓,“路过我的农场,翻过两座山,可以看得到一条大路,顺着这条大路一直走,就是希尔德伯爵大人的城堡。”
  农户举起手中的油灯看向骑士的后方,骑士逐渐走出森林,在他的背后,是一辆辆马车,马车的十字架上,是一具具没有头颅的尸首。
  农户的双眼圆睁,手中的油灯落地,瞬间熄灭。
  他张大嘴想要呼喊,却是喊不出来,他手中抱着的南瓜也是落地,他回头开始狂奔,想要逃离这些恐怖的东西,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他摔倒,头颅撞在一个南瓜上,晕了过去。
  希尔德伯爵的城堡。
  清晨,阳光开始照耀大地,在清晨还没有散去的迷雾中,传来马车的声响,马车的声音传得很远,而且马车的数量不少。
  希尔德伯爵的管家打开城堡的大门,想要看看是谁这么早来到这里,就在他打开大门,看见了眼前的情形之后,他愣住了,双腿一软,蹲坐在了地面上。
  他转身,口中声嘶力竭地呼喊,“大人,大人!”
  他朝着城堡中爬了回去,一边爬一边呼喊。
  希尔德伯爵放下手中的鹅毛笔,吹熄了蜡烛,披着一身黑色的豹子皮大麾走出房间,看见面目慌张的管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管家张开口,想要说什么,却是太紧张根本说不出来。
  希尔德伯爵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人,已经五十岁了,鹰钩鼻,双眼深陷,并不高大。
  他一脚踢开了管家,然后大步走出了城堡,在城堡的门口,是一群围着城堡大门的骑士,他们很安静,不发一言,只是愣愣地看向前方。
  他走上前,伸手一把推开了骑士们,在第一缕破开迷雾的阳光下,他看得到自己的儿子,头顶戴着一个南瓜,抱着一个十字架下马车,将其插在了地面上。
  南瓜上雕刻出了鼻子眼睛嘴巴,露出其中还没有清除干净的南瓜瓜子。
  这是最后一个十字架,十二个十字架列成一排,上面是十二具无头的尸体,看衣服的服侍,可以看得出来,都是自己麾下贵族的儿子。
  然后他的儿子将一封信递到了他的手中。
  他拿起这封信,自己的儿子并没有叫他,也没有看他,只是回头,从一辆马车上,搬出一个崭新的十字架,插在了十二具十字架的最前方。
  之后他用绳子将自己的身体,绑在了十字架上。
  希尔德伯爵打开这封信,白纸写的,这是紫熏香家族的手笔!
  拿出其中的信纸,他看向上面的文字。
  以下是信件内容:
  【致尊敬的希尔德伯爵:
  为您献上最崇高的敬意!
  霍格·里尼】
  只有这么简单的几个字,希尔德伯爵预感到了什么他抬头看向把自己绑在了十字架上的儿子,葛文头顶的南瓜落地,摔得粉碎,而后,一缕缕黑色的鲜血,顺着葛文的铠甲开始流淌。
  在十分钟之后,一声怒吼震散了笼罩整个城堡的迷雾,“霍格·里尼!”
  ps:大章求推荐,求收藏,摔碎的南瓜,注视着你。